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69章 恶臭熏天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一大早,赖建昌就哼着曲儿,开车前往南康生化的工厂。

    昨天他刚接了一份大单子,眼看着今年的钱包要比去年鼓了,赖建昌自然是春风得意。

    打开车门,他一下车,“艹!”

    一股类似臭鱼烂虾和粪便混合的酸臭气味扑鼻而来。

    赖建昌忙不迭地捂住口鼻,愤怒却语音不清地破口大骂:“特么的,这帮兔崽子是把厂里的厕所都炸了吗?见鬼,这么臭,你们是怎么活下去的?”

    赖建昌大步跑进厂里,大喊道:“老麦,老麦,你特么的赶紧给劳资过来,搞什么鬼?集体拉肚子啦?厕所都装不下了是吧?”

    他口中的老麦一溜烟地跑过来,战战兢兢地向老板汇报:“老板,我检查过了,不是我们厂里的问题,好像是外面污水排泄口那边传来的恶臭。”

    赖建昌心里出现了不妙的感觉,“什么?你说清楚一点,是哪里传来的气味?”

    老麦无奈地解释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我们排放污水的那一河段,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工人们就发现河水变臭了,而且是污水排放得越多,臭味就越浓烈。”

    赖建昌一下子就着急了,“该死的,怎么会这样?一直以来污水排放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产生恶臭气味?不对,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特么的,这群混账,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要给他们好看,我一定要教训他们……”

    赖建昌发泄一通后,看到一旁畏畏缩缩的老麦,暴怒地吼道:“愣着干什么?走,带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工厂的排污管口河段一看,赖建昌愤怒的情绪被惊愕取代。

    眼前还是黄褐相间的污水,没有他想象中的腐烂的垃圾废物堆积,偏偏腐臭的气味盘踞在鼻子间萦绕不去,即使是隔着三层口罩,赖建昌还是觉得想吐。

    不敢多待,赖建昌赶紧离开这一地段。

    回到办公室,紧闭门窗,才稍微觉得好受一点。

    在办公室来回踱步一会,他喊来老麦:“先暂停排放污水,向河里排放清水,将河段清洗一遍!我就不信了,臭味会平白无故产生不成?”

    老麦应诺,赶紧转身出去处理。

    停止排污,大量的清水被注入河段。

    立竿见影,恶臭果然大为减弱。

    赖建昌都为自己的智商点赞,“我就说吧,问题是出在河水里。这不,劳资反向操作,问题不就解决了?”

    领导自夸智商,做职员的自然要捧场。老麦一副荣幸之至的表情说“对”。

    然而……

    啪啪啪……

    当再次排放污水的时候,不多时,那股恶臭的气味又卷土重来了。

    更绝望的是,不管用清水清洗了多少次,只要向河段里排污,必然会产生恶臭。

    一天下来,工人们都被折磨得头昏脑涨。

    赖建昌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已经被这来回反复的恶臭折腾得没有丝毫脾气了。

    他有气无力地坐在办公椅上。此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大哥的电话,接通之后,对面传来赖建勇气急败坏的声音:

    “建昌,工厂是怎么回事?怎么县府接到了不少居民的投诉,说我们工厂大肆排放污染物,导致周边恶臭熏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哥,是我们工厂排污河段见鬼了,一排放污水就出现恶臭。”赖建昌沮丧地说道。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被人对付了?”

    “这是肯定的,可是这些恶臭是怎么回事啊?我排放清水清洗河段都没有丝毫作用。调查,一定要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让幕后黑手付出代价!”赖建昌恶狠狠道。

    “现在要紧的是解决这些恶臭啊,不能让投诉的居民闹大了。不然的话,我们也没有好果子吃!”赖建勇果断说道。

    赖建昌更是头疼,“大哥,现在都不是投诉不投诉的问题了。再这么下去,工厂里人都待不下去了。”

    “这么严重?”赖建勇的声音明显惊愕道。

    赖建昌有气无力地回答道:“简直是臭入灵魂,我现在已经是头脑发沉了。”

    静默了片刻,赖建勇咬牙道:“那就先把生产线给停了!”

    “什么?”赖建昌惊呼,“大哥,我们刚刚签订了一份大合同呀,月底就得交货,如果交不出是要赔偿违约金的!”

