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喊冤


  千里之外的京城,雖然有些熱,但相比前一陣已經涼爽了許多。

  洛染從玲瓏閣回來,就聽說東院鬧得厲害。

  這次宋家也真是狠了心,不等傅明珠清醒,就連人帶嫁妝以及一封休書給送了回來。傅世恆一時氣急,甚至出手打了宋清宥。

  這些都是綺琴送信告訴她的,並囑咐一句:傅明珠醒來後有些癲狂,讓她注意些。

  洛染收好信,讓汪嬤嬤和萬管事過來,細心囑咐了一遍。別的她倒是不擔心,就怕傅明珠真的腦袋不清醒,對兩個孩子做出什麼。

  第二天一早,陸久臣剛進宮,就見李寶林站在宮道上轉圈圈。

  他笑著上前打趣:“李公公這一大清早找什麼呢?可是丟了寶貝?”

  一看是他,李寶林臉上頓時鬆懈下來,上前請安:“哎呦,奴才的小王爺,您可算來了!快,快,皇上找您呢!”

  拉著陸久臣的胳膊不由分說地往御書房去。

  陸久臣被他拉著,故意放慢了步子,道:“李公公,爺可沒遲到,掐著點兒進來的。你這麼一說,好像爺翫忽職守似的。”

  李寶林知道這位小王爺的脾氣,那是吃軟不吃硬,得順毛摩挲,笑著臉道:“哪能呢,小王爺您多慮了。”

  想了想,見周圍沒有人,特意壓低了聲音道:“徐閣老剛走,皇上心情就有些不好,小王爺您當心著點。”

  陸久臣挑眉。

  李寶林看他一眼,含糊其辭地說了一句:“前兒個晚上小王爺是不是沒回慶王府歇息啊?”

  陸久臣瞭然地點點頭:“多謝李公公提醒,我明白了。”

  李寶林見他心中有數,這也才鬆口氣,不敢再多說。

  到了御書房,果然像李寶林說的,皇上心情哪是不好啊,那是相當不好。

  陸久臣一腳剛邁過門檻,一個茶盞衝著他面門飛過來,陸久臣輕輕一抬手,茶盞穩穩攥在手中,只是裡面的茶水所剩無幾,掌心一片濡溼。

  陸久臣雙手將茶盞放在皇上面前的龍案上,又後退回來,恭恭敬敬地行了個大禮:“微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