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八十七章破解星图

    “你还别说,这么看过去,是挺像的昂!”

    张浩指着穹顶上的那颗虚影喊道。

    “不错!这就是完整的星图了,现在众星已全,大途在道,是谓之圆满了。”

    崔岳也惊叹于古人的才华,居然会想到这种方式来将整个星图串联,其中的奇思妙想真是让人不得不叹服。

    “哈哈,果然是成了,这北玄武果然是另有深意,另有深意!”

    此时的独眼龙意气风发,颇有些洋洋自得。

    “快看!”

    吴腿子指着穹顶一声惊呼。

    地宫穹顶上的星图突生变化,整个穹顶上的夜明珠化作一团光点,渐渐汇聚成星河,在无昼之夜漫步起舞,一时化作百兽嬉戏,一时化作风云变幻,不时又化作一团虚影,淹没在无尽的星辰大海之中。

    “我娘,这是放电影呢!太稀奇了!”

    张浩目不转睛的盯着穹顶,脸上表情丰富。

    “这是怎么做到的?”

    崔岳带着询问的口气问独眼龙。

    “这,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原来在别的地只有有一种西域奇术,能将百变情景融于一处平顶之上。但我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亲眼见过今天所见,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见识。”

    独眼龙沉思良久,面上也是写满了疑惑的神色。

    最终穹顶之上的星光全部暗淡了下去,再也看不见半点星光,整个星图消失不见,偌大的穹顶之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剩下。

    几个人再次傻眼了,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这,这就算是完事了啊,这也太扯淡了吧,折腾了半天一个屁都不放一个,这不是忽悠人呢嘛,会不会是这墓主人专门涮我们呢吧,没事消遣我们玩吧。”

    张浩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原以为这好不容易终于算是预备一睹庐山真面目,谁料到是这么个结局。

    “不会的,或许还有什么玄妙之处我们还没有解开。”

    独眼龙认真推敲这其中的关键之处,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突然自脚底传来一阵特别细微的震动,直钻脚心,腿上有些微微发麻的感觉。

    “你们有没有觉得地底下有什么动静?”

    崔岳悄声询问。

    话音还未落,更大的异变再次传来,震动声越来越大,各种机簧声响不绝于耳,此起彼伏,整个地宫内部就犹如精密的齿轮开始咬合运转,嘎达嘎达,手臂粗细的铁链不断摩擦,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动。

    “这该不会是地震了吧!”

    张浩腿都有些软,被地下的剧烈震动震的东倒西歪,要不是崔岳扶着,早摔一个狗吃屎。

    “小心!”

    崔岳赶紧出言提醒,脚下的石砖突然凹陷了下去,形如交错,整个人根本重心不稳,

    都趴在地上。

    “完了,完了,要死了!”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整个地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面的石砖连同石柱突然下坠起来,凭空出现数十根粗壮的铁链,坠着石柱横拉铁锁,往更深处掉落下去。

    整个地宫摇摇欲坠,左右颠倒,几个人都两腿发酸,几乎都要趴在地上。

    就在这山崩地裂的一瞬间,突然时间再次静止不动,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除了地宫穹顶上不断落下一些尘土,再没有半点动静。

    “咳,咳,呛死我了。”

    崔岳捂着口鼻,眼睛都睁不开。

    “这怎么搞得,到底是拆殿啊还是破宫呢!”

    张浩扫了扫头上的灰尘,灰头土脸的。

    可是话音还未落,张浩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句话再也说不出了,眼珠子瞪的老大,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我的乖乖……这,这也太大了吧。”

    “这么大的一地,你说这墓主人寂寞吗?”

    “你觉得寂寞可以来陪陪他。”

    崔岳没好气道。

    整个地宫暗道这才显露真容,两侧放置排列整齐的石甲武士,手持刀剑,面上无悲无喜,厚重的盔甲勾画着狮头蝎尾,看起来威武异常。

    两边石壁由数块巨型青石堆砌而成,墙壁上光滑细腻,最诡异的是石缝之间严丝合缝,军刀的刃尖都很难横着切进去。

    就冲这份手艺,当时的石匠功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般这种手艺人都是皇家御用,能请的动也是大价钱了。

    “大家小心点,我看墓主人不会这么好心,让我们轻松就过去。”

    独眼龙出言提醒道。

    吴腿子再次身先士卒,小心的向前探了几步,全身肌肉绷的紧紧的,只有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整个人全身的力量会在临界点爆炸,飞扑出去。

    独眼龙紧跟在吴腿子的身后,脚步不偏不倚全踩在吴腿子趟过的脚印上,这份高明与眼里是崔岳他们根本学不来的。

    “尽量趟着我们走过的路走,这样犯错的机会会少一点,风险也相对会小很多了。”

    张浩崔岳紧跟其后,大气也不敢出,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跟着。

    吴腿子又往前趟了一步,脚下刚一沾那块地砖,突然沉了下去,紧接着就听见了熟悉的机簧声响。

    独眼龙脸色猛的大变,直觉告诉他,一定是触动了机关,而且是杀器的机关!

    吴腿子脸色苍白,脚下刚刚一虚,立马就明白了过来,索性脚下用劲踩到底,不再抬脚,冷汗已经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大哥,糟糕了。踩了点了,这下要露了。”

    “别慌,这种机簧应该是触发式的。如果不抬脚,那勾环是不会放下的。

    ”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