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


  沈博禮接過帕子,仔細擦乾淨手上剛剛不小心沾染的墨汁,道:“可是染染有什麼事?”

  沈聿知自知父親不好糊弄,便將之前想好的說辭搬出來:“父親可還記得上次兒子跟您說過,有關太子的那件事嗎?”

  沈博禮手一頓,將帕子扔回去,低頭不語。

  前些日子,這個兒子不知道打聽來的消息,懷疑有人對太子不利。他順著消息查了下去,剛開始倒沒發現別的,只是有些他與太宰閒暇時作的詩詞被有心人收集了去。

  文人麼,總有一時想不開鑽牛角尖的時候,可沈博禮知道自己怎麼疏解,實在紓解不開時就隨便作兩首詩來打發,事後也都馬上處理乾淨。

  巧就巧在幾年前他剛剛教太子的時候,針對當下官鹽的事情理論了一番,最後還做了首詩結尾。

  卻沒想到這次錦衣衛調查販賣官鹽案的時候,恰恰牽扯了其中一句。幸虧早些發現,處理掉了。否則雖然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被有心人利用的話,也是不小的麻煩。

  可他不知道這事與讓染染去江南有什麼關係。

  沈聿知看出父親疑慮,道:“父親那首詩碰巧就是染染告訴我的。她說有一次江南鹽運使舉辦宴請,聽一位小姐偶然提起的,仔細問過才知道是父親所做。所以,兒子想趁著這次去江南,查明到底是什麼人將父親和太子的詩流落出去的。可如果兒子一人去,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才讓染染陪同。”

  “果真?”沈博禮雖然感到意外,卻又不知如何反駁。

  沈聿知面不改色:“當然。不然兒子怎麼知道那個鹽運使手中有父親的詩。”

  至於真實的他是怎麼知道的,沒必要跟父親說。

  父親一生正直,看不上他那些上不得檯面的小動作。可是有的時候,拯救一個家族靠的就是這些背後力量。父親只管光明磊落,剩下的他來做。

  -

  “我爹爹跟舅舅真的都同意了?”

  洛染驚喜地問。

  沈聿知眨眨眼:“這麼點小事表哥還做不好,還怎麼保護你。只是上次說欠你的那個盆景,可能得過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