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三十九章.圣愿

    越来越有意思了,黄安心想,圣殿里边是坟墓,难道是所谓的圣墓吗?

    说起圣墓这个词,倒也不是黄安凭空造出来的,在现已知最古老的书籍——《大夏帝见闻》和一代奇人沈明何所撰写的《四海游记》中都曾提到过,在死海大漠的深处,有一座埋葬着圣者的圣山,而圣者的坟墓,自然就是圣墓。

    可那圣墓也没建在神殿里啊...黄安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大不敬的想法:莫非...那位所谓的尊神,早已死了?

    怎么可能...况且对神来说,真的有死亡这一概念吗?

    黄安摇摇头,让自己的想法变得更清明一些,心说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应该去跟前看看再说。

    说来也巧,进入圣殿的人,绝大部分也是往那个方向前进的,黄安于是随着大流,匆匆忙忙,往四座高台方向走去。

    相比外边,圣殿里没那么挤,黄安也可以发扬他那见缝插针的身法,连跑带走地往四个高台处赶,但圣殿还是太大,那四个高台也是巍峨高耸,看着近,实则远,待黄安走到跟前,又过了小一个多时辰。

    到了四台之下...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到了其中一座高台下,更多细节展现在了黄安面前,这座高台和整座圣殿一样,都是用一种细腻如脂玉的白石搭建而成的——当然,这石头到底是不是玉,黄安其实也不太能辨别出来,按他所想,这世界上不该有那么多的羊脂白玉,所以,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这些只是和羊脂玉一模一样的石头。

    高台的每一个角落都刻着一种花纹,状如漩涡,视之令人眼晕,而在高台最下边,还有好些石门,大大小小,大的又百尺之高,小的需弯腰才容人通过,此外,高台的正面还有一道阶梯,这阶梯又细又窄,和整个台子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极为陡峭,不过,此处人虽多,却没一个登上阶梯的,更别说是上到高台之上的了。

    看起来,那四个圣墓应该是不许人上去的。黄安心想,打消了爬上去一探究竟的愿望,跟着几个人随便跳了一个门走进了高台之中。

    不料,才进门中,黄安就感觉眼前一黑,随即脚下一亮,多了个复杂的阵图,然后,一种奇异的,和他们来到圣域时一样的穿行感传来,不过这次要快很多,黄安只感觉眼前白光一晃,自己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眼前是一片大漠,沙丘高低起伏,而旁侧,有一座已经荒芜了的城挺立在那里。

    说是城,其实也有几分偏颇,因为这座城里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还在了,这些断壁残垣之间还有一座简陋的祭坛,祭坛上燃烧着熊熊烈火。

    被传送到这个地方了?这哪啊?

    黄安好奇地走过去,突而听见城中有人说话,仔细一看,这才注意到祭坛之下还站着几个人。

    这些人都带着面具,披着长袍,黄安只能通过一些轮廓看出其中有一个壮汉,和两个女人,以及五个看不出男女的家伙,那个壮汉拜了拜祭坛上的火焰,随即一股白光闪过,这八个人一起消失了。

    黄安挠挠头,不明所以,往前走了一步,脚下又踢到了个什么玩意,黄安低头一瞧,原来是个小小的烛台。

    这烛台和黄安曾见过的烛台不太一样,状如鹿角,可以插数根蜡烛,不过现在烛台上只有一根蜡,半根指头长短,正突突地伸着火舌。

    黄安想了想,举起烛台,滑下沙丘,走入荒城之中,来到了祭坛之前,那祭坛之火忽然卷起在空中,化为了一段文字:

    来访者,说出你的愿望。

    黄安顿时明白过来,这座荒城正是大长老口中,许愿献祭并获得神赐之福的地方。

    不过现在黄安对所谓的神恩还心存疑惑,而且自己手头也没有什么能放上祭坛的玩意,于是他做了个很无礼的举动,他直接忽视了那句话语,走出了祭坛,随便找了个残墙断柱的犄角旮旯藏了起来。

    圣火上方的文字浮动了一会,突然就消失了,于此同时,黄安感觉手上一烫,一看,原来是被滴落的蜡油灼伤,并且,他发现自己的这根蜡烛燃烧的格外地快。

    黄安皱眉,心中有了个想法:这根蜡烛烧完的时候,是不是就是送自己回去的时候?

