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九十一章、荒原袭杀

    吉清和张蕾感受到斗战荒原的危险,不敢怠慢,小心戒备,搜索前进。按照约定,他俩进入荒原发回第一次安全信息后,大部队才会随之进入。

    这斗战荒原上的杂草能有一米多高,两人走在其中,只有胸部以上露在外面,以下部分都没在杂草当中。但是在这荒原之中,两个人也不敢凌空飞行。在修武界,战场上最好不要飞行,这是常识。一者目标太大,二者不够灵活,容易受到攻击。

    自从进入荒原当中,吉清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应该说是觉得不自然的地方。对于袭杀者来说,这种地貌是最受欢迎的,但是反过来说,现在也是吉清最害怕的地形。易于隐藏,不易搜索,如果这草丛中有人伏击,那么自己和张蕾将极为被动。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正在吉清心中担忧之时,周边几道劲风袭向吉清左肋。对方攻击部位拿捏的非常好,正是吉张二人结合部,如果吉清抬手遮挡,有可能会伤到张蕾,而张蕾如果救援,又很不趁手。吉清心中凛然,这个部位可是自己进入荒原一直小心戒备的地方,现在居然被攻击,可见对方是高手。

    吉清来不及多想,多年形成的战斗本能起了作用,身体下意识飘后,然后左手一记风刃飚飞而出,撞向对方攻击。一撞之下,吉清感觉到对方招数中带有一股后旋之力,引动吉清的攻击反袭张蕾。

    吉清心中震骇无以复加,这一套路,是自己在战场上最喜欢用的,如果让吉清选择,也是最不愿意面对的。好在吉清早有准备,他的攻击中也暗含吸力,双方拉扯之下,攻击消散一空。

    “张蕾小心,对方厉害。”吉清大喝一声,快速贴地掠进,向对方藏身处扑去,而张蕾立刻对吉清身周进行保护。等吉清来到对方藏身之所,就见对方是四个黑衣蒙面人,手持双刀,从气势上看,和张蕾在伯仲之间,不过吉清明白,这四个人比张蕾难对付的多,战斗技巧几乎可以与自己相提并论。

    吉清不敢怠慢,立刻扑向对方,几人打斗一处。如果论单一战力,吉清比四个人都高,但是对方四人配合默契,攻击防御分工明确,让吉清很难得到一击致命的机会。吉清心中也是着急,这刚进入荒原,就遇到这样的强者,如果耗下去,对自己非常不利。吉清偷空用眼神扫了一下张蕾,张蕾立刻会意。

    吉清飘身后撤,张蕾默契顶上,

    将四人攻击接过。不过张蕾本身就打不过四人中的任何一人,一招之下,已经血气翻涌几乎受伤。正当张蕾左支右绌之时,只听后面想起一声轻喝“空凝”,一道闪耀攻击掠过身旁,攻向四人。

    一招既出,对面四人宛如陷入泥潭一般,攻击、躲闪动作都变得迟滞。之后纯阴之力袭体,将四人重创,失去战力栽倒在地。

    吉清不敢大意,飞身向四人掠去,一方面确认对方是不是真的无力反击,另一方面想要抓个活的,问询口供。

    不过不等吉清到来,四人果断举刀自戕,结束自己生命。而身体也化作飞灰,消散一空。

    看到这一幕,吉张二人都是深吸一口冷气,好果决的杀手,好诡异的消失。一般来说,生物死亡之后,尸体会留在原地。现在这反常一幕说明,对方不是真正的生物,而是斗战荒原独有的存在。

    吉清沉默片刻,和张蕾说到“张蕾,之后要小心了。你注意到没有,这几个人战斗技巧太强大,即便是你,都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的战斗方式总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奇怪了!”

    张蕾看着吉清,似乎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又没有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先将情况向素心他们通报一下,让他们多加小心。”

    吉清闻言点头称是。不过吉清不敢大意,在身周布下一系列阵法防护,自己和张蕾躲在其中,向素心汇报情况。其实汇报的重点有两个,第一是小心对方战斗技巧,第二是让众人不要过于密集抱团。在吉清看来,如果队伍密度太大,更容易受到对方攻击,甚至在反击中都会掣肘。

    而且吉清告诉素心,以前那一套可能不再适用,如果对方都是这样强大,自己和张蕾根本无法给大部队提供支援,能自保就不错了。后面的路需要大家自己小心谨慎。

    素心听后,表示明白,自己会和大家商量,让吉清多加小心。

    两方通话完毕,互道珍重,就在这时,吉清都没有来得及切断通话,两道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吉清身侧,一人直接攻击吉清后背,另一人分割张蕾,让张蕾无法对吉清形成支援。

    吉清见状大惊失色。吉清在修习阵道之后,习惯用阵法代替警戒线进行防御,这样效果更好,攻守兼备。但是阵法有个不好处,如果有人熟悉自己布阵套路,那自己布下的阵法将会形同虚设

    ,只不过这种情形一般不会出现,吉清也并不太在意,但是心中一直担心这个事情发生。

    真是太巧了,在斗战荒原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居然两次发生自己担心的事情。一次是战斗,一次是阵法,这太可怕了。吉清见状虽没有慌乱,但却亡魂皆冒,心中一片冰凉。他隐约感觉到这里似乎有一个陷阱,专门针对自己。否则又如何可能出现这么凑巧的事情。

    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吉清立刻前匍躲过对方攻击,同时幻阵笔化刀,阴阳分割纯阳附着,回身斩向对方双腿。对方一击斩空之后,长刀拄地,将吉清斩击挡下。二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

    吉清这次却不急着杀死对方,而是将此人拖住,仔细观察此人战斗模式。而张蕾和吉清心意相通,知道吉清打算,所以张蕾拼死将另一个人缠住,给吉清创造时间。

    吉清和此人越打,那种令人心悸的熟悉感越浓,心底的不安与疑惑再也按捺不住。现在此人给吉清的感觉就是,与一个极为熟悉自己的人过招,自己一招递出,对方总能攻击到自己最薄弱的地方。要不是吉清战斗技巧成熟,破绽很少,估计早就落败了。

    吉清心中不安,生怕张蕾应付不了另一个人,所以偷眼观瞧。一看之下,吉清心中大吃一惊。显然张蕾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反而占据上风,将对手逼得连连倒退。

    “难道和张蕾对战的那个人战力不强?看着也不像啊。”吉清心中疑惑更甚。按道理来说三个张蕾加一起也打不过自己,怎么现在看着反而比自己从容很多。

    吉清心中灵光一闪,带着自己的人向张蕾靠拢。吉清和张蕾在火域试炼中连番切磋,默契十足。两人凑到一起,自然而然发挥出联手之威,但是对方二人却各自为战,都是针对吉清弱点。这样反差之下,吉张二人再占上风,不到百合,就将对方全部杀死。吉清也知道俘虏对方不容易,还不如宰了省事。

    战斗完毕,吉清长舒了一口气。扭头看向张蕾,发现张蕾也正用担心的眼光看着吉清,看来张蕾也察觉到了。

    “你说,不会真的是专门针对你吧?但这是为了什么啊?”张蕾担心的问道。在这种被专门针对的情况下,吉清战斗力会大打折扣,而吉清最大的优势就是战力逆天,在这荒原当中,吉清所面临的危险将倍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