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四百三十五章 苏醒

    宁夏现在迫切需要修整,囚困,布置,长途跋涉……她现在累得要死。而且,还有要处理一个定时炸弹,晚了问题可不小。

    关于此地的信息,还是都等休息好再说吧。宁夏已经没有过多精力处理更多的复杂信息。

    她……和重寰都需要休息。

    好吧。若不是刚刚神魂中缠绕着的那一丝牵引突然动弹了下,宁夏差点就没想起来自己莫名其妙收了个仆人,他到现在还躺在小黑箱里呢。

    不过,代表着契约的牵引动弹了,就意味着那家伙从深程度休眠转化为浅层次的昏睡。现下他随时都会醒过来。

    注意到这里宁夏无比注意对方的状态。若让他在小黑箱醒过来,届时就难收尾了。不知道作何解释。

    虽然从某种意义程度来说,对方现在是完全属于她的,就连小命也把在她手上。但还是不踏实,宁夏并不愿意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终极底牌,无论是谁。

    这是她生存于此界的唯一底线,谁也不能。

    而且这个没有经过她同意自顾自就认主,让她莫名其妙负担上一个生命的家伙,得妥善处理。至少也要让她搞清楚对方的动机啊,云里雾里的感觉不好受。

    宁夏叹了口气,走进了明月楼。

    到了这里,宁夏就不必要隐藏自己了。为了得到更好的休息质量,一口气掏了十几块块灵石租了这里规模最大的天字号房。

    她在众人或羡慕,或评估的目光中拿了号牌,被领回了房间。

    她走进房间的时候,桌上已经被放了一整桌附赠的饭菜,虽然是送的质量不高,却让饥肠辘辘的宁夏不禁吞了口口水。

    不过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吩咐店小二不要进来,锁上门,宁夏坐在塌边,放出那个在小黑箱充当了许久障碍物的少年。

    他身量不高,生得瘦弱,轻轻巧巧地落到了房间大厅的塌上,正正好躺直。

    少年紧闭双眼,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脸上仿佛覆上一层冰霜一般,有种冷玉的光泽。这人之前看起来有这么冷酷吗?

    宁夏十分失礼地戳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凛冽寒气透过她的指尖从那片白得不正常的肌肤传来,冻得她瞬间打了个寒颤。

    嘶!太冷了吧?跟个死人似的。宁夏有些失神地想到。

    若不是那道契咒还附在她的神魂上,宁夏都以为这人是活着的。

    虽然他已经从深层睡眠挣脱出来,转向了普通的休眠,但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宁夏神魂上那道契约告诉她,这人还在沉睡中。

    这么大的动静,这家伙竟都没有一丝一毫要醒过来的意思。

    宁夏细细观察了下对方便失去了兴趣。也是,昏过去的家伙有什么好观察的,还不如等他醒过来再好好问清楚。

    这个叫做重寰的家伙,无论来历还是行为都相当地诡异。宁夏不敢将这么一个不明底细的家伙留在身边。

    而且她并不需要一个奴隶,谢谢。宁夏觉得自个带着小黑箱说走就走十分自在。

    唉,这人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宁夏又等了一阵子,有些不耐烦用过饭之后干脆将人放在套间的大厅里,自个儿溜进内间休息。

    长途跋涉,风尘仆仆许久,宁夏也的确需要休息了。

    —————————————————

    重寰醒过来的时候,正值黑夜。

    因着宁夏没有着灯,屋内一片黑漆漆的,以至于重寰有一瞬间以为之前的事情是自己在做梦,自己还在那群卑鄙之徒的掌控之下。

    又或者,那个女孩儿……不,主人她失败了?

    失败了啊。他们都失败了。那个女孩她会怎么样?他……又会怎么样?

    他们会作为货物被运送到主导,被拍卖,成为权贵手中的玩物。

    只消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这个世界不复有重寰了。

    他该怎么办?他是多么……多么想再度见到她。他又是那么得害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重寰无神地盯着上方,心中满是郁气。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重寰惊奇地身边没有那些阻碍行动的栅栏,他现在似乎躺在一块软塌塌的垫子上,干燥舒适。

    这……又是怎么回事?

    空间内的黑暗瞬间被驱赶,他斜边的方向有一团莹莹的柔光斜照过来。

    有人掀开那隔着的布帘,更多的光照进来了,一张尚且稚嫩的小脸探出来,在灯光下显得有些婴儿肥。

    重寰挣扎着做起身来,他的身体还没好全,因为之前被喂了一些“镇静”的药物,此时体内的灵力紊乱不堪。天生便衔接得十分良好的力量体系被激得厉害,有些调和不过来。

    所以他此刻坐起身来也成了一个苦力活。不过为了对他的“新主人”表达敬意,重寰还是强撑着要下榻来。

    “诶呦喂。小祖宗,你瞅瞅自己都成了什么样了还敢下地运动?快躺好省些气力。”隔着契约,宁夏老远感觉到对方内腑激荡不已的状况,随时都要炸开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家伙还意图下地,宁夏感到心很累,手下不算温柔地摁住人,逼着人直直躺下了。

    她感到头有些疼。现在十几岁的家伙心思都这么深的么?根本就不听人话。

    “主人。”

    被那双信赖与感激,湿漉漉的眼眸盯着,宁夏羞耻地摸一把脸,想强行绷住脸上的肌肉。

    “噗哈哈哈——”忍不住了。在忍不住之后,发出第一个音,宁夏便已经放弃治疗,直接忍俊不禁地笑起来。

    重寰:……昂?

    “哈哈哈……咕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忍不住……赫赫……肚子好痛,我不是故意的。等、等,很快就好了。”宁夏笑得喘不过气来,到后边更夸张,直接就肚子疼了,变形的笑声加上粗气竟隐隐显得有些恐怖。

    而对方仍是一副不明所以,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哈哈哈,这种宫廷剧跟大河剧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宁夏真的想说这家伙这副样子真的挺想躺在塌上邀宠的……额,那些不可描述的家伙。

    那双湿漉漉的眼眸再投注过来,附带数道“主人”的叫唤,宁夏又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

    好吧,请容她笑完再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仙别看戏》,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