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卷 楚越对抗赛 第三十六章 三山

    陈然在千钧一发间出手,接下了黑衣人的一掌。

    两掌一接,气息浓厚,陈然马上判定,此人已经练神境的高手,怪不得被七八名学生围攻还占着上风。

    对方见突然闪出一人,而且能轻易接下自己一掌,也是一愣,定睛一看,然后眼睛一睁,好像吃了一惊。

    “什么人!”这时何莲静也已经赶到,看到眼前情况,马上落在陈然身边。

    那黑衣人看到何莲静后,更是眼睛数变,伸手一挥,数把暗器飞向周围的学生。

    “小心!”何莲静大喝,已经出手拦截最近的暗器。

    陈然却没有理会暗器,飞身冲向黑衣人,因为他已经看出黑衣人有退却之意,这明显是声东击西,不,是声东然后逃跑。

    但他还是小看了对方,对方似乎猜到有人会向自己扑来,脚下一踢一提,一堆树叶与沙土扬起,陈然伸手护眼,然后只听到“砰”的一声爆炸声,自己冲前了一团烟雾之中,往冲出烟雾,眼前还那里有人。

    这手法,怎么如此眼熟……

    陈然带着疑问回到了众人之中,发现学生都只是受了此轻伤,才放下心来。再看到那边大树下,那半躺着那个满脸胡渣的汉子,还是嘻嘻发笑,不禁问道:“怎么一回事?”

    “我们正在赶路,突然这人就冲了出来。”司马风上前解释道:“当时他就受了重伤,似乎是被刚才那人追杀,此人的身法极怪,徐璐一眼认了出来,就是在中州城那晚袭击的那人,那晚他和一名叫老鬼的人联手对付我们好几人,后来在老鬼以命相搏的掩护下逃走了。”

    “我们知道后,马上追上去,把他拦了下来,他那时已经强弩之末,我们很容易就把他制服,正想审问,刚才那黑衣高手就出现了,那人见到我们,居然什么也不问,上来就出手,我们只能联手勉强对抗。”

    司马风说完,便退到了一边。陈然看了一下何莲静:“刚才那人,你有注意身形吗?”

    何莲静摇了摇头。

    陈然又问司马风:“那人,有说过话吗?听过他的声音吗?”

    司马风摇了摇头,又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摇了摇头。

    陈然走到了那汉子身前,看着那人说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汉子嘻嘻一笑,可以笑得有点大,咳嗽了几声,又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杀了我吧。”

    “他们要杀你灭口?”陈然倒也不焦急,坐下来还把一囊水递了过去。

    那汉子估计也已经不把性命放心上了,拿起水囊向自己口中灌了几口。

    “别花费心机了,做我们这一行,还是有点行规的,我虽然是个小人物,但也有自己的底线。”那汉子咳嗽了两声。

    陈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说道:“那晚的事,我听说过,那位老鬼是你老搭档吧,他好像叫你好好活着。”

    那汉子听到这话后,眼睛范红,又灌了几口水,最后还把水淋在头上,水流在伤口上,痛得他直咬牙咧嘴。

    陈然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你走吧,好好活着。别让老鬼白白死了。”

    那汉子一愣:“你不杀我?”

    “我为何要杀你?”陈然反问。

    “那晚我……”

    “那晚是那晚,如果是那时,我会

    杀你,现在,杀不杀你对我们都没有威胁。别拿自己当一回事”陈然说道。

    那汉子再次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我真不能说。”

    “你只是一个组织里的杀手,知道的也不多,刚才那人,估计是你们的头。”陈然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猜得没错,那晚后,你自己逃了出来,组织一开始以为你死了,所以没在意。后来组织发现当晚在客栈那死了的只有六人,还少了一人,用了些手段,查到了你,然后就开始追杀你,你就逃到了这里。”

    那汉子十分惊讶地看着陈然,有如看着鬼魅一般。

    “看吧,你说与不说,其实没啥两样。走吧,好好活着。”陈然转过身,对着学生们吩咐起来,准备继续赶路。

    那汉子艰难地站了起来,一手拿着水囊,一手捂住伤口,脸色古怪地看着陈然的背影。最后丢下一句,转身消失在森林之中。

    “小心暗光。”

    “暗光?”陈然在那汉子离开后,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你怎么知道的?”

    待学生们再次赶路后,何莲静终于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猜的。”陈然说:“那名黑衣人,我觉得,是那天晚上和你交手的那名头领。”

    “所以你问有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但……”何莲静一惊。

    “但楚国大理寺说那头领已经死了,还有尸体为证?”陈然笑道。

    何莲静沉默,的确,这大理寺的官方还真不能信,在中州所有的事似乎都有一只暗中操作的手。

    “那晚,屈杰等人找到了贼窝,我们赶了过去,我就留意到,人数不对,少了一人。那一整晚,对方除了龙问天外,再没有练神境的高手。原来我还以为是他们不舍得把一个练神境的头领作弃子。

    但后来,你说大理寺找到了那个头领的尸体,那时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再把刚才发生的事联想一下,一个模糊的事情经过也就出来了。”

    何莲静回忆了一下陈然的话,整理了一下其中过程,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

    “这些,都是你推理出来的?”何莲静不自禁地看向陈然。

    又是四天过去。

    一条岔路上,一块大石碑出现在众学生面前,走近后,只见石碑上刻着几排大字:前方乃是三山学院所属,普通人慎入,有危险。入院挑战生请按指示进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