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冥河变 第七十八章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我需要好好想想。”女帝沉默许久,才看着茶几对坐的勾芺说道。

    勾芺平静的看着女帝,说道:“没有什么好想的,陛下,人间会等你做出选择,但是妖族不会。”

    女帝低头,只是看着杯中茶叶沉思不语,楼梯处却是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少年蓦回首匆匆走了上来,却见二人对坐,皆是平静不语。少年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有些诡异,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想了想抱剑站到了女帝身后。

    女帝没有在意少年的突然到来,沉思许久说道:“就算如你所说,我将昭告天下放开对于妖族的挟制,但是离开的最终只会是当年越过云梦泽而来的妖族,那些本身便生于黄粱的妖族如何处理?再者,你如何确定后帝一定会容许他们渡过云梦泽再回到槐安?据我所知,纵使距离当年那次战争过去二十年,云梦泽边依旧常驻着十万兵士,就是为了防止妖族卷土重来。”

    少年心中一惊,最初他以为女帝沉默,是因为勾芺想要胁迫她做某些事情,只是未曾想到二人竟是在商议着人间与妖族的关系一事,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般迅速。

    勾芺看着女帝缓缓说道:“当年离乡妖族何止十万?泅渡云梦泽虽然会折损战力,但是突破后帝防线并非难事,如果一定要说,不如担心一下南衣城那边的人间剑宗与凤栖岭以南的修行者。只是你要知道,当今人世站得最高的,便是磨剑崖上的妖祖,若真有修行者向着妖族出手,他岂能稳坐崖上置之不理?至于你所说的本土妖族,陛下不是正谋划着变革镇妖司?将镇妖司总司迁出京都,统辖天下妖事,自然便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女帝看着勾芺说道:“看起来的确是不错的想法,只是我如何确定仲司大人不是背叛了人间,尝试帮助妖族颠覆人世?须知将那些妖族放任回归人间,纵使是司主大人亦不能分辨出人妖之别,若是某日人间皇权尽数落入妖族手中,人间将如何自处?”

    勾芺看着女帝,却没有想到她才始接触帝权,便会想得如此深远。

    事实上,这亦是当年后帝李阿三所忧心之事,帝权一旦落入不可知的境地,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

    勾芺看着她缓缓说道:“人间户籍可分设一类,专门记载天下妖籍,将镇妖司八大分司拆分,小至每一处村镇,专门用来登记人间妖族,而后统筹至镇妖司总司,计入户籍,人妖之别自然而出。”

    女帝听着勾芺这段话,眼中一亮,只是仍有些迟疑,说道:“你如何保证妖族甘愿由镇妖司将他们的身份登记在册?殊知这二十年里,人间与妖族之间的关系近乎水火不相容,尤其以你镇妖司为甚,若是他们不愿那该如何?”

    勾芺看着京都看着人间,而后目光落回迎风楼,落到女帝身上,看着那一身他曾于风雨中赞叹过极美的红衣,缓慢而坚定的说道:“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只要人间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妖族自然不会甘愿沦落泥潭。”

    女帝听着‘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八字,有若醍醐灌顶般的明悟,看着勾芺叹息一声说道:“世人都说你是疯子,却原来你远比世人所想的要远。”

    勾芺只是沉默着,看向西南方向,想着那个或许在秋水边吟叹着故土的瘸子,平静的说道:“我真的是疯子,但是总有些人不是。”

    女帝不知勾芺在看着何方,问道:“所以那个人是谁?”

    勾芺回头看着她,说道:“便是你们人间所痛恨的那只瘸鹿,妖主。”

    女帝看着秋水方向叹息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吗?”

    勾芺平静的说道:“是的,这也便是妖族的诚意,可惜先帝一生被李阿三带入泥潭,不可自拔。陛下,你该庆幸,这是属于你的时代。”

    女帝笑笑,说道:“你先前还在告诉我说,时代变了。”

    勾芺看着她说道:“是的,但那是属于先帝的时代过去了,他与李阿三执掌各自人间五十年,先帝都走了,他李阿三还能活多久呢?”

    女帝站了起来,看着京都长久的沉默着,而后缓缓说道:“是的,这是朕的时代。”

    没有什么豪情万丈的措辞,只是这样平静且坚决的话语。

    少年站在女帝身后,抱着剑不住的颤抖着,眼角泪光闪闪,似是无比激动,抱着剑感动的哭了好一阵,他又拿出了他的小本本,字迹潦草的写着一段话。

    阑历元年夏,帝与仲司议妖事于迎风楼,人间大势变于一楼之间,跃而向上者,若暝夜烛火,盖因陛下之卓识也。

    勾芺平静的看着一旁激动不已记载着史事的少年,没有说什么,京都算上镇妖司,总共十司,仲司有十个,后人未必知道那个仲司是谁,但是勾芺并不在意。

    人间有很多角色,他向来都要做见不得光的那一个。

    女帝重新坐回茶几前,看着勾芺说道:“如何走出第一步?”

