詭船 作品

第七百六十一章 和平的未來(二合一,求訂閱!!!)



                “愛……究竟是何物?為何如此愛一個人,又會如此恨一個人?”

    風間琉璃的聲音一如登場時的空靈幽怨,但此刻聽起來卻顯得尤為悲悽涼,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帶著隱隱的哭腔,深處卻藏著兇狠的孤傲,就好像在質問背叛她的愛人,又彷彿在質問整個世界。

    所有人都被那股發自骨髓裡的悲傷給感染了,她們都聽懂了,這大概就是清姬在燒死自己和燒死心愛之人安珍的最後一刻的內心獨白,她是那麼無助、那麼不甘、又那麼絕望,帶著刻骨銘心的質問與深深的遺憾離開這個世界。

    風華絕代的女人變成一代面目可憎的大妖,最後和心愛之人燒死在佛寺中,這個結局委實令人惋惜遺憾甚至煽人淚下……今夜的觀眾都是女人,並且都是那種內心敏感空虛無處排擠的女人,故事裡主角的身世令她們感同身受,短短的十幾分鍾裡,彷彿她們都渡過了一整段清姬的人生,那麼孤寂,那麼悲傷,又那麼悽苦。

    “大愛慈悲,小愛無情。佛教言愛言憎,恰若手心手背,為一體之兩面,愛之愈深,則憎怨之可能愈大,南傳句經曾說:‘從愛生憂患,從愛生怖畏;離愛無憂患,何處有怖畏’……”低沉嘶啞的聲音像是梵音一樣從空中飄落,“不知道這幾句偈語是否能解答施主心中的疑惑,但逝者已逝,願輪迴可期,來生你們都能成為心存大愛之人。”

    所有人都聽得出來,這是風魔小太郎扮演的道成寺的住持的聲音。

    短暫的沉默後,離舞臺最近的座頭鯨率先鼓掌,伴隨著如高歌般的讚歎聲,雖然有墨鏡遮掩著,但能夠清晰的看見,這個身軀魁梧如熊、面龐如岩石般堅硬的男人的臉上,早就淚流滿面。

    緊接著,所有的觀眾都開始鼓掌,掌聲宛若雷鳴,經久不衰,高天原的大廳裡,一半是女人們的稱讚聲,一半是女人們的啜泣聲,複雜的情緒填滿了整個場館,但毫無疑問,女人們喜怒參半和要死要活的模樣都是風間琉璃的表演造成的效果。

    故事的改動不算太大,清姬和安珍的故事在日本不算家喻戶曉也說的上是廣為流傳了,這是一個痴情女子為了心愛之人化身為妖,最後和負心漢雙雙奔赴黃泉的悲情故事,風間琉璃改動的都是細節的部分……所謂翻新,主要新在結尾的部分。

    儘管清姬已經變成了面目可憎的妖怪,她殺死了自己也殺死了安珍,但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因為太愛,所以太恨,妖怪是可怖地復仇是邪惡的,可一想到她曾經受的孤獨和痛苦,所有人都不忍同情。

    結尾是對整個故事巧妙的昇華,以前從未有人用這種手法來詮釋這個故事,化身為妖的清姬和安珍一同死了,但扮演清姬的風間琉璃卻將這位可憐女妖身為人時的剪影留在舞臺上,讓人不禁想起他剛剛登場時的傾世美豔、風華絕代,結尾風間琉璃且唱且舞,他的扮相實在太美,歌聲又太悽苦,哪怕只是一道隔著幕簾的影子,整個高天原都被感染了,女人們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的氛圍中。

    結局道成寺住持的回答是整場演出畫龍點睛之筆,清姬太悲太苦了,她孤獨的活著,絕望的死去,在欺騙與苦難中墮落,在愛與恨中糾葛,她問天、問地;問背叛她的愛人、也問這個殘酷的人世,沒有人能夠回答她,因為她已經是死去的人,是徒留在人間的一道殘影,也是執迷不悟不肯消散的怨念與鬼魂……但得道的高僧卻用佛教的偈語給出了答覆,最後清姬的殘影在低沉的梵音中漸漸消散,就好像愛已逝,恨也隨風而去,這個可憐的女人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連同她悽美的一生,但同時她也終於不用那麼悽苦悲涼,她解脫了。

    這樣的結尾似乎把孤獨沖淡了一點點,把悲傷也沖淡了一點點,但發人深省,就像一首回味無窮的歌,讓人久久沉浸在故事的情緒中,難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