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108 痛并快乐着的惩罚(求收藏,推荐)

    安闲庄内有很多院子,其中一间被改成了武道馆,大毛、郭小小和小河东,都是在这里习武。

    从吃完晚饭到现在,白磊和王哲一直在武道馆的院内赤手空拳对打,准确的说是王哲被白磊打。

    白磊很怀疑自己潜意识里有暴力倾向,心里不爽的时候,总会想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发泄。

    同时,他也怀疑王哲有受虐倾向,这厮一上午都在被虐,也不抱怨。

    不知不觉,白磊下手越来越重,好在王哲的皮肉厚,没被打坏。

    砰——

    白磊一脚踢在王哲的背后,王哲摔了个狗吃屎。这次被打趴在地上的王哲终于忍不住抱怨道:“磊子,我想和你比喝酒。”

    “好!”

    白磊认为王哲的提议很好。

    去他妈的借酒消愁愁更愁,喝醉了一了百了,说不定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当然如果醒来后结果更糟,那就继续喝。

    两人一人一坛酒,靠在墙边喝着酒。

    酒是白家自产的蒸馏酒,香浓,口感好,四十度左右。

    王哲喝酒一般很认真,最直接表现是不说话,只喝酒。

    这回他却先开口了。

    王哲道:“磊子谢谢你!”

    白磊感到意外,下意识的反问道:“谢我什么?”

    王哲道:“我们喝的是最好的酒。”

    白磊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曾经王哲跟他说过,如果就算他那个失散多年的媳妇儿已经嫁人了,他也会帮他把媳妇儿抢回来。

    白磊当时开玩笑的说,要真能抢回来,自己请他喝最好的酒。

    在王哲看来,自家产的千金酒便是世上最好的酒。

    白磊道:“王大,你天天在家呆着不闷吗?”

    王哲道:“又酒喝就好,教那几个孩子练武也不错。你不知道,我本以为我还那小崽子根骨已经不错了,可是跟那个毛大个比起来,我想气着想打他一顿,要是跟小小那丫头比,我都恨不得掐死他,再生一个。”

    千金酒上头,白磊感觉有些晕沉沉。

    借着酒劲,白磊笑骂道:“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小河东的天赋还不错吧,比不过小小是肯定的,比起大毛那个憨货应该不差吧。”

    白磊一想起教大毛练刀时,这货将刀练没了的情景,就感觉一阵牙疼。

    大毛出了个头大,能吃意外,真看不其他天赋。当然,这货心地善良,也听话。

    王哲道:“我爹都说了,毛大个练《战魂气》绝对是块还料子,等我他打基础打牢了,我爹准备亲自调教他。”

    “是吗,王伯思想怎么这么开放了?白家的《战魂气》和那些生意一样可是他的命根子,就这么交给一个外人?”

    王哲道:“毛大个又不是外人,他是白家的人。”

    “咦,这也是王伯说的?”

    王哲道:“磊子,我爹变了,家里很多人都变了,就是你说的那个叫思想的东西变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白磊打了个酒隔,笑道:“这就是你们都不理睬我,对我不闻不问的原因?”

    王哲道:“你不也不管家里的很多事吗,几间铺子被盗,你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对了,宁安府衙已经抓到人犯了,不过东西不知所踪。”

    “铺子的事儿,自己然不需要我来管,有人会操心。”

    王哲道:“家里人都知道你背后有的大人物,除了生意上的事儿,无论你做什么家里都支持你。”

    白磊愣笑道:“这些是王伯让你跟我说的?”

    王哲道:“我爹当不了家,当家的只能是你,这些是家里讨论的结果,就是你说的民主。”

    日头高升,很刺眼。

    白磊用手遮着阳光,起身后没站稳,噗通一身摔在地上。

    这种晕晕沉沉的感觉很舒服,他也懒得动,趴在地上渐渐睡了过去。

    王哲想没看到一样,自顾自的喝着酒。

    ……

    大宁皇宫,吴小瞑躲在假山石头洞里兴致勃勃地看着一本书。

    仔细一看,这本书与女帝陛下看的那本一样,封面上写着《功夫之混混宗师》。

    《江湖话报》连在完后,这本书第一时间就整理出版了,卖得依然很火。

    听到有人走近,吴小瞑急忙收起书,盘坐着装作一副呼吸吐纳的姿态。

    来人是一个小太监。

    吴小瞑闭着眼道:“何事?”

    “吴公公,总管大人找您。”

    走近阴暗房间前,吴小瞑下意识摸了摸胸口藏着的书。

    推门,走入房间,吴小瞑颤颤巍巍的走到程公公跟前。

    “老祖宗,您找我?”

    程公公撇了一眼吴小瞑道:“小瞑儿啊,书好看吗?”

    吴小瞑心里一惊,装作不明所以,道:“老祖宗,您说的什么书啊?”

    程公公道:“还有什么书啊,当然是那本《混混宗师》咯喽。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说起来,咱家教你的功夫和那个火云邪神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你说是吧?”

    吴小瞑惊喜道:“老祖宗,原来你也看过啊,您说的太对了,外面那帮傻子天天叫唤什么如来神掌,什么狮吼功,什么来太极,他们懂个屁啊,功夫就是用来杀人的,要那么花花架势干嘛,只要足够快,足够狠,自然厉害,我跟你说,我最喜欢的就是里面的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听这名头多响亮,霸气侧……漏……”

    感觉到老太监的眼神不对劲儿,吴小瞑低着头道:“老祖宗,我错了!”

