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卷 楚越对抗赛 第三十六章 三山

    陈然在千钧一发间出手,接下了黑衣人的一掌。

    两掌一接,气息浓厚,陈然马上判定,此人已经练神境的高手,怪不得被七八名学生围攻还占着上风。

    对方见突然闪出一人,而且能轻易接下自己一掌,也是一愣,定睛一看,然后眼睛一睁,好像吃了一惊。

    “什么人!”这时何莲静也已经赶到,看到眼前情况,马上落在陈然身边。

    那黑衣人看到何莲静后,更是眼睛数变,伸手一挥,数把暗器飞向周围的学生。

    “小心!”何莲静大喝,已经出手拦截最近的暗器。

    陈然却没有理会暗器,飞身冲向黑衣人,因为他已经看出黑衣人有退却之意,这明显是声东击西,不,是声东然后逃跑。

    但他还是小看了对方,对方似乎猜到有人会向自己扑来,脚下一踢一提,一堆树叶与沙土扬起,陈然伸手护眼,然后只听到“砰”的一声爆炸声,自己冲前了一团烟雾之中,往冲出烟雾,眼前还那里有人。

    这手法,怎么如此眼熟……

    陈然带着疑问回到了众人之中,发现学生都只是受了此轻伤,才放下心来。再看到那边大树下,那半躺着那个满脸胡渣的汉子,还是嘻嘻发笑,不禁问道:“怎么一回事?”

    “我们正在赶路,突然这人就冲了出来。”司马风上前解释道:“当时他就受了重伤,似乎是被刚才那人追杀,此人的身法极怪,徐璐一眼认了出来,就是在中州城那晚袭击的那人,那晚他和一名叫老鬼的人联手对付我们好几人,后来在老鬼以命相搏的掩护下逃走了。”

    “我们知道后,马上追上去,把他拦了下来,他那时已经强弩之末,我们很容易就把他制服,正想审问,刚才那黑衣高手就出现了,那人见到我们,居然什么也不问,上来就出手,我们只能联手勉强对抗。”

    司马风说完,便退到了一边。陈然看了一下何莲静:“刚才那人,你有注意身形吗?”

    何莲静摇了摇头。

    陈然又问司马风:“那人,有说过话吗?听过他的声音吗?”

    司马风摇了摇头,又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摇了摇头。

    陈然走到了那汉子身前,看着那人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汉子嘻嘻一笑,可以笑得有点大,咳嗽了几声,又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杀了我吧。”

    “他们要杀你灭口?”陈然倒也不焦急,坐下来还把一囊水递了过去。

    那汉子估计也已经不把性命放心上了,拿起水囊向自己口中灌了几口。

    “别花费心机了,做我们这一行,还是有点行规的,我虽然是个小人物,但也有自己的底线。”那汉子咳嗽了两声。

    陈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说道:“那晚的事,我听说过,那位老鬼是你老搭档吧,他好像叫你好好活着。”

    那汉子听到这话后,眼睛范红,又灌了几口水,最后还把水淋在头上,水流在伤口上,痛得他直咬牙咧嘴。

    陈然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你走吧,好好活着。别让老鬼白白死了。”

    那汉子一愣:“你不杀我?”

    “我为何要杀你?”陈然反问。

    “那晚我……”

    “那晚是那晚,如果是那时,我会

    杀你,现在,杀不杀你对我们都没有威胁。别拿自己当一回事”陈然说道。

    那汉子再次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我真不能说。”

    “你只是一个组织里的杀手,知道的也不多,刚才那人,估计是你们的头。”陈然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猜得没错,那晚后,你自己逃了出来,组织一开始以为你死了,所以没在意。后来组织发现当晚在客栈那死了的只有六人,还少了一人,用了些手段,查到了你,然后就开始追杀你,你就逃到了这里。”

    那汉子十分惊讶地看着陈然,有如看着鬼魅一般。

    “看吧,你说与不说,其实没啥两样。走吧,好好活着。”陈然转过身,对着学生们吩咐起来,准备继续赶路。

    那汉子艰难地站了起来,一手拿着水囊,一手捂住伤口,脸色古怪地看着陈然的背影。最后丢下一句,转身消失在森林之中。

    “小心暗光。”

    “暗光?”陈然在那汉子离开后,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你怎么知道的?”

