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殺!!!


  鄭迎春實在沒有想到,七殺、破軍、貪狼、文曲、武曲、廉貞六大雄城的主人,會出現在仙禁大墟中。

  這六位可是聖人。

  而在過去的歷史中,幾乎每個進入仙禁大墟中的聖人,都隕落了。

  這六大城主是怎麼敢的?

  震驚中他只有一個念頭,必須立即將這個消息,彙報給主人。

  在他發現六大城主的時候,這六位聖人自然也看見了他,卻只掃了他一眼,便越過他,繼續踏步渡空,走向仙禁大墟深處。

  “主人,六位城主駕臨仙禁大墟,疑似去往國色城降落之地。”

  老廟祝的心聲,直接出現在春神君的腦海裡。

  依舊立在白玉神臺的句芒春神,臉上一片驚詫。

  自六大雄城發起探查大會,聯袂進入仙禁大墟之後,他推演過很多種可能,卻從沒想過六大聖人,會親自駕臨仙禁大墟之中。

  思量許久,他仍是不清楚六位城主這麼做的目的,但他也顧不得多想了,身影一閃,便從白玉神臺消失了。

  下一瞬,出現在仙禁大墟入口處。

  老廟祝鄭迎春,留了一道陰神分身,等候在那裡。

  “主人!”

  “現在禁地裡面怎麼樣了?”

  鄭迎春陰神回道:“自從六位城主進去後,我與主身的關係就被切斷了,隔絕之前唯一送回來的念頭是:仙禁大墟將有大變。”

  春神君點點頭,臉上難掩憂慮。

  仙禁大墟中先是疑似誕生恐怖邪魔,緊接著出現神聖氣息,現在連燭照洞天至強的六大聖人也進去了。

  哪一點,都不是好事。

  他伸出右手,掌心中泛起一陣璀璨神光,旋即鄭迎春主身的影像,便呈現了出來。

  六位雄城之主的聖人氣機,可以斷絕鄭迎春兩大分身之間的聯繫,卻隔絕不了身為神君的他,與自家廟祝的羈絆。

  通過鄭迎春這尊主身,句芒春神可以直接“看”見仙禁大墟發生的事情。

  身為天道神祇,他與這仙禁大墟犯衝,不敢輕易進入。

  ……

  仙禁大墟中。

  一眾偽聖眼睜睜看著李往矣,將仙器【無名天書】收起。

  原本兩大陣營的大戰,因李往矣這位意外之客,和國色城的異變而停下,化解一次危機,場中的氣氛卻一時有些冷寂。

  到了現在,兩大陣營的人才意識到,場中還存在來自人間大天地的第三方強大力量。

  而且這位青衫書生,之前還從六大偽聖手中,奪得了一件仙器。

  那還有一件仙器——那隻骨笛,是否也在這位“人間李殢酒”手中?

  在此之前,殺龍圖、皇甫婆婆、陰老、烈焰城主等都曾與李往矣打過交道,但當兩大陣營對壘廝殺時,都直接無視了他。

  他與身邊那位女子偽聖,就算再強,又豈是在場幾十位偽聖的對手?

  因而就算知道兩件失蹤的仙器,有可能是他暗中出手奪走的,也先不管,等掃平另一方後,這仙禁大墟中的一切,都是他們的。

  現在,李往矣一張【天下止戈】敕令,卻讓兩大陣營,都不敢再輕視他。

  文曲城文廟教諭周有禮,向李往矣作了一個揖,率先開口:“多謝李先生救援之恩,要不然場中兒郎,大半都將葬身於那異變的邪城巨魔口中。”

  李往矣拱手回禮:“周老先生勿用客氣,我本是為這國色城而來,既是它發生了異變,那我出手便是分內之事。”

  周有禮問道:“敢問李先生,這座人間之城,為何會跨界而來?是否與先生背後的儒門大教有關?”

  李往矣搖頭:“國色城為何而來,我尚不知曉,但應當與儒門無關。我之所以出現在此,乃是受人之託,前來解救城中幾位故人。”

  聽到這個答案,場中許多偽聖鬆了一口氣,如果人間之城跨界這事,真是儒門謀劃的,那仙禁大墟中的一切,根本沒有他們什麼事。

  不管是六大雄城,還是聯合在一起的四方外域大城與隱世老怪們,都無法與人間儒門抗衡。

  周有禮露出一絲微笑道:“既是如此,那還請李先生暫且退後,待我們先解決一些糾葛,再一起探查國色城。”

  李往矣點頭:“好。”

  他駕起清風,準備離去。

  突然有人大喝:“將仙器留下!”

  李往矣循聲看去,見是四方外域大城中的一位偽聖。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位偽聖乃是來自東方外域的青鷹城主,擅長馭魂之術,可同時驅使五六頭兇獸邪魂戰鬥,在隱世老怪一方的偽聖中十分強勢。

  這位一開口,四方外域大城與隱世老怪陣營中,好幾位偽聖,同時威勢翻湧地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