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百六十一 养蛊

    但人海茫茫,谁知晓哪位是自己的修行生,所以有经验从昨日活下来的武道师与灵修师全部冲入阵法内,只要发现谁没动手,不管是谁的修行生见到就杀。

    这已经不是一场修行生间的战争,将伏魔灵院所有人牵扯了进去。

    新来的老师茫然注视着一切,不知晓从何下手。

    “这份名单给你,是我找到的,你欠我一份人情。”万彤叶丢下一份名单,快速冲入阵法监督自己的学生,灵术已凝。

    名单上有人像物,凝视时会在纸上立体显示出此人容貌、身材。

    石焱扫视一圈,一共一百余人,一步迈入阵法,他很快找到了不动手属于他的三人,动用轻功接近,轻松解决掉。

    阵法里面太乱了,漫天灵术与武学在对碰,如同上万辆车的车祸现场,你撞我我撞你,若没有名单,他无法动用极窍神性下,真的会出人命。

    石焱一边玄念监视他名单上的百人,一边防御空中的灵术、武学。

    上万人都杀红眼了。

    石焱抬头望天,天穹上,伏魔灵院院长静静悬浮,隔着太远他看不到神情。

    这就是伏魔灵院院长想要的么?

    每日一次杀戮对对方有什么好处?以至于杀到最后,令伏魔灵院诞生了邪异,令伏魔灵院院长自己都自顾不暇。

    二十息过,那些武道师最先出现惩罚,他们不如灵修攻击的远,杀不完。

    有胳膊有腿,齐根而断。

    时间流逝,每二十息就一次惩罚,武道师已死去百分之九十,灵修师也死了少半。

    石焱手下再无没有动手者,或者说整个场子里再无。

    剩余修行生被逼到了绝境,哪怕眼前的是昔日的同桌,哪怕是再要好的朋友,统统不管不顾,见面就是厮杀。

    直到……只剩三百人,在空中伏魔灵院院长的一声轻咳下,所有人停了下来。

    尸山血海,宛若修罗地狱。

    所有人大口喘着粗气,盯着上空,石焱在这些人眼底看到了深深的恨意,鬼知晓伏魔灵院院长想干什么。

    这与养蛊无异,培养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伏魔灵院有认同感。

    “结束,胜利者随我来,其余人解散休息。”伏魔灵院院长丢下一句话后消失离开,只剩王威滞空。

    一名人王镇空,下方无人敢反抗敢不服,只能接受人王制定的游戏规则。

    万彤叶出现在石焱身边,一身灵袍被血液浸透,湿漉漉的,她目光凝重道:“如果伏魔灵院院长是真实的,那他是这里唯一拥有全盛实力的人,他也一定知晓更多。”

    “你想去找他?”石焱直问本质。

    “对。”万彤叶重重点头道:“他一定知晓更多,通过他才能找到邪异之心。”

    “他知道邪异之心位置为什么不动手?你可能找的是一头另有想法的魔,小心这种可能性。”石焱正色告诫,自从他确定勾陈人王是黑袍人后,万彤叶去找伏魔灵院院长死亡的可能性极大。

    虽然他不想万彤叶活着出邪异,但万彤叶毕竟是人王,一身王血很珍贵,不能早死白白浪费,要用在正途。

    “这……”万彤叶在迟疑。

    “你在我宿舍区的屋内等我,我会带着勾陈人王回来,我很确定的告诉你,黑袍人是勾陈人王。”石焱略透漏许真相,眨了眨眼。

    “好。”万彤叶一听石焱知晓勾陈人王在哪,不由大喜。

    ……

    一个时辰后,石焱将勾陈人王从墓地带回住宿小院,还是虚幻中的那个小院,就连位置都一样。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