    那看这蜡烛燃烧的速度,只怕自己还有一盅茶的功夫可以逗留。

    时间太短了!黄安心想,这根本就没时间思考如何处理眼前这一幕啊!要不...

    黄安看向烛火,突然多了个鬼点子,他深深吸气,对着蜡烛一吹。

    蜡烛火焰摇晃了一下,明亮依然。

    黄安有点郁闷,他把蜡烛丢在地上,上脚踩了几下,却发现火焰烧得更厉害了,他又试着把蜡烛掰断,结果发现这根看似寻常的蜡烛竟然比钢铁还硬。

    的确不是寻常的蜡烛,黄安心里叹气,却又有种果然没有猜错的爽快感,他又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从腰间的一个寻常的布袋里掏出了半个破碗。

    无上尊神,我且看看你小子比之我家朱色帝如何?

    黄安一脸坏笑地拿起那半个翠色破碗,对着那烛火就是一扣,只听虚空里传来一声叹息,火焰顿时熄灭。

    黄安呵呵一笑,再瞧瞧小碗,小碗依旧,连一丝被灼烧的痕迹都没有。

    我家朱色帝棒棒哒!黄安心里心里夸奖道,可还没等他得意够,他突然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一阵亮光,扭头一看,只见自己身后的沙丘上又多了几人。

    黄安慌忙藏好自己,躲在断墙之后小心窥视,只见这些人从光中的阵图中走下来,然后为首的一人轻车熟路地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烛台,这根烛台比黄安手里的大出不少,不过也是鹿角形状,上边的蜡烛也多得多,至少得有二十多个,而那些人也正好有二十多人。

    黄安眼睛微微眯起,但见那些人几乎是一步一跪,虔诚地行到了祭坛前,哗啦啦伏倒,个个五体投地,那圣火猛地一抖,幻化出了另一种文字,这次的文字黄安就看不明白了。

    为首的那人抬起头来,瞧见那文字,顿时又把头低了下去,随即,开口说话,那话语不是黄安的母语,不过依靠唐明明的符咒,黄安倒是听懂了这句话:“无上的尊神,请您让我们的孩子成为一百一十七柱的武状元吧!”

    黄安微微翘起自己的眉毛。

    虚空中回荡起这样的声音:“用你孩子的一年的寿命去换。”

    黄安一愣,一个黑衣人站起来,又慌忙跪下,祈求,听声音是个女的:“伟大的神主,我们为您准备了十一对妙龄男女作为祭品,请您收下这些祭品,实现我们的愿望!”

    虚空里的声音不为所动:“用你孩子的一年的寿命去换。”

    为首的男人看看那个女人:“唉,也罢,换了吧!”

    “那是我儿一年的命!”女人嚎叫。

    “住口!一年的命换他一个光辉的前程不好吗!”男人怒斥,又张开双臂,朝向虚空,“无上的神啊,可我孩儿不在此地...”

    “同意即可,我自会去取尔孩儿的命。”虚空里的声音如此说,“可愿意去换?”

    “那,那也得让咱孩儿来换啊!”那个女人还是犹豫。

    “回去我给他解释,我当爹的能害他!”男人的声音斩钉截铁。

    于是一道流光飞上天空,化为一抹耀眼的光华,消失了。

    而那二十多个人站起来,他们手中的蜡烛突然燃尽,这些人也随着消失。

    黄安躲在墙后,一脸无语地看着这一幕,身后却又是光华闪耀,新的人来了。

    这一次来了三个人,俩大一小,俩大人拖着小的跪在地上:“我的神啊!请让这个孩子,这个孽子!让他听话吧!”

