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貪墨


  胡義目不斜視,朝李氏微微點頭:“是,奴才來的時候已經聽人說過,所以奴才特地將單子帶了過來,請老夫人過目。”

  說著,胡義遞了一張單子給杜嬤嬤。

  杜嬤嬤接過單子轉身交給老夫人,趁機看了一眼,轉身時微不可察地朝李氏點點頭,李氏嘴角露出一抹細小的弧度。

  老夫人從頭看了一遍,沒見她大發雷霆,只是看向洛染時,眼裡多了一絲失望:“染兒,你也看看吧。”

  “是。”

  洛染起身,接過單子仔仔細細看了個遍,時間比老夫人看得時間長了些。

  胡義接到李氏的眼神,忽然道:“大小姐,您看這張單子有什麼問題嗎?”

  洛染這才將單子疊好,又還給胡義,道:“單子沒問題,如果按照單子上記錄,確實足夠府裡和舅祖母一家人的衣裳了。”

  胡義忽然跪地,抬手在肥胖的臉上抹了一把:“老夫人,奴才在洛家當差十幾年,從來都是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懈怠啊。”

  老夫人輕輕皺眉:“沒人說你失職,起來說話,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哭,成何體統!”

  胡義不情願地起身,李氏在一旁道:“母親,這也不能怪胡管事,這貪墨銀兩可是大忌,如果不查清楚,他這管事也不用當了。”

  又看向洛染,語重心長道:“染兒你也是,缺銀子就跟二嬸說,或者跟你祖母說,你這剛回京,我們還能苛待你不成?”

  洛染輕笑一聲,歪著頭問:“二嬸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氏皮笑肉不笑:“什麼意思?既然你都說這單子沒問題了,轉過頭卻口口聲聲說布料和銀子不夠,那多出來的銀子和布料去哪了?”

  洛染認同地點點頭:“對啊,染兒也想知道,那些布料和銀子去哪了?”

  李氏笑了一聲,意思不言而喻。

  老夫人則擺擺手:“好了,算了,少的那份銀子和布料就從我的私房出……”

  “母親!”

  “祖母!”

  李氏洛如雪母女齊齊出聲。

  在李氏看來,大房沒有兒子,三房是庶出,老夫人的私房將來那都是他們二房的,從老夫人私房出跟讓她掏自己的銀子,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