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炮仗


  傅今安起身下床,來到洛染身邊,伸手想要將她攬入懷中,卻被洛染一個閃身躲開。

  淒厲地笑出聲:“所以,柳貴妃以為洛如雪是鳳命,讓傅家娶了她,然後將她丟在內院任其自生自滅,等到扳倒皇后和太子,那時候傅世恆就可以隨意將洛如雪休妻。或許那個時候我爹爹也不在了,洛家沒人替她出頭,等待她的要麼是流落街頭,要麼是更悲慘的下場,對不對?”

  不知為何,雖然她口口聲聲說的是洛如雪,可傅今安聽在耳中,總感覺她是在說她自己。

  只是她說的又是事實,哪怕到時候洛如雪不被休,無論是不是太子登基,等待傅家的結局只有一個。所以,洛如雪必然不會有好下場。

  洛染見他點頭,身子又不自覺地晃了一下。閉上眼睛,將馬上要溢出的眼淚吞下,再睜開時好似換了個人,十分陌生道:“之前的事謝謝你,只是以後的事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傅今安眉心微微皺了一下:“你想如何?”

  她想如何?

  她只是忽然改變主意了。

  今日之前,她想的是阻止洛如雪嫁進傅家,現在她忽然發現,與其那樣,不如也讓洛如雪親自嚐嚐獨守空房的滋味,也讓她每日被婆母揉搓,苦卻只能往肚子咽,還要讓她也眼睜睜地看著親人慘死……

  傅今安看著她這個樣子,不禁道:“你需要我做什麼,儘管說。”

  洛染疏離道:“不敢勞煩傅大人。”

  明擺著與他劃清界限。

  念在她今日心情不好,傅今安忍著氣道:

  “就當我謝你上次告訴我礦山之事。”

  不說這件事洛染險些都忘記了,但還是拒絕道:“不必了。傅大人讓傅家來提親,已經算是幫了我的忙了。”

  口口聲聲傅大人,聽在傅今安的耳朵裡,忽然感覺這三個字有些刺耳。

  他認命似的嘆了口氣,倒杯熱水放到她跟前,低聲道:“好了,天色不早,我該回去了。你喝點水早點歇著吧。”

  洛染看了一眼茶盞,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傅大人慢走。”

  傅今安現在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生生忍下心中鬱氣,轉身離開。

  他一離開,又青便推門進來,有些擔心地看著洛染:“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