    得,又是个望子成龙的,黄安扶额,却听虚空里的声音响起:“把你孩子的智慧给我一半,他会对父母言听计从。”

    这一次俩大人没争执,赶忙答应了,于是天降神雷,劈了那孩子一下,随后蜡烛烧光,三人消失。

    黄安打了个哈欠,继续看,沙丘上光华大盛,这一次来的人不少,看仪态全是女人。

    这又是要搞什么?总不是还为了孩子吧?

    结果还真不是,那些女人走到祭坛前,为首的一人举着烛台说:“姊妹们!打倒男权!消灭大男子主义者!消灭一切重男轻女者!”

    哎呦,总算有了个祈求有意义的事情的人...黄安心想,这是,平权主义啊,自己的世界也有男女不等之事,却少有为之奔走抗争者,若此女能为他们的世界求一个两性平等,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此女被人称颂千载万年也不为过。

    “为什么让我们生孩子,养孩子?为什么让我们出去挣钱?我嫁给你是你的福气,天大的福气!你们凭什么要求我们这个要求我们那个?什么贞洁,什么贤惠,什么持家?那都是男人骗我们,用来奴役我们的枷锁!姐妹们站起来啊!打倒男人!”为首的女人叫道。

    黄安一脸懵逼。

    为首的女人又说:“姐妹们,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要献出我自己,为姐妹们求一个完美世界!你们...不必送我了。”

    众女哭成一片。

    为首的女子持烛来到祭坛前,赶紧跪下,用极低的声音嘟囔着:“神,神啊,神!我祈求九千七百一十二柱的女童出生即夭折,不,夭折三分之二即可!我还祈求我变得更美,迷死那些臭男人!还有,我希望我们九千七百一十二柱的女人越来越傻,越来越奋进!”

    虚空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拿和你一起来的所有人为祭品即可。”

    这一声响彻天地,那些跟过来的女人个个目瞪口呆,愣了片刻,突然尖叫着,四散而逃,还有欲冲进荒城的,可惜,下一刹,她们全死了。

    黄安走上前去,掀开了一人的面具,看着这个极美的容颜因恐惧而扭曲成的怪异面庞,摇头叹气。

    随后,这些躯体化为了灰烬。

    “嘻!这下子骗钱肯定更容易!”那个女人笑道,消失在虚无中。

    你直接求钱多好!黄安心里暗骂。

    随后又有人来,是一个人,这货跑进来,磕头如捣蒜:“神啊,求您让菲斯特爱上我吧!”

    “用十万颗萤石作为代价!”

    “我,我哪有十万颗萤石啊!”那个倒霉鬼哀伤,“那,那我怎么还能拥有十万颗萤石?”

    “幸运的人啊,我喜欢你那疯狂的目光!我给你一个选择权。将来当你需要十万颗萤石时,你只要高呼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给你这些萤石...并在你死了之后,彻底毁灭你所在的世界!而现在,你走吧!”

    说完,那家伙手里的蜡烛也烧尽了。

    黄安啧了一声,他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又有亮光闪耀。

    这次是三个人,看形体,是一老一少一女。

    老者对少女说:“做好准备了吗?奥维菈?还有你?”

    少女摇头:“现在叫骗子。”

    老者叹气:“他又不在这里...还有,你为何起了这样个名字?”

    黄安一愣,只感觉这三人说话耳熟,好像是大长老三人,可又不敢确定。

    那个少女又说话了:“我不喜欢大哥的选择。”

    老头叹了一口气,不在说话,扯住那个少年往前走。

    却见三个人慢吞吞走到祭坛前,跪下:“神,请您让我和我们的朋友回归各自的故乡!”

    黄安大吃一惊,这三人,果然是大长老三人!可,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

    虚空里的声音也传来了:“用你们中两人的命去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