    待学生们再次赶路后,何莲静终于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猜的。”陈然说:“那名黑衣人,我觉得,是那天晚上和你交手的那名头领。”

    “所以你问有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但……”何莲静一惊。

    “但楚国大理寺说那头领已经死了,还有尸体为证?”陈然笑道。

    何莲静沉默,的确,这大理寺的官方还真不能信,在中州所有的事似乎都有一只暗中操作的手。

    “那晚,屈杰等人找到了贼窝,我们赶了过去,我就留意到,人数不对,少了一人。那一整晚,对方除了龙问天外,再没有练神境的高手。原来我还以为是他们不舍得把一个练神境的头领作弃子。

    但后来,你说大理寺找到了那个头领的尸体,那时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再把刚才发生的事联想一下,一个模糊的事情经过也就出来了。”

    何莲静回忆了一下陈然的话,整理了一下其中过程,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

    “这些,都是你推理出来的?”何莲静不自禁地看向陈然。

    又是四天过去。

    一条岔路上,一块大石碑出现在众学生面前,走近后,只见石碑上刻着几排大字:前方乃是三山学院所属,普通人慎入,有危险。入院挑战生请按指示进山。

    终于到了!三山学院!众人长呼了一口气。

    连续多日不停的急赶路,即使都是有修为的人也吃不消。诸如端木深,李少灵等只是普通人的身体,第二天开始,便已经支持不住,为了赶时间,众人只能决定买马,但身上的钱物并不多,只能买了两三匹瘦马,几人轮流换着休息,虽然这样,但好几天下来,他们还是苦不堪言。

    现在终于到达目的地,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三座大山,终于不顾形象的一一瘫倒在地,嘻嘻傻笑。

    “这辈子,再也不会赶路了!”李少灵喘着粗气,向天大喊。

    “你们啊,”司马风整理着身上的衣服打趣道:“看看荒字班的小师妹,再看看你们。还有点师兄师姐的样子吗?”

    “我真为你们感到痛苦,”吕万三看着李怡:“你们的陈老师真是魔鬼。”

    相比于他们,欧七七,李怡等人,虽然也累得很,却一路坚持着,并没有脱节。

    众人休息了大半天,才算是有一点缓过来了,开始商量着下一步该如何。

    这时,一名圆脸高大男子,身背着一把斧头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有点奇怪,走了上来。

    “你们这是来考试的?时间不对啊,来早了吧,离入院考试还有一个多月呢。”圆脸男子说道。

    “这位大哥,我们不是来考试的,就是想来看看。”司马风道。

    “来看看?”圆脸男子疑惑,但又一想,一副我懂的了样子:“哦,你们是来摸底的,对自己没什么信心,想先试试自己有多少斤两。”

    “对对,大哥,你好像很懂啊,给我们指点指点呗。”不等司马风回答,池中龙一个激灵,抢上前去,一边向那圆脸男子递上一个水囊一边套着近乎。

    那男子打开水囊,一闻,是酒味,哈哈笑了几来,喝了一口说道:“看你们的样子,就是第一次来吧。”

    “是,是,是,大哥看得真准。”池中龙拍着马屁。

    “我这些年在这里看人看多了,每年都有像你们这种年轻人,想进三山学院,却又通不过考试。”那男子一副高人模样说道。

    “那大哥你给我们说说。”池中龙还一边拿着一些干粮放在一块空地上,请圆脸男子坐下说话。

    男子很满意池中龙的表现。

    “那我就给你们说说,那,你们看到那三座山了没。

    三山学院就在三座山中间,学院建在一座悬崖上,三面是断壁,学院大门是唯一的出入口,要到这个学院,就必须进入这三座大山的其中一座,只要通过一座山,便是学院的大门,三山学院之名,由此而来。

    要成为三山学院的学生,必须自己选择一座山,靠自己的能力走过去,这是入院考试的第一关。”

    “三座山,选择一座?这三座山难道有什么区别吗?”李政立抓住了一个要点。

    “当然有区别,而且很大!”圆脸男子又喝了一口酒说道:“左边的是武山,你打架很厉害就走左边,右边的是文山,一般走文山的都是些公子哥小姐什么的,中间的是奇山,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走奇山的什么人都有,都拿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真认他们独自闯山?”何莲静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们都是我们学院的优秀学子,如果连别家学院的入院考试水平的关卡都被难住了,那我们学院干脆就不用办了。”陈然又一次说着。

    “那他们会怎么闯山?已经叮嘱过他们要一起行动的了。”

    “我看不会,到少我的那几个学生肯定不会。”陈然说道。

    “都是年轻热血的时候,有挑战自然想去试试,我猜他们不仅不会一起行动,而且能单人闯的,绝不会两人一起闯。”

    “那你快去武山看着。文山即使闯不过也不会有危险。我去奇山看看,希望没多少人过去。”何莲静说完就离开了。

    陈然摇头苦笑,不是练元境也是无限接近练元境的学生,闯一个设定为养意境初境就能通过的山门,用得着这么费心吗?但见何莲静不容拒绝的语气,也没办法,只往着三山中的武山走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