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交换人质

    不过就在这时,他却是有着一股诧异之色,因为分身的死亡,左眼之中的那枚血色晶体竟然被带了回来。

    一闪之下,一枚血色晶体就出现在了手中。

    一股浓郁的气血之力,从晶体上散发出来,同时,一股股令人震撼的能量也从上面散布出来。

    竟然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令得苏盲有些不解。

    不过看到这血晶的一刻,却是露出了惊喜之色,将身上的那枚葫芦取了下来,将这枚血晶直接放了进去,意念随即控制着此物,到了那血灵树的根部。

    此物正是血灵树的进化养料。

    既有气血之力,又有灵力。

    血灵树好似是带着意识一般,树根从泥土之中探了出来,将血晶按在了属下。

    随即开始了吞噬。

    那些噬灵虫也变得有些躁动的感觉,不过被苏盲安抚了一番,倒是安静了下来。

    意识退了出来。

    看着外面的血色世界,苏盲不知要如何是好了。

    若是再弄出一个分身,也是死亡的下场,这种血晶一枚足以令得血灵树晋升了,再多了也是无用。

    实在是不想再体会死亡的感觉了。

    无奈之下,苏盲暂时先恢复状态,又是一个时辰,因为分身死亡导致的虚弱,已经尽数恢复。

    突然之间,苏盲想到了什么,在这山洞之中,留下了一个神念印记,只是这么觉得有必要,倒是没有具体的想法。

    在这空间之中踌躇良久,最终还是再分出了一个分身。

    不过这具分身却是没有出去,而是站在了传送阵上。

    随着灵力的大量注入,传送阵发出了光芒,一闪之下,苏盲的分身就消失在了眼前。

    但是他的本体却是依旧还在这座山洞之中。

    生路只有来时的所在,这里一切未知,要想探索出路,也不是不行,不过需要死亡的次数可是难以预料。

    即使是意志坚强,但是那种死亡的痛苦,苏盲依旧是不想感受第三次了。

    武道分身属于神通,其实两具身体,此刻的的狠心,也就是脑部,都有着那枚神通的印记,这就是施展神通的关键。

    两具分身死亡任何一个,神通都会合一。

    视线转移,分身的意识稍微迟滞了一下,神念散发开,便看到了之前那小院之下的神秘空间。

    那股恐怖的波动已经消失了,一切没有丝毫的异常。

    苏盲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只要不是作死,那股恐怖的波动倒是不会一直存在。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苏盲却是没有靠近那朵莲花丝毫,贴着侧面,脚下光芒一闪,绿色飞剑就出现,带着他朝着上面飞去。

    即使是飞剑之上,都有着那武道神通留下的印记。

    此刻的飞剑

    略显虚幻,即使是本体处的飞剑也略显虚幻,这是神通造成的结果。

    但是对于飞剑的使用却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但是其中还有有着限制的,若是本体和分身都使用的话,那么飞剑的威力将会自动降低威力。

    分身穿过血雾,顺着那条近乎直线般的通道,飞了上去。

    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从古井之中飞了上来。

    当他飞上来的一瞬,小院外驻守的卓然直接睁开了双眼。

    那位王供奉也是如此,两人纷纷将注意力放在了苏盲的身上。

    苏盲也看到了两人。

    落在院中之后,苏盲神念扫过,观察了一番,却是发现,小院依旧,那层神秘的能量,将之笼罩,或许这就是卓然无法进来的缘故了。

    到了院中之后,那卓然豁然站了起来,看着苏盲,喝道:“你就是苏盲吧?识相的赶紧将我儿子放了,否则的话,不只是你,你的朋友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一挥手而已,辛彩凤被带了上来。

    至于那几名先天级别的武者,倒是没有,或许卓然也明白,作为护卫,根本没有丝毫的重要性。

    此刻的辛彩凤,带着一丝的狼狈,不过却是自由的,被人一推,就到了小院的近前,看着苏盲。

    苏盲见此,暗叹了一声,果然还是无法逃过此人的毒手啊!

    毕竟对于一名金丹修士来说,要想查到他的跟脚,其实不难。

    苏盲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对着卓然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卓然真人了!不知真人如何确定你儿子便是落在了我的手中?”

    那卓然听罢,冷笑了一声道:“都是精明人,咱们就不说这糊涂话了,将我儿子交出来,我放你离去如何?”

    听到这里,苏盲倒是冷笑了起来,说道:“真人这话在下可是不信的,我若是将令公子交出来,恐怕瞬间,真人就会将在下碎尸万段了。而且令公子既然在我手上,我觉得这才是在下活命的唯一保障啊!”

    那卓然听罢,看着苏盲有着愤怒之色闪过,不过口气倒是平和了下来,说道:“好说!你只要将我儿给我,我卓然发誓,不会亲手斩杀于你!如何?”

    听到这种保证,苏盲却是嗤之以鼻,不过也懒得过多计较,而是说道:“要想我放你儿子倒不是不可以,第一,给我准备一万枚灵石,第二,你要发下道誓,从我放你儿的一刻起,你和你的师兄在一天之内,不得对我下手,也就是你给我一天的安全期限,如何?”

    最后的这句话,苏盲是神念传递出去的,却是没有直接说。

    那王供奉却是皱着眉头,有些疑惑,但是那卓然的脸色却是瞬间巨变,带着惊恐之色,盯着苏盲。

    因为国师没死的事情,可

    是绝密,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而已。

    即使是所谓的王上,也不知道。

    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势必会引起巨大的麻烦。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