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五百二十七章 发现(上)

    原先十足嚣张的修士们这会儿都闭了嘴。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东西,又怎么敢真的跟狼三他们硬抗。

    之前只是看没有人看守才蹦出来叫嚣的。这会儿主事人归位,他们马上又跟鹌鹑似地缩在一边儿,动也不敢动,都在假装刚才闹事的不是自己。尤其是闹得最厉害的那几个……

    如鹰隼一般审视了一轮这些人,狼三目露警告,直把一个个都盯得埋下头老实了才收回视线,当是揭过此事。

    见对方没有追究或是要追为首者问罪,这些人俱是松了口气,方才觉后背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冷汗,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狼三又怎么会真的去追究这些人,他也没时间追究他们了。

    现在城里诸事繁忙,什么事情都要他们贪狼锏来做,不敢假借于他人之手。又有这么多双眼睛里里外外盯着他们,此时才不宜生事。

    所以他说要追究他们,抓他们下大牢,那都是威吓。现在贪狼锏寮内哪有空间关押他们这些普通人,光说关押世家子弟都不够了,还得外借场合呢。

    放下狠话,把人都给整老实了,狼三才回到前边主事官的位置,准备暂时接下狼一的任务。

    临走开时,他看了下旁边哪条稍微安静一点的队伍,心下暗自点头。看来还是有省心的。

    快速掠过常常的人群,大略看了下,没发现什么不对,便收了回来。

    忽然他眼神一凝,停在一个脸色蜡黄的男子身上,眼神闪了下,不住脚往那边走去。

    那里正是万子铭和宁夏所在的方向,他就跟那男子隔了两个位置,万子铭比他前两位。

    怎么办,若是狼三过来,离得太近,他们被发现的几率大大增强。

    但又能怎么样?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临阵退缩显得更为可疑,万子铭也只有硬着头皮顶上了,心里直骂倒霉。

    为什么走了一个狼一还会回转一个狼三过来,都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角色。

    而且为什么这些事迟不发生,早不发生,偏偏这个当头,就在他们快要成功出去的当头发生。明明之前队伍一直很安静地说。

    难道真的是这天也要阻他。

    此刻万子铭才真正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贪婪,看看,都给自己划拉出一个怎么样的烂摊子。

    但他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只能硬着头皮顶着上。好歹也有努力过嘛。

    好吧,如果此刻被搂在怀里的宁夏能听到他的心声,必然会感慨对方的好觉悟。如斯专业,临危不乱,当真是一颗绑匪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啊。

    只是,她是听不见了,而是也看不到先如今的情况。而绑匪界新星现在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境之中。

    万子铭是浮云岛闻名已久的散修,杀人越货,间谍潜入,无所不为,从未有过一次失手,哪一次不是满意收尾?

    即使事有惊险,但最后亦都是一个有惊无险。这得益于他良好的修为与好得惊人的运气辅助,这才能一次又一次得手。

    但这次上头似乎格外不眷顾他,竟没了往日的好运气。一次接着一次出事,似都在将祸事往他这边引,叫他一步步落入更危险的处境。

    明明他们都到这儿呢,不是吗?就差一点就能脱身了。再忍忍,只待脱离,天高地远,谁也奈何不了他。万子铭咬咬牙,加重了对宁夏的防范。这当头可容不得出错。

    万子铭此刻已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在往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展。但现在情况复杂,他也顾不得更多了,绷着神经等待“宣判”。

    “你,抬起头来!”思绪间,狼三已经来到那男子身旁,皱眉看着那人,眼神不善,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那男子见狼三过来立马就微微低头,徒劳无功地想要隐藏什么,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别想着能蒙混过关,我记得你是聂家的三子。你们不是被软禁在聂府么?怎么出来的!”

    此刻狼三已是肯了,语气没有一点疑问,分明已经确定这人就是聂家幼子。

    被狼三一口道破身份的男子眼见不对,立马就要出手要往外散出什么,却是中道被人截下来了。正是狼三,他用力之大,几近要拧断对方的手腕。

    狼三瞧准时机封了他浑身灵脉,叫他无法动弹,然后被人一下子抛旁边了,叫后边的弟子拉走。

    那聂家三子被制住之后,尤自在叫嚣什么不是他,自己冤枉之类云云的,死命哭嚎。

    狼三嫌弃地叫弟子快点被人送回聂府,等候审判。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对方。聂家还是他亲自去查的,这聂家三子他自然也是忍得的。

    这个聂家不过是个小小的家族,没想到内里的污秽肮脏,简直就没眼看。狼三都数不清从他们家搜出多少违禁物。

    剑奴,邪器,禁物,甚至还从各家少爷院里搜出为数不少被强掳的良家女孩,有不也是已经被虐得不会说话了。

    这聂家竟还是他们那块儿的善心人家,背地里竟是这样黑暗,当真是讽刺至极。

    简直就是丧尽天良。这样污糟糟的家族,端了也好,免得以后为祸人间。

    对于这样的家族,狼三的印象可谓是深刻,想轻易忘了都难。这也是他认出聂家三子的原因。

    可现在问题不是出在这里,而是这样已经被判软禁待审的家伙是怎么从里头逃出来的?

    狼三轻蔑地看了眼被吓得涕泗横流腿都软了的聂家三子。就这样,说他是自己跑出来的他都不相信?

    说不是内部人放他出来的,他自己也不相信。

    狼三冷笑,眉宇结霜。看来贪狼锏里的败类也不少啊,即使揪出了间谍,还是混进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人。

    此事过后,贪狼锏重整势在必行,不能拖了,也不能容那些败类继续糟蹋贪狼锏的名声。

    “拖下去!既然聂公子嫌自家府邸不舒坦,那就给他换个地方。我看贪狼锏寮内的地牢就不错。我记得他一个侄儿早就进去,送他进去做个伴罢。”说罢也不管那人鬼哭狼嚎,转过身子不欲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