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914章 你——敢!

    “每一个皇族女子的册封文书上,都会有月形的印记!”

    这句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

    一瞬间在祭坛中央炸响,霎时间,震惊四野,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都惊得目瞪口呆。

    而南烟此刻更是脑中一片空白。

    月形印记。

    月形胎记。

    原来——

    原来!

    原来是这样!

    这个时候,她才猛然想起,自己只看过一次的那封南明县主的册封文书,在文书的一角上,的确有一个月形的印记,中央刻着南明县主之印几个字。

    那个时候,自己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印记而已,并没有多去留心。

    原来那个印记,来自倓国宗室女子掌心的胎记。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来,看向自己雪白的掌心。

    空无一物。

    自己,果然不是倓国宗室之女。

    这样一想,不由得骨子里发寒,蒙克和阿日斯兰他们应该一早就看到自己的掌心空无一物,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宗室之女,却还演了这出戏。

    这期间,鸿雁传书,字字句句充满了对她这个“表妹”的关切。

    原来都是骗人的,都是在演戏。

    虽然早已知道他们是在骗人,但真正到这一刻,南烟才惊觉蒙克的城府之深。

    简直令人心惊胆寒。

    想到这里,她的骨头都在发抖,抬起头来看向祭坛上的祝烽,却见这一刻,祝烽脸色惨白,一瞬间,好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尽了一般。

    他,一定想到了。

    南烟不是倓国的宗室之女,但心平的掌心,却出现了倓国宗室之女,才会有的月形胎记。

    所以,他,才是有倓国皇族血统的人!

    这一刻,祝烽高大如山的身躯在发抖。

    南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发抖,就好像这座山都要坍塌了一般。

    他,没有想到。

    或许他只意识到自己并非陈皇后的嫡子,但他一定没有想过这一点,自己作为炎国的燕王,镇守北平十几年,跟倓国也打了十几年,可最终,自己的身上却流淌着倓国皇族的血液。

    这,何其残忍,又何其讽刺。

    他两眼死死地盯着满都,喉咙发出低沉的咯咯的声音,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满都大人平静的说道:“在下不敢在炎国的皇帝陛下面前撒谎。”

    “……”

    祝烽猛的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许妙音急忙上前扶住她:“皇上!”

    而一看到他玉山倾倒般的颓势,祭坛下的众人全都乱了。

    就连刚刚,义正辞严呵斥宁王的成国公吴应求,这个时候也露出了惊讶的,不敢置信的神情。

    他帮的,是他们炎国的皇帝。

    不管内部如何争权夺势,但国别之争在他这里是很清楚的。

    毕竟他已是所剩无几,当初跟着高皇帝浴血奋战,将倓国驱逐出中原,建立大炎王朝的老臣之一。

    他打了半辈子的倓国,不可能缝一个倓国人为君。

    想到这里,他的气息也变得沉重了起来,上前一步,厉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皇上!”

    一听到成国公开口询问,其他的大臣也都按捺不住,纷纷上前。

    “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

    “为什么心平公主身上会有倓国宗室之女的胎记?”

    “如果心平公主是倓国人,那——”

    后面的话没有人敢说出来。

    可是站在祭坛下的每一个人,眼中都闪烁着这样恐惧的光芒。

    他们不敢相信,他们奉之为君,叩拜多年的人,竟然有可能是——

    这太可怕了!

    渐渐的,大家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凝结成一股隐隐的愤怒,众人越来越靠近祭坛,不断的大声说道:“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

    “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

    “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

    声声如雷。

    可是,这些声音听在祝烽的耳中,不像是这些人的询问,也不是带着威胁意义的逼问,而像是——战场上的战鼓。

    对,一声一声的战鼓。

    在他的血液里响起,又不断的鼓动着他的耳膜,一声声,不断的催促,好像在催促他,冲上战场,去肆意的杀!

    杀!

    杀!

    心中久已沉寂的杀意,在这个时候不断的从心底深处涌起,就像是潮涌一般,不断的翻滚着,不但是在冲击着他的理智,更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吞没,陷落如血红的杀之海洋当中。

    杀!

    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扶着他的胳膊的许妙音,这一刻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他健硕的手臂上,肌肉在一根一根的绷紧,力量剧烈的凝聚,甚至让她隔着厚厚的衣衫,都能清楚的感知。

    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皇上……”

    祝烽没有回头。

    而是慢慢的抬起头来,眼眶周围,已经因为充血而通红。

    他低头,看着下面的人,冷冷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

    “你们,要逼宫吗?”

    逼宫!

    这两个字一出,又让周围的人心生怯意。

    他们的确对于皇帝的血统这件事感到惊诧,希望他能给群臣一个交代,但这个交代到底会是什么,他们的心里,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交代之后,该怎么做,他们更是没有想过。

    他们现在,只是想要一个真相。

    可是,祝烽突然开口,那句低沉到心底里的话语,却一下子惊醒了他们似得。

    逼宫,他们这个样子,真的像是在逼宫。

    难道他们真的要——

    想到这里,众人不免又有些犹豫,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之前开口的成国公,这个时候,他就像是群臣的主心骨一样,大家都希望他能说什么。

    成国公吴应求,这个时候也拧紧了眉头。

    他,没有想过逼宫。

    皇帝就是皇帝,国公就是国公。

    他们吴家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是靠着朝廷,靠着皇帝,才能得到的。

    可是——如果皇帝是倓国人,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想到这里,吴应求沉沉的出了一口气,说道:“皇上,微臣等怎敢大逆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