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落水而亡


  傅今安翻身下馬,將韁繩一扔,大步來到洛染身前,仔細看她的眼睛,見其神色還好,這才放心,大手牽著她往馬車旁走去。

  “別怕,有我在。”

  洛染點頭:“你也是接到消息回來的?”

  傅今安扶著她上了馬車,隨後也跟著上去,道:“侯府報信之人去時,我與岳丈正巧出宮。”

  坐上馬車,洛染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唸叨著:“之前沒聽說什麼,怎麼會如此突然。”

  她跟老夫人原本也沒什麼感情,無非就是念在親情的份上。

  自打她回京,老夫人心都偏向了二房,哪怕明知道她被二嬸和洛如雪陷害,老夫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縱容。

  分家後,雖說老夫人人在侯府,可心卻始終向著二房。

  私下裡的嫁妝差不多都給了洛德文。

  只是這些她跟父親都不在乎罷了,袁書宜更不會放在眼裡。

  傅今安低垂著眼簾,看著掌心處柔弱小巧的手,眼中晦暗不明。

  洛染心中還在猜測,馬車已經到了侯府。入目一片黑白,裡面隱隱約約傳來哭聲,來來往往的下人們都低著頭,臉上帶著不知是真是假的悲慼。

  這一年,她先是看著傅義離開,又看著綺琴“死”,現在又輪到老夫人。

  這其中滋味,她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等她到寧福院的時候,袁書宜迎了過來,雙眼微腫,對傅今安福了福身:“王爺。”

  傅今安點頭,道:“染染就交給夫人了,有事派人來喚我。”

  袁書宜點頭:“王爺請放心。”

  傅今安又溫柔地看向洛染:“別太傷心,人死不能復生,注意身子。”

  都是表面上的話,做給旁人看的。洛染知道他肯定明白自己不會多傷心,點頭應下。

  兩人一邊往裡走,袁書宜一邊低聲道:“你父親還在裡面,還有張太醫。”

  洛染看了一眼她,問:“到底怎麼回事?”

  袁書宜猶豫了一下,道:“前幾日洛如雪回來,稱病重。老夫人惦記著,想將她接到寧福院來。你爹爹沒同意。後來,不知道老夫人怎麼想的,就去了二房,你爹也不好攔著。誰知,洛如雪見好了,她卻倒下來了。你說,這裡會不會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