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101章 天香酒楼

    林晚晴和秦淑云很快就将桐油拿出来了,因为林晚晴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苏晨说桐油要兑水,所以她还专门到了一大碗的水。

    “我来我来,嘿嘿。”

    苏晨刚准备接过桐油和纱布,林晚晴就把手一撇,嚷着要自己上。

    看着如今小女儿姿态的林晚晴,苏晨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好好,你来,我指导你怎么擦。”

    因为这个龙山黑陶罐上面的污迹时间确实有点久,林晚晴站在那里擦拭了十几分钟才将它真的擦干净。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龙山黑陶罐,表面黑得发出了亮光,透着一股摄人的迷人风采,而除去了那些粘在上面的污垢,整个黑陶罐的罐身变得极薄。

    “薄如壳,黑如漆。果然是最正宗的龙山黑陶,器型如此硕大,最低价值也在五百万以上!”

    林雄业此时已经拿起了随身携带的放大镜,面上露出惊喜痴迷之色。

    听到这个黑陶罐子居然价值五百万,林晚晴惊讶的轻轻张开了自己的樱唇,她想到这古董买来时的价格,一万块。而且这一万块还不是苏晨出的。

    也就是说,苏晨一毛钱没花,就赚了五百万多万!

    “苏晨,这是捡了大漏了。”林晚晴抓着苏晨的手臂,惊喜道。

    苏晨倒是颇为淡定,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个黑陶罐的价值了。

    眼睛不经意看了一下四周,却正好迎上秦淑云的目光,苏晨的心中微微一动。

    在秦淑云的眼里,他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惊讶。要知道,苏晨淡定,是因为他知道这龙山黑陶的价值,而秦淑云呢,一个女仆,居然也有这么强的定力?

    不由得,苏晨的思绪开始飘动起来。

    一边的林雄业没有注意到这点,此刻不由的故作叹息道:“苏贤侄,你这眼光我是服了,出去一趟,还不到三个小时,就赚了五百万回来,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啊。”

    “林叔叔别这么说,这也纯粹是运气。不过这龙山黑陶罐是黑市买的,来历恐怕不怎么光彩。”苏晨说道。

    林雄业倒是毫不在意,摆手道:“这个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古玩这一行,都是一锤子买卖,黑市既然一直存在,那就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你这龙山黑陶,跟你买回来的样子,可是天差地别,现在就算是放在原主人面前,估计他都不认识。”

    苏晨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心里唯一的一点担忧也散去,转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林叔叔,如果我们能够取得拍卖会的组织权,这龙山黑陶罐,可以拿来做压轴的拍卖品之一。”

    “压轴……好主意,这个主意妙,龙山黑陶存世本来就不多,这么大的罐型黑陶那是更少,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成为这次的压轴拍卖品绰绰有余。”林雄业听得眼前一亮,当即赞同了这个建议。

    其实苏晨第一眼看到沈德山手里抓着的这个龙山黑陶罐的时候,就想到它要是出现在拍卖会上,一定十分合适,当时还被林晚晴误会他是在看那个美女。

    将龙山黑陶罐随手放在客厅之后,跟林晚晴聊了一会儿,苏晨便上楼准备休息了。

    翌日,苏晨正在珍宝典当行的时候,接到了刘清源的电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电话里面,这个老人一定要再次当面好好感谢一下苏晨上次帮他们修复那件国宝,还说已经在津南著名的天香酒楼定了位置,要他中午务必,一定要过来。

    这个老人也是个急性子,苏晨还没来及说一个“不”字,就直接挂了电话,想来是怕苏晨推脱。

    既然拒绝都没拒绝的了,苏晨也只能前往了。

    不过还好典当行刚开业,也没人来典当,暂时他离开还没什么。

    “不过还是要尽快找一个专业的鉴定师才行,不然我的时间根本不够。”

    中午时候,跟典当行的员工支会了一声,苏晨便搭乘出租车前往了天香酒楼。

    天香酒楼,乃是在整个江南省都十分有名的连锁酒楼,尤其是津南和安阳两个城市,更是号称身价没有百万都消费不起的地方。

    当然,苏晨对这些就不怎么了解了,毕竟他连以前的记忆也没有了,连自己是不是津南本地人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天香酒楼呢。

    不过说起来,自从上次去医院,吃了姜千语给他开的药,他头疼的毛病到现在也没有反复过了,看来什么时候有时间倒是要去感谢一下。

    看着出租车窗外的街道,苏晨的思绪不住的飘飞着。

    到了天香酒楼后,苏晨看到那高大上的酒楼设施,不由得愣了一下。

    “刘清源请我在这种地方吃饭,恐怕要花不少钱啊。这算是公款吃喝吗?”带着揶揄的坏笑,苏晨迈步就要走进去。

    但是到了酒楼门口的时候,却突然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酒楼只接受贵宾客户消费,请问您这边有预约吗?”门口的保安是两个跟苏晨差不多的小伙子,眼里倒是没有丝毫的轻视之色,显然只是按照规矩办事。

    “预约……应该算有吧,我是有人请吃饭的。”苏晨说道。

    “啊?这样的,那您朋友叫什么,我可以叫人帮你查下。”保安挠了挠头,说道。

    “刘清源。”

    “好的,不好意思啊,您稍等下,我让人帮你查查。”保安点点头,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苏晨倒也没觉得什么,左右不过是等一下罢了,还饶有兴致的跟另外一个保安聊了起来。

    “哟,这不是苏晨,苏大师吗?”

    就在等待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让苏晨看了都忍不住皱眉的人走了过来。

    来人一脸的麻子,长相十分对不起观众,偏偏他自己可能觉得自己还很帅气,梳了个背头,身上还喷了古龙水,十分的骚包。

    “贺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