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交手

    ();    这一转瞬的交手,两人的武器便抗上了,谁也不肯示弱,谁也奈何不了谁。

    除了一开始对方的偷袭使得宁夏稍稍落于下风之外,其他的,她暂时还是能应对。

    不知道对方是咋想的还是太小看她,竟然派了个筑基修士过来对付她。

    两人的灵力一交手,宁夏便知了自己的灵力应当弱于对方一截,差距不大,但也不是随便就能弥补的。

    比拼灵力的话,宁夏最终定会落于下风。所以要胜过对方不能太规规矩矩,她心思绕了一圈,有了决定,迅速撤回九节鞭,先发制人。

    灵力直下,九节鞭以一种蛇形的线路击向对方。那股灵力最终自鞭柄出凝聚,顺着蛇形的线路一路累积,最后在鞭稍处聚集出一团暴烈的灵力,正正好朝着对方面门击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家伙偷袭不说,还差点毁她的容,怎么能忍!就该让他好生看看惹怒女人的代价。

    宁夏这下可是用足了十二分力度,还是用她目前练得最熟的击打,动作极快,待那袭击者反应过来时,那鞭稍已经到了他的前头。

    他只来得及下意识用剑身抵住宁夏的攻击。

    “铿!”绕是如此,这抵挡的宝剑还是没能完全抵抗住这道攻击,伴随着金属相碰的脆响还有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像是人被击中了脆弱之处发出的声音。

    宁夏所用的九节鞭也是鞭子,软兵器之王。平日里被用到了方方面面,就连驱赶灵兽也沿用此物,遂有些上不得台面的感觉。

    但众所周知,软兵器最坚韧不过,若是非要论的话,同等级的硬兵器几乎无出其右。柔韧柔韧,形态柔才越发坚韧。而鞭子连使法也是带着柔的。

    夹杂着灵力的鞭击就不是那么容易躲开的,磨人得很。很难使出什么大招,但远战近战都拿得车手,可攻可守。即便是力量不如,一时间也能打上几下,不至于一下落败。

    这也是宁夏选择这个作为第一个武器的缘由。这东西很难使好,也很难使不好,傻子都能甩几

    几下。何况宁夏这样专门遁着秘籍练过的,更是够对方吃一壶。

    何况宁夏选择的还是软中带硬,刚中带柔的九节鞭,被这东西打中可比被纯粹鞭子打中更伤。

    她这下,即使有着剑身作缓和,但还是没躲过鞭尾的横风。没被剑柄挡住的位置都遭了那灵力以及横风的伤害。

    那可都在直直打到脸上的!脸可以算是人身上比较薄弱的地方,被重物夹杂着大团灵力打中,能不惨叫么?

    反正连她这个制造者都被这声凄吼吓到了,不过她一点都不后悔就是了。这家伙也知道痛,天知道他之前还想这样毁她的容呢?宁夏一点都不同情他。

    因为遮面的黑布挡着,宁夏也看不清对方伤到什么程度,反正从他疼得一瞬间背都佝偻了可以看出,很疼就是。

    趁着这人还疼得懵x的情况下,宁夏连忙用令牌传了信儿,就怕时间不够发了个类似乱码的东西,对方大概能察觉到不对过来救人。

    她看了眼十分密实的天花板,有些暗恼贪狼锏为什么要这么真材实料,刚才她趁机想整烂屋子顶部发个信号弹都不行。

    看来她得想法子把人引出院子,或者让对方帮她破坏这个屋顶……

    外边纷乱,大概都跑去那边处理地牢的事,大概也不会有人发现她这边的情况。

    这情况当真是糟糕至极,她也只能尽力自救。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过来,这真的是个未知数……

    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宁夏顺着怀疑这是不是就是贪狼锏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为的就是处理她。但也不对啊,他们要动她不会这般大费周章的。

    不过宁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