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四十八章期中考试

    “罗瑞国,你在拘留所待过7天。黄伟清,你还进过看守所。本来你俩都没书读,要不是你们父亲走了刘书记和校长的关系,你们能在学校待着,安心享受这种作威作福的乐趣吗?”

    陈尚东脸色渐趋严肃,“也许你们认为,我这个班主任只是临时代理,不会拿你们怎么样,是这样想的吗?”

    不等他俩回答,陈尚东拍桌子吼道:“你们要这样认为就大错特错,明白吗?我要让你们离开学校轻而易举,你们信吗?我拼着老师不当,把你俩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宣扬出去,你们能去哪里读书?谁敢要你们?啊?说话啊,哑巴了?”

    罗瑞国和黄伟清被老师的雷霆之怒吓呆了,面面相觑后噤若寒蝉不敢稍动。

    “一粒老鼠屎,能坏一锅汤。你俩要做老鼠屎,我不拦着,可你们得掂量掂量后果。怎么,很想做老鼠屎么?”

    罗瑞国和黄伟清连连摇头,不敢说话。

    陈尚东感觉大棒挥舞得差不多了,适时亮出红枣:“你们心里怎么想,我大体能猜到,无非是觉得自己犯过错,别人会拿有色眼光看待你们,功课怎么学都没希望。其实不是这样,你们回了学校,坐在教室里,那就是咱们五班不可或缺的一员。你们要踏踏实实认真学,成绩肯定能上去。哪怕没成绩,你们的父母也不会后悔当日弯腰求人。”

    顿了顿,他继续道:“明年6月,你们就要初中毕业,有的人读高中,有的人读技校,有的人回家经商。十年,或者二十年后,你们会参加同学聚会。那时候,大伙会回想初中生活,你俩想给同学们留下什么样的形象来回味?恶霸、流氓?还是大哥、弟兄?

    多的我不说,你们回去好好想想。打骂同学、横抢硬夺肯定不对,你俩回教室就道歉。这不是丑事,错了就错了,改过来大伙还是亲如一家的同班同学,能做到吗?”

    两人互看一眼,默然点头。

    回到课堂上,陈尚东让罗瑞国和黄伟清去讲台上跟滕召军和张龙标道歉,两人照做不误。

    两人下去后,陈尚东解释道:“同学之间有争执或者闹一闹都没什么,道歉后咱们还是亲密无间的一个集体。相信很多同学10月1日那天听了《情谊》,它讲的就是同学间的友情。多年后,你们因同学会聚在一起时,肯定会深深怀念眼前安危与共纯洁无瑕的同学情谊。所以,珍惜这一切吧,同学们。在这里我还要解释一下,学校已经颁布了新的质量考核办法,我们这些老师的奖金都跟同学们每次的考试成绩挂钩,所以请你们务必好好复习、好好考试,为自己,也为咱们这些辛勤努力的老师,拜托了。”

    陈尚东一弯腰,迎来雷鸣般不息的掌声。

    戴维仁跟他父亲沟通后决定先参加中考,陈尚东欣慰之余安抚他几句,叫他沉着考试,考完再去省里探望不迟。

    下午,年级组长兰剑英到班里转达了校长对罗子豪等人的祝贺,要求四人再接再厉,争取在决赛上拿下好名次为学校争光。

    同学们羡慕之余为之振奋,原来五班认真起来不差啊。

    周一,期中考试开始,陈尚东监考初三二班。

    数学考试结束后,他抽时间去了趟新华书店,买回一大袋资料,回到宿舍继续奋笔疾书。

    论文已经刻不容缓,这两天必须完工并寄出去。

    下午考语文,果然有15分的题目是文言文及古诗填空,还有50分的作文是让学生给熟悉的人写封信。

    陈尚东在监考时不停思忖五班的情况,这题目会不会写?自己一再强调过的,没问题吧?

    考试结束,他跑去五班询问,知道大家答卷顺利后才放下心来。

    “唐绪洋提前交卷?为什么?”赵莲英拉着老师到一边汇报,陈尚东很吃惊。

    “他可能是发烧,去医院看病了。”

    “不要紧吧?哪个医院?”

    赵莲英摇头道:“不知道,我见他写完试卷才走的,应该不要紧。”

    陈尚东点头,“行,他要回来你们照看下,有事来找我。晚自习物理和化学老师要复习,我就不去教室了,一直在教工宿舍。”

    五班多数学生家在市里,并不住校。也有十来人是各县寄宿就读的,唐绪洋就是其中之一,家在靖阳县,平时沉默寡言,成绩却很不错。

    饭后,陈尚东窝在宿舍里写论文,直到晚自习结束才去教室打望。

    赵莲英已经回家,陈尚东问几个仍在复习的同学后,得知唐绪洋晚上一直待在宿舍,便往宿舍走去。

    学生宿舍楼在三年级办公楼正后方,左右各一栋,男女分开。

    陈尚东上到三楼推门进去,里面五个同学玩保龄球正起劲,唐绪洋坐在上铺当裁判。

    所谓的“保龄球”就是拿十个空空的矿泉水瓶立在地上,每位同学依次拿足球击出,倒下一个瓶子得一分,计分数多少定胜负。

    同学们见陈尚东进来,登时凝住身形尴尬而笑,唐绪洋干脆卧倒装睡。

    “玩什么呢?保龄球?”

    同学们个个面红耳赤。

    陈尚东笑着捡起地上的足球,“王中则,把瓶子摆好。”

    王中则依言上前,唐绪洋心痒难耐,又爬起来观看。

    同学们见老师没有出声喝斥,便争先恐后地跑去扶正瓶子。

    陈尚东退后两步再助跑,摆动手臂将球击出。

    出手时他刻意用手腕做了旋转,皮球不停旋转着碰倒十个瓶子,全中!

    同学们个个拍手叫好,“陈老师再来一个。”

    陈尚东摆手道:“明天还要考物理化学和政治,大家没事早点睡。”

    五个同学嘻嘻哈哈地笑着,洗漱的洗漱,上床的上床。

    陈尚东走过去问唐绪洋:“你咋样?好点没?”

    “老师,谢谢你没怪他们,他们见我难受故意逗我开心。我现在好多了。”

    “医生开药没有?”

    “开了,也吃过了。”

    陈尚东转身对大伙说:“你们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自个身体。我听说你们中午去踢球,回来冲冷水澡,这怎么行?适当的运动我不反对,但得讲究科学。那毛细血管都扩张着呢,冷水一浇,怎能不病?”

    “那该怎么办?”王中则问道。

    “中午运动用毛巾擦汗晚上再洗澡,下午运动也得两小时后才洗澡。好了,今后多注意点,你们休息吧。”

    陈尚东说完要走,唐绪洋叫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