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490 这是什么神仙母子

    这个世界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套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慕容海真的很想哭,被人耍了的滋味很不好受,明明他那么信任叶小凡,相信叶小凡会心甘情愿的在那份协议书上签字。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他还是被叶小凡给骗了,直接导致了形势来了个巨大的反转。

    电话那头的慕容云在听到自己儿子也被人绑架了,顿时就眼泪汪汪起来。

    “儿啊,咱们父子怎么命这么惨呢......”

    慕容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电话那头传来林倾城的声音。

    “慕容海,你父亲就在我的手里,我警告你赶快把我儿子放了,你要是敢伤我儿子一下,我会让你们慕容家从楚州永远消失!”林倾城愤怒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霸气。

    慕容海听着这道声音,腿都忍不住的抖了起来。

    这是一对什么神仙母子?

    现在成为人质的可是自己啊!

    慕容海想哭,却哭不出来,生怕叶小凡一刀下去自己变成残骸......

    叶小凡自然没有理会慕容海这绝望的表情,听到电话里传来林倾城的声音后,一把将他手上的电话夺了过来。

    “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叶小凡立刻汇报平安。

    听见叶小凡这话,林倾城不明状况的愣了一下,随即渐渐平静下来。

    “你告诉身边那些人,慕容云在我手里呢,谁要是敢动你一下,慕容云的下场一定会更惨。”林倾城说道。

    “额......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现在这些人已经全都成了我的人质了。”

    ......

    放下电话,慕容海哭丧着脸看向叶小凡,嘴里求饶起来。

    “哥,你放了我吧,我方才就是跟你闹着玩的呢,这刀子不长眼,要不你先挪开......”慕容海商量道。

    “慕容海,还记得我说的那个数字2吗?”叶小凡笑道“那代表你踢我两脚,我这人素来有仇必报,放了你也可以,不过我得先在你身上插两刀。”

    话音落下,叶小凡手中金色匕首一挑,直接朝着慕容海的腿部滑去。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叶小凡的刀尖在慕容海的腿部划过,没入了0.5厘米左右的深度,这是一个神奇的位置,在这个深度内会给人痛感,但是却不会流血。

    两刀下去,整个废弃工厂内都是慕容海杀猪般的惨叫声,一旁的两个流氓听的胆颤心寒,全都别过头不敢去看。

    慕容海疼得喊了足足有十分钟,等到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他才脸色难看的望向叶小凡。

    “现在可以放了我吧?”慕容海忍住疼痛和愤怒道。

    “放了你,恐怕不行,我还得带你回去让你们父子相见呢。”叶小凡笑呵呵道。

    听到叶小凡这话,慕容海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他么不是又被叶小凡给耍了吗,屡次言而无信,这他么可比流氓还可恶,流氓还讲信用呢!

    慕容海这辈子走过最深的路,估计就是叶小凡的套路了,他现在真是后悔去招惹叶小凡这种人了。

    也就是叶小凡准备带着慕容海离开的时候,只见外面传来一阵汽车轰鸣的声音,叶小凡押着慕容海走出废气工厂的那一刻,只见十几辆路虎全都停了下来,白虎堂的人很快从车上陆续冲了下来,而魏雪嘉就站在人群前方,完全一副大姐大的气势。

    “给我冲进去救人!”魏雪嘉发号施令道。

    “嘉姐,人好像出来了。”白虎堂一个小弟上前道。

    魏雪嘉看了一眼押着慕容海走出来的叶小凡,顿时一脸的郁闷,好像叶小凡此刻该继续被困在里面才是她想看见的画面。

    魏雪嘉闷着头走了上去,不满的望着叶小凡。

    “小保镖,你就不能在晚一会儿出来,让姐们体验一把美女救英雄的快感!”魏雪嘉抱怨道。

    “这人你叫来的?”叶小凡扫了一眼白虎堂的人,看见这一幕心里还是挺激动的,看来自己昔日种下的因也算是有了果。

    “废话,姐们是那种一个人逃跑的人吗。”魏雪嘉直爽道。

    赵虎这时候也走了上来,跟叶小凡打了个招呼,确认了叶小凡已经没有事了,便让他的人暂时先回去了,只留下了两个人将慕容海押解到倾城国际。

    等到人都走干净后,叶小凡也跟魏雪嘉一起上了车,也就是走到停车附近的地方,魏雪嘉突然就朝着叶小凡扑了上来,紧紧的将叶小凡抱住了。

    “叶小凡,你知道吗,即便是我们被绑架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害怕,真的是一点也不害怕......但是你让我离开的那一刻,我却感觉到害怕了,我怕你出事,怕你被人欺负,怕再也见不到你......”

    魏雪嘉紧紧的抱住了叶小凡,眼泪瞬间就如决堤之洪,崩溃的在叶小凡面前大哭起来。

    叶小凡本想直接推开魏雪嘉的,可是当他听到魏雪嘉这番话后,整个人直接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魏雪嘉的情绪会突然失控,更没有想到魏雪嘉会突然说出这些话来。

    在叶小凡的印象里,魏雪嘉永远都是一副直爽胆大的样子,这是他第一次见魏雪嘉哭,因为自己而哭。

    面对这样的魏雪嘉,叶小凡自然是不忍心在推开她,其实想一想,叶小凡跟魏雪嘉倒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魏雪嘉对于叶小凡的执着,那种爱更像是一种飞蛾扑火,只为眼前的光和暖,不计后果。

    只不过,叶小凡的心里已经走进了一个女孩,若是早一点遇到魏雪嘉的话,他或许也会爱上这种性格的女孩吧。

    “魏大小姐,别哭了。”叶小凡替魏雪嘉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安慰道。

    “叶小凡,别人都说你们男生之间的友谊是一起嫖过昌,我们这也算是一起被绑过架,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了,以后你得答应我,再有类似的事情,不能把我推开,无论多么危险,我只想跟你在一起。”魏雪嘉泪眼婆娑的望着叶小凡,埋怨的口气中却透着无比的真挚。

    叶小凡心头一颤,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

    “你就这么喜欢留下来给我添麻烦?”叶小凡开着玩笑道。

    当然了,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是想保护魏雪嘉的安全,只不过这种话太煽情,不适合在这样的气氛下说出来。

    听见叶小凡这番嫌弃的话语,魏雪嘉的眼泪瞬间止住,眼神幽怨的朝着叶小凡望了过去。

    自己为了眼前这个男人流了这么多泪,到头来还被人嫌弃了,她有一种扇叶小凡耳光的冲动。

    “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