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65章 便宜老爹受过巨大打击?(求收藏,推荐)

    《天问刀法》一共七招,前三招分别是颠易、散亡、伏匿,中间三招,乱或、九天、天式,最后一招叫问天。

    前三招都是根据白家刀法演变而来,但无论是精妙程度,还是威力都远胜之。

    因为有白家祖传刀法做基础,白磊不到三天便完全掌握了前三招。

    他心里也颇为得意,老夫的天赋也不比王大那个夯货差。

    中间三招花了十几天才学会,但白磊总感觉差了点什么,虽然这几招精妙绝伦,威力很大,但用起来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乱或有种不顾一切,大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感觉,九天则有些矛盾,甚至是畏手畏脚,顾此失彼,至于天式,这招有种想解脱,但却求仁不得的意味。

    按照江湖规矩,偷看他人练武是大忌,虽然白磊不介意,甚至表示欢迎,但林飘然还是选择不过问白磊修炼《天问刀法》的事。

    白磊还想一气呵成炼成这套刀法,给林飘然一个惊喜,只是现在遇到问题了,他又不得不求助林飘然。

    “老婆大人,你迟早是白家的媳妇儿,早看晚看不都一样,再说了,以后咱们家一大堆孩子,我也教不过来,到时候还得让你帮忙。”

    林飘然翻着白眼,啐道:“呸,什么乱七八糟的……”

    在白大人死皮赖脸的攻势下,林飘然还是接过了《天问刀法》的羊皮卷秘籍。

    刚看第一眼,就感觉一股凌厉的刀意袭来。

    “银钩铁画,入木三分,好刀法,果然好刀法!”

    林飘然神色激动,眼神中闪着兴奋的精光。

    白磊憋着嘴道:“老婆大人,你能先看完,再恭维吗?”

    林飘然道:“不,这不是恭维,只看字迹就知道这套刀法必然不凡,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强大的刀意,小白,这刀法是何人创?”

    “哈哈……”白磊忍不住大笑道:“飘飘啊,你是不是已经猜到这刀法是我那便宜老子所创,才故意说这番话来恭维你未来公公啊?”

    林飘然了一惊,道:“这刀法是白叔叔所创?”

    白磊坏笑道:“什么白叔叔,叫公公。”

    林飘然脸颊微红,没有理会白磊,她继续看着羊皮卷上的刀法。

    渐渐地,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突然,林飘然问道:“小白,叔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磊很诧异,不知道林飘然为什么这么问。

    想了想说道:“要说我那便宜老爹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知道,我都六七年没见过他了,不过他应该还死不了吧。

    哎呀,你又打我的头!”

    林飘然怒目而视道:“你该打,身为人子怎么可以如此对长辈不敬。”

    白磊反驳道:“我对他不敬?他自己没有一个当爹的样子好伐,我十五岁就被他丢进四海会那个龙潭虎穴里,六七年来对我不闻不问,如果不是这张羊皮卷,我还以为他早就死了呢?”

    白磊言罢,林飘然蹙眉道:“小白,叔叔这么做一定有苦衷的,你不能恨他。”

    “苦衷也许真有吧,我也懒得管,至于恨,也谈不上,就是觉得他不靠谱,从我记事起,他就常年在外奔波,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一年都难得回一次家……总之,家门不幸啊!”

    林飘然蹙眉道:“小白,叔叔可能有重要的事要做,而且很能可遭受过大悲恸,心里很苦,你要理解他。”

    白磊诧异道:“咦,为什么这么说?”

    林飘然道:“这套《天问刀法》前三招虽然精妙,威力强大,但也只是一套上乘刀法。

    然而,这后面几招极为不凡,这不是只凭功夫造诣就能创造出来的,后面几招刀法中包含了强烈的个人情绪,具体来说,乱或这招带有怒,九天中有矛盾,天式中有恨,至于最后一招,更加复杂,我也看不出来。

    一个人如果没有遭受大悲大痛,是根本创作不出这种不凡的功夫的。”

    白磊心里一惊,难道自己那个便宜老爹真的遭受过巨大打击?

    白磊叹了口气道:“飘飘,你说咱爹是受到了什么打击呢?”

    “肯定跟叔叔这几年失踪有关”

    白磊歪着头道:“难道是被相好的背叛了?”

    “哎呀,你还来!”白磊捂着头嚎道。

    林飘然想了想又问道:“小白,叔叔能创造如此非凡的武功,想必江湖上也应该是大名鼎鼎吧,不知叔叔的名号是?”

    “哦,我老爹不算是江湖人士,他也是黑衣使,听秦广王说,他有可能做到镇抚使的位置,结果自己跑到西川去潜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秦广王?难道叔叔就是,和当年秦无云并称为万里无云的白万里?”

    “是吧,这名头很响吗?”

    林飘然鄙视道:“你连自己的父亲的大名都不知道,真是枉为人子。

    我听师傅说,万里无云的称号当年在江湖上可是响当当的,特别是白叔叔,虽然他是黑衣使,但江湖上习惯称他为白衣使,因为他侠肝义胆,嫉恶如仇,行事光明磊落,江湖正派人士对他都非常敬仰。”

    “我靠,老爹这么厉害,那我这个江湖败类岂不是给他丢脸丢到家了,怪不得他躲着不出来。”

    关于自己这个神秘而不靠谱的老爹,白磊认为自己回京后还是要好好查找一些线索,至于能不能把他揪出来,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对了,飘飘啊,这套刀法真的那么厉害?”

    “嗯,不过你目前只能学会前三招,后面几招不仅是你,就算天赋再好的人,无法领悟其中的意境,也只得其形,不得其意,发挥不出最强的威力,至于最后一招问天,可能只有在某些契机下,才能使出来。”

    得,练了好几天,原来练的是个花花架子啊。

    呵,王大还牛逼哄哄的说自己能学会,这厮估计不是吹牛,就是傻逼不懂。

    摸索土法炼钢的事儿快完了,以马寒山的条件,炼成的钢已经不能再精益求精了。

    金县县令想在这儿直接弄一个炼钢厂,因为条件不允许,被白磊否决了。

    马寒山附近没有铁矿石,也没有大量的水资源,而且运输也是一个大问题,唯一多的只有树木,算是不缺木炭。

    “大人,西北之地炼钢有一个重大隐患。”白磊说着,指了指北边。

    县令大人失声道:“北奴人?”

    “不错,所以大人还是快点将炼钢之法的资料整理,上交朝廷,必要的时候,这些参与炼钢的工人也要封口。”

    金县县令听完,点点头,狠厉的说道:“先生放心,这些刁民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出去。”

    白磊大惊道:“大人该不是要杀人灭口吧?”

    “咳咳,先生说笑了,本官是想找几个黑衣使吓唬吓唬他们。”

    白磊无语,黑衣使的名声就是被你们这帮狗官搞臭的。

    “大人,如果可以的话,就将这些工人一并带往京城吧,这些人说起来也是熟手。”

    “嗯,本官会考虑一番的。”

    白磊觉得这个金县县令是个好官,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想干一番事业,在这穷乡僻壤的西北算是难能可贵的。

    白磊将西川有玉米、土豆、红薯等作物的消息告诉了他,画了一些图,也告诉了他这些作物的栽种方法。

    如果他有心,自然会派人去弄些种子回来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