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少管閒事


  沈聿知一身青色鸂鶒七品官服,站在象徵身份的二品硃紅色飛魚服面前,絲毫沒有怯弱,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

  “指揮使大人,好久不見,可還安好。”

  傅今安舌尖抵住後槽牙,眯著眼睛盯著他看了許久,慢聲道:“沈公子原來還知道回來。”

  沈聿知撫了撫臂彎處的褶皺,道:“下官當初跟皇上請了半年假,如今期限已到,自然不敢再耽擱。”

  “她呢?”

  半晌,傅今安才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

  沈聿知故作不解:“誰?傅大人說的是誰?”

  不等傅今安回答,他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是想問大理寺剛剛收押的那個犯人吧?對不起,下官剛剛上任,許多事情還沒捋順,大人您要有點耐心才是。如果錦衣衛著急,等下官審問的時候倒是可以通融一下,第一時間將犯人證詞請大人過目。”

  傅今安眼簾微垂,輕笑一聲:“那就有勞小沈大人了。”

  沈聿知不在意道:“只要不違反規矩,下官還是很樂意幫助指揮使大人的。”

  傅今安又掀開眼皮淡淡地看他一眼,道:“小沈大人熱心是好事,只是希望別用錯了地方,管好自己該管的。”

  目露威脅。

  沈聿知跟著點頭:“這一點傅大人請放心,但凡跟沈家有關的,不只是下官,沈家上下都不會袖手旁觀。”

  針鋒相對。

  傅今安又看了他兩眼,留下一句“沈大人好自為之”,便拂袖而去。

  沈聿知看著眼前離開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淡笑。

  冠軍侯府,寧福院。

  老夫人面無表情地坐在上面的羅漢榻上,似乎沒看見地上跪著的身影,只低頭品茶。

  洛如雪坐在老夫人身邊,眼底閃過一絲精光,轉身親暱地挽著老夫人的手,軟軟道:“祖母,大姐姐都跪了好久了。您別生她的氣了。大伯昨天不是來說過麼,大姐姐累了,所以才沒來給您請安。您看,大姐姐知道您惦記她,現在這不是來了麼。”

  老夫人聽了,臉上的神色更加冷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