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五十九章 造反派头子的祖宗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王图霸业那家一姓做江山能超过五百年,不是因为他们的子孙后辈无能,而是因为,我们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狱界。”

    陈大梦想要对李冰雁说的,最主要就是这句话。

    他相信,李冰雁能懂。但是,李冰雁肯定没听说过狱界。

    “狱界?你从那里知道的?”

    “你别管我从那里知道,总之一句话,狱界,就是诸天世界中最底层的世界。按照龙山秘史里说的,狱界,就是四方发配犯人的地方。顾名思义,一个犯人待的地方,做牢头的,能允许一个犯人称老大吗?不能,只有犯人轮流做老大,才符合他们的心意。”

    “龙山秘史?四方?你都是从那知道的?”

    “我还知道,你是李自成的嫡系血脉后裔,暗世界关内二十四开国候之一的顺义候。那我告诉你,我的身份,我不仅仅是暗世界新敕封的芒砀山男爵,我姓陈,陈胜王的陈。我是陈胜王的嫡系血脉后裔。与正史而言,我们就是历史上两个最大反贼陈胜王和李自成的后代。巧合吗,我不这么认为。”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我也不是有意要隐瞒你啥,只是想等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若不是因缘巧合,我父亲传承了应门,估计我们父女俩早就被朱明伶仃候灭门了。最后那次回家,看似是出车祸,实际是死于朱明之手。因为我家拥有可以九死的李代桃僵神通,让我安然无恙。陶小妮委托你入梦杀我那次也一样,陶小妮不知道从何处得到我的头发,在你入我梦的一刹那,我李代桃僵替换了陶小妮的头发,所以后来死的是她。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已经死了五次了。都是朱明伶仃候下的手。”

    “怪不得,我亲眼见到你被康明斯大货车撞死,你却依然活着。可是后来,朱明伶仃候的人再也没来找过杂货铺的麻烦,按道理,他们不可能放过杂货铺才对。”

    “这就要感谢我父亲传承应门。你们应门是一人一门的杀手组织,只要有委托有介质,你们应门就可以入梦杀人。恰好,我父亲传承应门后,就把关内二十四开国候之一的顺义候禅让给了我。所以,我可以委托我父亲入梦杀掉所有对我有威胁的人。那些撞死我的人,包括他们的家人,所有知道我是顺义候的人,只要能让我找到介质,全部被我委托我父亲入梦杀死。在那之后,应门的传承才全部被你得到,而我父亲,忘掉了全部过去,甚至包括是我父亲这件事。”

    “相比你,我还算是幸福的人。别看你是暗世界高不可攀的顺义候,其实比那丧家之犬好不了多少。若不是你找到你祖上传下的藏宝库,即便你拥有再多次的李代桃僵神通,说不定的你的尸骨早就寒了,连块坟头都留不下。这么一想,你父亲为你留个衣冠冢,怕就是担心你成为孤魂野鬼可怜人,他在自我安慰。不幸生于帝王家,以我看,说的就是你。”

    “这句话太对了,你也不得脱。狱界,这么说暗世界就好比秦城监狱,现实世界就好比一般的看守所。还真是恰当,人人都是犯人,谁为牢头。牢头说不定也是犯人,那么,狱界就没有一个自有人,全部都是犯人。”

    “我敢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