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七百七十七章 咬死不松口

    唐少栋哼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本官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吕府的人,心思这么毒辣呢?

    因为嫉妒我的女儿,就买通丫鬟给她下毒。能生出这样恶毒的女儿,你们吕府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吕聪阳怒道:“唐少栋,你少在那里污蔑我吕府,真当我吕聪阳是好欺负的不成?你敢不敢跟我到圣上那里争辩争辩,让圣上做主?”

    唐少栋上前一把,就去拉吕聪阳,说道:“那正好,怕你不成?我们正好去圣上那里评评理。

    也好让圣上看看你那心思毒辣的好女儿。今天,本官豁出去了,非要给我那可怜的女儿讨一个公道不可。”

    吕聪阳急忙后退了一步,唐少栋没拉住他,冷眼说道:“怎么?怕了?”

    吕聪阳皱皱眉,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因为他发现,唐少栋这老东西似乎是认真的。

    想到这里,吕聪阳说道:“你说盈盈给你女儿投毒,你可有什么证据?”

    唐少栋说道:“你只管把她叫出来对质便是。”

    吕聪阳皱皱眉,觉得唐少栋一直在这里闹,不解决也不是办法。若是不喊出吕盈盈来对质,说不定这老东西真的闹去皇上那里。

    吕聪阳吩咐下人道:“去把三小姐喊来。”

    说到底,吕聪阳对吕盈盈到底没有唐少栋对唐霜霜那么宠爱和宝贝。

    古代重男轻女并不是说说而已,吕府便是重男轻女,加上吕聪阳有好几个儿子,同样也有好几个女儿。

    因此,对一个不是多么出色三女儿,自然不会太在意。

    他的女儿们在他面前的时候,也多表现的十分乖巧。但其实,他并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因此,他并不确定吕盈盈会不会真的因为嫉妒而做出这种事情。

    此刻,他心中想的不是父女亲情,而是吕盈盈可千万不要做出这等事情,给他和吕府带来麻烦。

    下人很快去喊人去了,吕聪阳眼睛扫视了一下唐少栋的身后。一脸愤怒还带着伤心之色的唐霜霜,一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平儿。

    还有站在一边,面色淡然的白一弦。他不由皱皱眉,眼睛着重在平儿身上扫视了一眼,又看了看白一弦。

    白一弦怎么和唐府的人掺和到一起去了?

    吕聪阳问道:“白大人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唐少栋不咸不淡的开口:“此事白大人也算是个人证。”

    白一弦算人证?吕聪阳心中一突,莫非盈盈当真做了这等恶事?

    没多久,吕盈盈便到了。要说吕聪阳的下人也是十分精明,早就跟吕盈盈说明了情况,也好让她有个准备。

    吕盈盈开始得知事情败露,心中十分慌张。但如今唐府的人就在门外,她不去也不行。这件事,躲是躲不过去的。

    吕盈盈很快就打定了主意,咬死不承认,反正她是兵部侍郎的女儿,难道他们还敢对自己动刑不成?

    吕盈盈来到门口,压下心中的慌乱,努力表现出平时那乖巧的模样,对着父亲行了一礼,说道:“父亲,您找我?”

    吕聪阳审视了吕盈盈一番,说道:“盈盈,我问你,你可做过下毒毒害唐霜霜的行为?”

    吕盈盈摇摇头,说道:“没有啊,父亲,女儿和霜霜向来关系很好,情同姐妹,怎么可能会害她?

    父亲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父亲,这是在中伤女儿的名声啊。”

    唐少栋怒道:“事到如今,竟然还敢狡辩。”

    吕聪阳说道:“是唐大人所说,你去向他解释吧。”

    吕盈盈又冲着唐少栋一福身,说道:“盈盈见过唐伯父。”

    唐少栋怒喝道:“别叫我伯父,我可没有你这样的侄女。”

    旁边唐霜霜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盈盈,我和你向来亲如姐妹,我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想不到你竟然做出买通平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