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七六章 含泪对饮 悄取黑石

    话落处,九天自去香案上取了六根檀香,一时点燃了,小心翼翼地分了三支给文基。

    文基一来迫于形势,若不依从,九天突然来个翻脸,或许就会给这户人家带来灾难;二来对九天多少有所愧疚,一时不知如何应付;三来也想哄哄九天,把那黑石坠拿到手,因此在复杂而纠结的心态下,他愣愣地接过了三支檀香。

    九天美滋滋地把文基拉到香案前,恭恭敬敬地鞠躬敬香。

    事已至此,无法回避,文基只有依样照办:鞠躬,敬香。

    然后二人双双同跪在香案前。

    九天双手合十,无比虔诚地发誓道:“我——九天今日以天地为父母,山河为媒妁,与谭文基结为夫妻,从此白头偕老,永不离弃,若违誓言,神灵共殛。”

    发完誓,九天微微侧过首,温柔而庄肃地注视着文基,等他发誓哩。

    文基浑身好似千万只毛毛虫爬过一般,起了一层冷疙瘩。

    其实文基被掳到此处时,胸前的凤佩就一直在闪烁,只是光芒有些微弱而已(路程较远之故),所以便知燕灵正在寻找他,但此时事到临头,被逼无奈,文基只有暗暗道:燕灵妹妹,原谅定之哥哥的无奈之举,如果定之哥哥不这样做,九天一发怒,这一大户人家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定之哥哥这样做,只是想拿回黑石,这誓言是被她逼的,是不算数的,你千万不要见怪。

    暗自祈求燕灵原谅后,文基这才合十发誓道:“我谭文基今日与九天结为夫妻,从此白头偕老,永不离弃,若违誓言,神灵共殛。”

    听完文基发誓,九天好不开心,自然不知文基的心里话,遂同他齐齐地各叩了三个头,完成了简单的拜天地仪式。至于夫妻对拜的礼仪,九天一时开心早就都给忘记了,本来她是想到一出算一出,当然是越简单越好喽。

    她徐徐站起身来,满脸荡漾着甜蜜的微笑:“相公,我们已经拜了天地了,我们进楼去吧。”

    文基岂敢应声,一副神情木讷的样子,被九天挽住手臂,不紧不慢地进入了画楼。

    画楼洞房内早已摆起一桌喜宴,有鲍鱼,有凤翅,有乳猪,有鸡鸭鱼肉,有四时鲜蔬,有汤丸,有点心,有果馔,五光十色,绚丽夺目,另外放有一对青玉合卺杯和一具红釉高嘴酒壶。

    九天与文基挨肩坐下,取过酒壶,小心翼翼地斟满了两只酒杯。

    然后她敬慕似地举起酒杯道:“相公,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我们共饮几杯。”

    文基闷不说话,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九天面浮甜美的微笑,也举杯饮尽,继续斟酒。

    连吃三杯以后,文基忽道:“这杯儿小,不过瘾,我们拿盏碗来吃吧。”

    九天闻说,喜上眉头,却娇嗔道:“相公你真坏,相公你是想灌醉我吗?”

    “这?这……不是不是……”文基摇头好似拨浪鼓,背脊沟里却冒出一阵冷汗来。

    实则他正是想灌醉九天,将黑石坠拿回来哩,因为九天前夜吃过酒,他能够嗅出那浓浓的酒香气,所以再灌几碗,料必她会醉倒,只是文基本是忠厚诚实之人,耍此伎俩自觉有失品行,这才有所不安哩。

    但九天只是信口一说,并无提防之意,因此道:“那好……就依相公的,相公要用盏碗吃就用盏碗吃。”

    话落处,九天取两只盏碗摆放开来,又伸手到桌底拎起那开了封的酒坛(早就准备了两坛),然后各自筛满了盏碗。

    文基抓起盏碗道:“我先干为敬。”

    咕咚咕咚一阵吞酒声响,文基已然吃光了那一盏碗酒。

    “相公:以前看你总是斯斯文文的,今天倒是爽快,我也喝干了它。”九天轻轻捏起盏碗,慢慢吃尽。

    觑见九天认认真真吃酒的模样,文基忽然鼻梁微微酸楚,他站起身来,抓过酒坛,又筛满了两只盏碗。

    “来!”文基单手举起盏碗。

    “来!我敬相公。”九天站起身,双手捧着盏碗。

    “喝!”

    “喝!”

    二人轻碰盏碗。

    文基一口吞进。九天依旧慢慢地认认真真吃酒。

    “再来!”

    “再来!”

    “喝!”

    “喝!”

    文基狂饮而尽,酒洒胸前。九天依旧认认真真地一口一口吃酒,点滴不洒。

    一连又吃了五六盏碗,九天醉意上头。

    她一边将空盏碗亮给文基看,一边傻甜甜地笑道:“相公,你看:我又……又吃完了……再……再……再来……”

    “再……再来……”文基忽然心疼九天好傻好可怜,而自己又好卑鄙,不禁眼里洇出泪光。

    文基早已吃出七八成醉意,再吃酒时,那酒水都偷偷泼洒了大半。

    而九天照例认认真真吃酒,一点也舍不得泼洒。吃到第八碗的一半时,她忽然娇躯一软,软绵绵地瘫坐在了地毯上,好像大醉了也似。

    文基连忙扶住她道:“九天,你吃醉了,不要再吃了,我扶你上床歇息去。”

    一边说着那话,文基一边来夺九天的盏碗。

    九天撒娇似地摇头晃脑,噗噜噗噜的吐着酒气道:“不要……不要……这是相公敬的酒,我一定要吃……吃完它,一点儿……一点儿也不能泼洒,否则不……不……不吉利。”

    话音落处,九天双手紧紧捧着盏碗,迷迷登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