    程公公笑道:“小瞑儿啊,既然你喜欢这些江湖话本,那我就给你安排一个去除,可以第一时间看到这些,你说好不好啊?”

    吴小瞑大惊,他的思维是何等敏捷,马上就想通老太监的意思。

    “老祖宗,能不能商量一下?”

    程公公道:“小瞑儿啊,你可知道这次那个小兔崽子差点闯了大祸,说起来你也有责任,他跟那个小贱人联系那么久了,你居然没察觉?从今以后,你必须寸步不离的盯着他。”

    “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吴小瞑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了黑暗。

    程公公道:“小兔崽子确实闲够了,也该给他找点事儿做了,这次你去的时候,给他带点东西去。”

    “什么东西?”

    吴小瞑看着老太监阴笑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又开心了起来。

    ……

    安闲庄。

    白磊被王哲一口酒喷在脸上,醒了。

    他刚想发怒,王哲道:“你媳妇在和一个长得比她差不多还看等我小白脸打架,打得可凶了。”

    白磊一听,瞬间就酒醒了。

    看来,是组织问罪来了。

    安闲庄大院外。

    林飘然手里拿着银色软剑,吴小瞑拿着一把短剑,两人是飞天入地,刀光剑影闪烁,打得不可开交。

    林飘然是宗师,吴小瞑是九品,两人境界上差了不少,但林飘然实战经验一般,而吴小瞑实战经验丰富,身法诡异,招式狠辣,一时间,打得还真是难解难分。

    一身酒气的白磊匆匆忙忙赶来,一看道两人便大喊道:“吴小瞑,放开我老婆大人,有种冲我来。”

    喊话的同时,已经杀入战场,当在两人之间。

    两人同时收手,不过气氛有些怪异,吴小瞑在幸灾乐祸,林飘然则是一脸怒气。

    白磊对林飘然道:“老婆大人你先下去歇着,我来会会这贼人。”

    林飘然怒视着白磊,冷声道:“白磊,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白磊懵逼了,老婆大人发这么大火还真是少见啊。

    “啥情况?”

    白磊看向吴小瞑,心想肯定是这货在搞鬼。

    吴小瞑很开心的笑道:“白兄忘了吗,上次你闲来无聊,托我给你搜罗美人舞姬,小弟这次来是给你送美人的,可能是白兄没有和嫂子沟通好,所以有些误会,还望白兄向嫂子解释一番。”

    吴小瞑说着向远处几辆马车喊道:“都出来吧,见见你们的新主子。”

    话音刚落,马车里走出一个个如花似玉的佳人,个个婀娜多姿,楚楚动人。

    她们行完礼,齐声喊道:“见过主人,望主人怜惜。”

    白磊彻底懵逼了。

    “不是吧,这玩儿的哪一出啊?”

    林飘然道:“那就要问你白大人了?”

    林飘然说着杀气四溢的目光,几乎将白磊透穿。

    白磊哭笑不得,发现不止林飘然,家里所有人都目光不善的看向他。

    白磊苦着脸道:“我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信吗?”

    没有人回答,但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鄙视。

    林飘然道:“把人赶走我就信你。”

    白磊感觉这事儿诡异,组织该不会就拿这种方式来惩罚自己。

    虽然残忍了点,可也算是痛并快乐着。

    想着他还偷偷的看了一眼,那群莺莺燕燕,确实养眼啊。

    白磊将吴小瞑拉到一边,问道:“组织到底要干嘛?”

    吴小瞑笑道:“给你送美人啊,这惩罚你喜欢吗?”

    “别扯淡了,我知错了,赶紧把这些人弄走,其他什么处罚我都接着。”

    吴小瞑阴笑道:“人都送来了,那可由不得你。”

    白磊大怒道:“我若不要呢?”

    白磊想试试鹰眼的底线在哪里,他可不想一直当个乖宝宝。

    吴小瞑道:“你上次做的事起作用了,陛下正在命刑部重审冶钢局的案子。

    不过陛下可是个暴脾气,最讨厌逼人骗她了,你说要是水泥出了岔子,那会不会影响陛下保住冶钢的决心?”

    白磊心里一颤。

    鹰眼果然可怕,只用简单一手,就拿捏住了他的七寸。

    “妈的,你……你们他特么这是欺君……”

    吴小瞑大笑道:“是吧,谁知道呢?现在白大人可以收下这些美人了吧。”

    白磊苦着脸对林飘然道:“飘飘啊,你要相信我,我……”

    “你要留下她们?”林飘然寒声道。

    白磊哭着脸道:“我有苦衷,但你要……”

    话音未落,林飘然一剑斩来,白磊吓得抱头鼠窜。

    很快,乡间小路上一阵鸡飞狗跳,林女侠训夫的大戏再度开演。

    田间劳作的百姓不约而同的丢下手里的活,兴致勃勃的看着戏,不时大声较好。

    不知为何,每个人总觉得今天这场戏,较往常精彩许多,似乎是打得更激烈了,也不知道这个败类又干什么缺德事。

    这帮百姓当然不知道,以前是演戏,今天林女侠是真的在打,白磊脸上的血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