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两败俱伤

    “无妨,既然墨师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死去,那么为兄就亲自送你一程好了。”

    此刻的王野已经恢复到了初次见面的形态了,文质彬彬的脸上温和的笑了一下,随后抬起一只手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冷雾,凝聚出了一柄冰矛,冰晶透明十分美丽。

    “真羡慕你这种双灵根的人,手段百出,我若是没猜错的话,刚才那场战斗你没有用出全力吧”

    墨邪喘息了几下,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润之色,眼中更是出现了精光,连他说话的语气都中气之足了起来,

    这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谁知道呢?”

    王野感受到了墨邪那即将熄灭的生命之火,知道就算自己不杀他,墨邪也会死亡,但是王野并未选择放弃,仍然一步一步的逼近,毕竟之前墨邪的演技,真的很精湛,以至于让他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若不是因为他道心坚韧的话,恐怕早就被墨邪勾引出心魔了。

    嗖!

    冰矛刺骨的寒气垂直落下。

    但在下一刻捂住冰矛的手却是一震,猛地停止住了下落了趋势。

    “墨师弟当真是不死心啊。”

    一抹鲜血渗透了王野的胸前的布料,一柄散发着寒光的暗红色长刀直直的插在了他的心脏处,一滴滴鲜血顺着刀刃滴落在了墨邪那冰冷无情的脸上。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

    之前那副回光返照的样子已经从墨邪的脸上消散,他一手紧握着杀生刀,一手拄地站了起来,受伤的地方忽然扭曲了起来,化作一抹抹黑暗灵力回归到了墨邪的身体中。

    “原来是这种黑暗灵力扭曲了我的眼睛和心神,让我觉得你现在是垂死之身,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在海灵之矛的攻击下,还能完好无损。”

    王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虽然被墨邪一刀击穿了心脏,但他的神色仍然没有变化,仿佛从未担心过自己的性命一般,这种表情无疑让墨邪内心一紧。

    “或许是我命不该死!”

    墨邪眼中一狠,手臂用力一推,没有丝毫停滞感的直接穿透了王野的肉身,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同时手指轻轻一勾,勾走了王野怀里的嫡传玉佩。

    “玉佩,物归原主了。”

    墨邪话音刚落,钉在地上的王野忽然化作了一滩海水,随后眨眼间他的面前重新凝聚出了身体,受伤的胸膛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气息仍然磅礴惊人。

    “果然很难缠啊。”

    墨邪苦笑一声,能在往生宗里摸爬滚带到如今的位置上,当真是保命手段众多,哪怕是穿透了心脏,也无法将其杀死。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他成功的夺回了玉佩,若不是这枚嫡传玉佩因为材质的特殊,使得无法放到储物空间里,恐怕他也不会轻易得手。

    “乖乖的等死不好么!”

    王野的表情有些狰狞,他方才使出的神通名为替身术,平常厮杀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使用这种

    神通的,因为每次替身都需要分割出一部分的神魂以及半年苦修而来的修为作为代价。

    而且这种代价不是永久性的,是伴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而增长的,释放的次数越多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多,消耗的修为会随之成倍上涨,也就是说王野下次在使用这门神通的时候,他就会付出一年的苦修。

    同时施展出神通所需的时间也会让他觉得心惊胆战,因为他需要在受伤的瞬间施展出神通,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受到任何攻击,哪怕是一点也不行,那样会打断他的替身术,交出去的修为回不回来是小,丧命是大。

    几年苦修说来容易,但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里,浪费几年的时间也就代表了他会被逐渐淘汰出去,而这种淘汰只有死路一条,这如何不让王野愤怒。

    “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抵抗?”

    灵气形成的龙卷骤然间从王野脚下肆虐而起,冰冷目光犹如实质般直指墨邪。

    冰天雪地!

    伴随着王野的声音,天空上忽然飘落下了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五棱形的样子晶莹剔透,将光线折射出了异样的色彩。

    墨邪脸上的肌肉紧绷,片片的雪花从肉身上划过,犹如锋利的刀片一般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流血的伤口,不过墨邪并未因此而反击,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而且仅存的灵力也不能支持他长时间维持移山了,所以这一击也就代表着最后一击了

    成则活,败则死。

    灭刀六!

    仅存的极戮之力,黑暗灵力在这一刻全部的爆发了出来,没有丝毫的保留。

    挺拔的脊背在弯曲,紧致而细腻的肌肤在枯萎,剩余的生命力全部燃烧,绽放出了生命中最后的光和热。

    墨邪发出了一声怒吼,他的生命,他的灵力,他的灵魂,他的一切都融进了这一刀中,形成了一只正在展翅高飞的真凰,不成则疯魔!

    逆天!

    墨邪脚下猛然一蹬,身形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将地面上的土地一层层全部掀了起来。

    与此同时。

    王野那边也准备好了神通,他双手猛然一按大地,骤然间整个戮界都为之一震,大量的雪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从天而降,将墨邪完全的笼罩在了其中。

    场面极其壮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