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86章 不按套路出牌(求收藏,推荐)

    中午,林飘然带着一群熊孩子,欢欢喜喜的回到客栈。

    这败家娘们儿还真的买了一栋宅子,就在长生馆所在的金台坊对面的灵椿坊。

    “为什么买在哪儿?”白磊问。

    林飘然不回答。

    大毛道:“飘飘姐说,那地方方便。”

    “方便?方便干嘛?”

    看林飘然一脸寒霜,白磊心里一紧。

    我靠,该不是说方便抓奸吧?

    感觉到林飘然的怨气很重,白磊无奈开启跪舔模式。

    “飘飘啊,其实不用买宅子,我们明早就要搬去城外的黄村。”

    林飘然淡然道:“白大人弄错了,那宅子是我给小小买的,跟你没有如何关系。”

    “行吧,怎么样都好,买了也不吃亏,买了也不上当……那个,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感觉林飘然的小心思有些重,当前情况,白磊没精力哄她,最好的办法还是开诚布公的谈谈。

    林飘然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

    “飘飘,问你一个问题,你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林飘然愣住了,她心跳的好快,心想,小白难道是要和我成婚?

    可是师傅他老人家还没发话,而切白叔叔又失踪了,没有长辈同意,怎么可能成嘛。

    小白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成婚呢,难道是我这次故意吃醋,跟他闹别扭,让他很没害怕失去我?

    他想早点成婚,然后我就不会吃醋了,一起过着举案齐眉,如胶似漆……

    “飘飘,飘飘想啥呢?”

    “不行,不能这么早成婚……”林飘然下意思的说道。

    “啥?”

    白磊一脸疑惑的看着脸颊红彤彤的林飘然道:“飘飘,你怎么了,不舒服?”

    林飘然尴尬道:“啊,没什么,你继续说。”

    “我刚刚问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林飘然发现自己想多了,脸颊一下子更红了,她说道:“为什么问这个?”

    白磊道:“因为接下来一段日子,我的生活已经被人安排好了,是在城外黄村安闲庄里混吃等死,老老实实的待着。

    我想提前跟你说一声。”

    林飘然道:“小白,我……”

    白磊摇了摇手道:“我说的是真的,至于原因,我不能告诉你。”

    鹰头腰牌的人太神秘,白磊不敢让林飘然牵扯进来。

    林飘然皱眉,若有所思片刻后,突然说道:“小白,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那个樊成东有问题,不对,难道天津卫发生的事是……”【 # …!免费阅读】

    白磊笑道:“我说过,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其实一切都挺好。

    只是不知道林女性愿不愿,和我这个江湖败类,一起归隐山林,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种田生活?”

    白磊的笑容和眼神给了林飘然不少安全感,她不自觉的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林飘然选择相信白磊,相信这个给了他无数惊喜的男人。

    白磊轻轻地将林飘然搂在怀里,温存了好一会儿,白磊问道:“飘飘啊,你刚刚说不能这么快成婚是啥意思?”

    林飘然娇羞道:“你听错了吧。”

    “是吗?”

    白磊猜测有人自行补脑了。

    是夜,子时,正觉寺胡同。

    关于正觉寺,从原著记忆力得知,这里都是一些只会吃在念佛,不会武功的普通和尚。

    白磊却感觉这正觉寺不像寺庙,朱门高墙,青砖碧瓦,好不气派,一点香火气息都没有。

    白磊在思索,背后的人为什么要安排在这里见面?

    难道这正觉寺里面内有乾坤不成,表面是寺庙,实则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据点?

    不对,哪有人在自己家门口玩神秘的,啥子都能猜到。

    还是不对,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莫不是套路中的套路?

    突然,一道疾风刮过,一道黑影从白磊头上一闪而过,速度很快,只见残影。

    “谁?”

    白磊一惊,估摸着是约他的人,刚想追上去,突然又想到什么。

    他若无其事的站在胡同内,就像没看到刚刚的来人一样。

    黑影踏着夜色,三两下飞出胡同,飞着飞着,突然发现不对劲儿,后面没人跟上来。

    黑影落到一处屋檐上,心想:“难道是我太快了,那小子跟不上?