    勾芺说道:“从镇妖司变革开始。京都镇妖司暂且不动,先将八城镇妖司分司拆解,在各地重立镇妖司,预备妖族变动之后的登记事宜。”

    女帝却是想到另一个问题,看着勾芺说道:“当初天下镇妖司共九司,朝中大臣都有所不满,如今人间诸多村镇尽设一司,难免会显得臃肿。”

    勾芺却是早想过这个问题,说道:“重设的镇妖司自然与过往不同,以往要负责诛妖事宜,属于高危司衙,自然从各方面而言,占据的资源要比寻常司衙多很多,但是现在只是负责登记妖族籍贯,自然不需要那么多人,亦不需要奇人异士,负责这方面的官吏可由原本镇妖司之人出任,亦可以从各地府衙中抽调。”

    女帝点点头,看着勾芺说道:“此事只能交给你们镇妖司之人去做,黄粱八大分司,除了你镇妖司总司能够直接驱使,纵使皇权亦不能动用。”

    勾芺点点头,这点他自然比旁人都清楚的多。

    女帝却又继续说道:“镇妖司名字亦需要有所改变,妖既然要转变身份成为户籍在册的民众,那么自然不能再以镇妖司再命名。”

    勾芺沉默少许,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分司重立之事我会去处理,到时候陛下你再颁布诏书,将此事公之于众。”

    女帝看着他说道:“不需要再与朝臣商议?”

    勾芺看着女帝缓缓说道:“我

    信不过他们。”

    女帝笑笑,说道:“那明日早朝,我便与他们说镇妖司变革一事,我已与你商议决定,无须他们插手。只是......”

    勾芺看着女帝,说道:“什么?”

    女帝看着他说道:“将镇妖司从一个近乎完全自主的司衙,变革成由皇权管辖的部门,你真的甘心?”

    勾芺平静的说道:“这是迟早的事情,或许以左丞的思想看来,这是属于历史倒退,但是于当前人间而言,却是必须要进行的变革。”

    女帝握住茶杯,端到唇边却又犹豫少许,看向勾芺说道:“这些事情,司主知道没有?”

    勾芺沉默下来,许久才缓缓说道:“没有。”

    就像当初在巷中红楼不知如何说出一般,勾芺亦不知道如何与司主说出这些事情。

    该如何说起?

    勾芺想着,我不仅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骗子。

    女帝看着勾芺很久,想着若是自己处于勾芺这种位置,只怕也无法将这些东西说出来。

    女帝想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我自然乐意见到你所描述的这种局面出现,但是司主终究是与你所说的先帝李阿三近乎同一时期的人,若是他不同意呢?”

    勾芺沉默着,他也不知道。

    司主一直都在放任他做主着镇妖司的这些事情,可是这件事却是终究牵扯到人间与妖族,若是他不同意呢?

    勾芺沉默的想到,那只能请秋水那边那个瘸子再来打一架了。

    只是从司主过往的许多言论而言,这或许也是他所期望的那种人世走向。他不止一次的提过,人间不应当长久的处于这种局面,应当有所变革,只是勾芺并不确定,他与他所想的是否是一回事。

    所以从始至终,勾芺都没有提及过这方面的事情。

    纵使司主已经老去,人间却依旧要忌惮于他的选择。

    女帝看着勾芺,说道:“或者我来提起?”

    勾芺沉默许久,终于从那种不知如何言说的情绪中挣脱出来,看着女帝说道:“若是他不同意,人间谁去说都是没有用的,除非你能打赢他。”

    女帝无奈的笑笑,说道:“原来人间帝权从来都是无比脆弱的东西,我很好奇,李阿三是如何在槐安稳坐帝位那么多年。”

    “槐安人间与修行界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磨剑崖有句话,叫做没人想着去争一坨狗屎,在修行者眼中,大概所谓的帝权,确如狗屎。”勾芺平静的说道。“但是黄粱不同,大巫鬼师总想着掺和进权势中来,是以才会显得帝权脆弱,事实上若不是当年司主将京都那些大巫杀了个遍,你所见的京都,亦不是如今的模样。”

    女帝沉默着。

    勾芺看向京都某座茶肆许久,才缓缓说道:“只能先尝试下去。”

    总要走进河中,才知道河水究竟是冷还是热。

    女帝看着勾芺说道:“他总会知道的。”

    勾芺平静的说道:“我明日便会离开京都。”

    离开并不是想要逃避。

    而是要先将那些事情确定,才好去看看司主的态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