    “先停了,我马上找专家去排查,总得先把问题找到了,订单后面再加班加点生产好了。”电话里的声音带着一丝狠意,似乎昭示了搞事的人的下场。

    赖建昌无奈应下,“行,我会安排好的。等找出了问题,看劳资不弄死他丫的。”

    狠话容易放。

    污水停止排放后,恶臭的情况一度得到了控制。

    但是……

    专家不给力啊。

    赖建勇找来的技术人员过来,取走污水样本回去。

    一通专业无比的操作过后,给赖家兄弟出了一份污水分析的检验报告,并在最后郑重给出了污水处理的技术路线。

    “特么的,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劳资是要他们分析怎样处理污染吗?劳资是要他们找出变臭的原因!”

    赖建昌看完报告后,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这简直不能忍了。

    赖建勇将报告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抬起头,呼了一口气。

    “建昌,你还不明白吗?这才是最可怕的。”

    “按照分析,污水是正常的,危害也是正常的,偏偏提都没提到会散发恶臭味。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赖建昌暴躁地踱步,忽然站住,“大哥,你说这会不会是嘉谷下的手?”

    “十有八九吧。”赖建勇显然早有猜测。“这个时间点,我们算是前头刚怼完嘉谷,后头就出事了,说是巧合,谁相信啊?”

    “狗*的……”

    赖建勇揉揉额头,打断赖建昌的叫骂,“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根本找不出问题来。这样一来,空口白话的,想拿出个证据来都不行。”

    “……”

    赖家两兄弟对视,无语。

    说心里话,到现在,不管是赖建勇还是赖建昌,都能猜到是嘉谷下的黑手,心里却都憋着一团火。

    因为对手完全就不按照套路出牌!

    在他们的想法中,嘉谷肯定会依仗着巨大的投资,向县委施压。

    他们甚至做好了拿出完备的治污防污方案,并信誓旦旦地承诺会购买最先进的污水处理设备的应对准备。

    毕竟污染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总得有个交代,至于落不落实嘛,他们又不是傻。

    可嘉谷呢?除了在县委交涉一次之后,再没有了动静。

    就连换苗事件,都像是直接忘记了这一回事,至今都没有下文。

    佛系得都要成仙了。

    预想的交战迟迟不爆发,另一边呢?

    工厂里的污水排放诡异地出现了问题!恶臭冲天,偏偏还查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种技术性打法,实在是让赖家兄弟无所适从。

    给他们的感觉,就像和别人打架。

    自己摆开架势、堂堂正正、甚至算好了失败后怎么逃跑。

    而对手却自始至终没有出面,冷不丁的就一根黑棍敲来,直接将他们撂翻在地!

    难受,太难受了!

    面对这个局面,两兄弟火气不大才怪呢!

    “嘉谷这一手真是阴险啊!他们根本不需要直接对抗。你看吧,这恶臭一出,不但我们的工厂生产受到影响,周边的居民都叫着嚷着让我们工厂搬离。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了,厉害啊!”

    赖建勇叹了一口气,碰上这种新鲜花样层出不穷的对手,是他最不愿意的。

    “哼!我看他们这一遭是铁定心思要搞垮我们了。大哥,我们不能这么拖下去了,最起码要先把这个月月底的订单完成再说,不然要赔付违约金的话就真的是赔大了。”赖建昌面色阴沉道。

    赖建勇犹豫了一下。

    赖建昌见状,也显现出寻常难以见到的果决狠辣,断然道:“要是怕恶臭气味影响到附近居民,我们干脆全部转为夜间生产,这样污水再怎么发臭,影响终归是有限的。”

    赖建勇脑海里几番念头闪过,最终还是在高额的违约金下低下头颅,微微点头道:“好,就先按照这个方案进行。另一方面,我们要继续找人化验污水,一定要找出发臭的原因。”

    赖建昌恨恨地看着嘉谷公司所在的方向,道:“等这一关过了,劳资可不会轻易放过嘉谷,大哥到时可别拦着我。”

    赖建勇闻言默不作声,他也是被嘉谷的手段激起了怒火,对此表示默认。

    很快,南康生化主动调整了生产时间,将生产调到夜间进行,并为工人们配备了大量的口罩,降低恶臭的影响。

    于是污水继续向南普河里排放。

    冲天的熏臭自然也准时报到。

    第一天还不是很明显。只有排污口河段附近受到影响。

    持续到第二天之后,虽然白天不再排放污水,但河里的污染物质已经足够充裕,“恶臭菌”如鱼得水,大显神威。

    第三天,恶臭气味开始扩撒,方圆几公里都笼罩在一股似腐似烂的臭味之中。

    第四天,恶臭味更加浓郁,即使紧闭门窗也无法完全隔绝。

    投诉信雪花般地飞向县府甚至市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