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无耻的扒灰

    晚上,林涛以及三女去了咖啡馆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饭,吃过饭后,原本张倩倩打算买单,毕竟如今她自认为她是几人中最富有的人,她朝着服务员打了个响指,说:“服务员,买单!”

    女服务员含笑的说:“小姐,这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张倩倩微微一愣,看了林涛一眼,笑了起来,“哟,小伙子可以呀,挺有眼力劲。”

    说着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曼丽,我看上这小子了,把他让给我如何?”

    韦梦玲听了在一旁啐笑道:“呸,张倩倩,你还有没有点下限?”

    张倩倩一张妩媚的脸上露出一抹怪笑,挑眉说:“你情我愿的事情,说不定林涛也对我有意思呢,是吧,林涛?”

    说完不忘给林涛抛个媚眼。

    林涛笑着说:“张姐,你晚上只是喝了点红酒吧,这就醉了?”

    “你才醉了呢!”张倩倩似笑非笑的说:“告诉我嘛,曼丽花了多少钱养你?”

    张倩倩打心眼里不肯相信林涛这么年轻会喜欢上一个比她大了差不多六七岁的妇人,她觉得沈曼丽跟林涛很明显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

    所以故意试探林涛,想让沈曼丽出丑,不过她有点看上林涛也是真的,见林涛身体结实,长相刚毅,充满男人气概,比起自己丈夫有男人味多了,一看到林涛,张倩倩就有点嫌弃她像个娘娘腔一般的丈夫。

    如果不是为了她丈夫手里的钱,她早就一脚将他丈夫给踹开了。

    此话虽然被张倩倩当成玩笑给说了出来,但还是让沈曼丽感到不悦,脸庞有了一丝寒意,当下闭口不言。

    张倩倩也不是个不识脸色的女人,知道适可而止,便不再继续开玩笑,几人一起走出餐厅,到餐厅门口分别的时候,张倩倩趁着韦梦玲跟沈曼丽告别的空档偷偷给林涛手里塞了一张名片,随即低声暧昧的说:“打给我哦!”

    林涛将张倩倩的名片握在手里,脸上含笑的点头,心里却冷笑不已。

    “这女人还真把劳资当小白脸了不成?!”

    望着两女驱车离开,沈曼丽轻轻吁了口气,神情显得有些疲惫。

    “累啦?”

    林涛顺势搂住了沈曼丽的柳腰。

    沈曼丽俏脸一红,忸怩的挣扎两下,见挣脱不开,也就随了林涛,无奈的说:“大街上,都不知道注意下形象!”

    “反正也没人认识我,再说了,我搂着自己媳妇,谁管的着?”

    沈曼丽心里甜丝丝的,偷偷抿了一下嘴,没去反驳林涛,算是默认了。

    回酒店的路上,林涛把今天给黄兆武看病的情况简单的跟沈曼丽说了一遍,沈曼丽听完后只感觉后脊梁发寒,心有余悸的说:“我就说嘛,怎么待在黄兆武的别墅感觉浑身不自在,看来我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确的。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对自己丈夫使用蛊毒,真是太歹毒了!”

    林涛嗤笑道:“她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偷偷在我面碗里下了点药,只可惜我从小被家里的老爷子泡药澡,再加上特殊的体质,早已经百毒不侵了,临走前,我反在她身上下了点药,如果她这会儿去看她的那些毒物,估摸着已经死光了!”

    沈

    曼丽有些担忧的对林涛说:“你还是别招惹这种女人了,她会蛊术,让人防不胜防。”

    林涛自信满满的笑道:“曼丽你放心好了,这种女人在我看来没有丝毫威胁,她的蛊毒伤不了我,倒是黄兆武体内中的蛊毒太深,能不能将他体内的蛊虫给取出来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回到酒店之后,林涛见沈曼丽只开了一间客房,顿时心中暗喜起来。两人一同回房,刚把房门关上,林涛便一把将沈曼丽给横抱了起来。

    “呀,你干啥呢?”

    沈曼丽娇呼一声,生怕掉下去,忙用双臂抱住了林涛的腰身。

    林涛乐呵呵的说:“你猜我要做啥?”

    “别闹,快放我下来!”

    “曼丽,咱们好些日子没有亲热了,你不想吗!”

    “不想!”

    “说实话!”

    沈曼丽被林涛抱到床头,放在了床上,然后直接欺身压了下去。

    沈曼丽红着脸推了林涛一把,说:“还没洗澡呢,你一声身的汗臭味,想熏死我啊!”

    林涛今天傍晚等车的时候确实出了不少汗,这会儿老脸一红,嘿嘿笑了起来,说:“那咱们先去洗个鸳鸯浴吧。”

    说着,也不管沈曼丽同不同意,再次将沈曼丽抱了起来,迈着四方步朝着洗手间走去。

    ……

    张倩倩回到家中时见他丈夫还在外面花天酒地没有回来,便先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性感的睡袍,刚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打算看会儿电视,屁股还没坐稳,门铃便响了起来。

    “谁呀?”

    张倩倩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是我,魏国强。”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张倩倩听说是魏国强,柳眉微微蹙了一下,止住脚步,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开门。

    魏国强是张倩倩的老公公,这么晚了,她丈夫魏卓伟还没回家,冒然放老公公进家门显得有些不妥。

    “是爸啊,你有什么事吗?”

    张倩倩在门口试探的问道。

    魏国强在门外说:“你先开门啊,没事我就不能来坐坐?”

    张倩倩不敢太过违逆魏国强的意思,毕竟魏家的财政大权被魏国强掌控着,她老公魏卓伟是一个标准的纨绔二代,自己没事业只能从魏国强那里索取钱,而张倩倩又得靠着魏卓伟,所以魏国强在魏家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张倩倩显得有些郁闷,她已经有好几次发现魏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