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人證


  傅今安晚上回來的時候,就見二門處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徘徊。

  連忙上前牽起她的手,眼神有些嚴厲地看向一旁的又青:“晚上風涼,你就這麼任由主子在外面吹冷風?”

  又青忙福身認錯。

  洛染反握住他的手,仰面看他:“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忽然有人彈劾爹爹?”

  傅今安攬著她的肩膀,一邊往回走一邊安撫道:“你先別擔心,咱們回去再說。”

  洛染雖然心急,但卻也知道外面不是說話的地方。

  一回到屋內,便讓又青跟春雨守在外面,就那麼目光灼灼地看著某人。

  傅今安嘆了口氣,道:“就怕你著急,所以沒跟你說,卻還是被你知道了。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但你切記張太醫的話,不可太過激動。”

  緊張了一下午,洛染這會兒也感覺肚子有些不舒服,但怕他知道後更加擔心,便忍著沒說,閉上眼睛深呼吸兩下平復,復又睜開眼睛,道:“好,我不急。”

  傅今安這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多年前,那時洛德運剛到江南不久,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同時也會面臨地方官員的各種為難。

  毫無根基的洛德運更是如此。

  雖然有沈家的影響在,但畢竟遠離京城,遠水救不了近火。地方官員相互勾結,經常導致軍餉運輸不及時,戰士們挨餓受凍是常事。

  尤其是到了冬季,江南溼冷,水師的將士們又常年與水打交道,日積月累下來,好多將士手腳落下毛病,戰鬥力明顯減弱不說,人數更是損傷大半。

  後來,洛德運終於通過各種辦法將摺子遞到皇上面前。皇上當場斥責了戶部兵部,勒令其儘快將軍餉送過去。

  誰知,眼看著就要到地方了,路上卻遇山匪,雙方僵持不下。

  走投無路之時,洛德運便將附近閒散人員以及府中家丁組織到一起,偽裝成商隊混入其中,再想辦法老鼠偷糧似的一點點將糧食運送出來。

  這件事情之後,洛德運見這些人身手不亞於年老體病的將士,於是打算收編他們。可這些人這麼多年已經看清了當地官員的嘴臉,只認洛德運,不認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