    不对呀,消息说他习了西川皇族的银河惊鸿,我又故意放慢了速度,没道理他追不上来啊?”

    不得已,黑影又三两下飞了回去。

    回到胡同内一看,黑影有种气得想打死白磊的冲动。

    只见白磊蹲着蹲在地上,津津有味的看着地上的蚂蚁搬家。

    相隔三四丈的距离,黑影沉声问道:“为什么不追来?”

    白磊蹲在地上,头也没抬,回应道:“你这人真奇怪,我为什么要追你?大半夜的,我在等人,哪有时间陪你躲猫猫啊?”

    躲猫猫是什么意思?

    听语气好像是一种住追逐嘻戏的游戏。

    等等……

    我关注这些干嘛?

    搞错了关键问题,再想到白磊的回答,黑影愈发生气。

    特么的,你是不是啥呀,很明显,我就是你要等到人好伐。

    按照江湖规矩,我刚刚嗖的那一下飞过去,就是在向你下战书,要和你比试躲猫……呸,比试轻功,你居然对此表示无视,你到底懂不懂江湖套路啊?

    黑影开展完丰富的内心活动后,气愤值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他已经猜到白磊这是在故意和他对着干,这种情况,就算叔啊,婶啊,伯伯啊,大姨妈啊,小姨妈……等三亲六眷都能忍,他却不能忍。

    来的时候,老祖宗交代了,得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

    怎样才能将他治得服服帖帖?当然是直接动手了,江湖中人就该这么蹦爽。

    黑影突然消失在原地,电光火石之间,将黑夜撕开一道裂缝。

    他的身影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白磊背后,他手里握着一把小巧的短剑,泛着寒光的剑尖离白磊的后颈不足毫厘。

    此时,白磊甚至能感觉到那把剑的剑尖,接触到自己颈部汗毛的时触感。

    不过,他依旧津津有味的看着地上的蚂蚁,就像没发现背后的情况一样。

    如此情况,让黑影心里大吃一惊,他突然出招,还带着狠辣的杀气,就算他猜到自己不会真的出杀手,也不该如此淡定。

    作为一个九品高手,遇到这种情况,体内劲气肯定为做出本能反应。

    可这家伙居然纹丝不动,就像没发现一样,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黑影一脸愕然道:“你不怕死?”

    白磊没抬头,淡淡道:“怕呀,怕得要死。”

    “那你为何不做反应?”

    白磊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慢慢转过身,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真的动手呀!”

    黑影道:“不对,你是九品高手,遇到刚刚那种杀机,体内劲气会本能的做出反应,为何……”

    “为何像没事儿人一样对吧?

    ”

    白磊突然阴笑道:“很简单,因为……因为我真正的实力是……是宗师。”

    说道“宗师”两字时,白磊陡然疯狂的催动体内劲气。

    黑影感觉到危险,身影瞬间出现在十几丈开外。

    “哈哈……”

    见黑影吓跑,白磊大笑道:“骗你的,瞧你吓得……我就是强行控制住了体内劲气而已。”

    其实,在黑衣出手瞬间,白磊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险。

    黑影的速度极快,毫不夸张的说,他的轻功已经超过了林飘然的扶摇残影,和自己学的银河惊鸿。

    而且,这货的轻功不仅速度快,而且诡异,移动时无声无息,难以捕捉,就像一道有自我意识的影子。

    另外,他刚刚看似简单的一招,白磊也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杀气,非常阴险,狠辣至极。

    更可怕的是,使出如此杀机,他居然能收招,足见他招式的炉火纯青,也可想而知,他杀人的功夫是如何了得。

    实际上,在黑影出剑的那一刻,白磊真的有种必死无疑的感觉,如果不是黑影自己乱了阵脚,他一定会听到白磊的心跳在加速。

    白磊自始至终都很淡定,那是因为他早就猜到黑影会出手试探他,他早做好了不安套路出牌的准备。

    老夫就是不鸟你,气死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