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百零一章 山外斗法,大圣显威!

    ();

    传说。

    上古时期,大巫‘吴’奉命治理八百火山,不慎沾染火山深处岩浆当中寄居的一种奇虫。奇虫以大巫血肉骨髓甚至灵魂为食,食量不大却生性活泼,终日在‘吴’体内窜动。

    每每都要引发钻心噬骨碎魂般的剧痛。

    奇虫生有两只利钳,哪怕大巫之体也难抗衡。又能虚实变幻,不受拘束。

    几无克制法门,难以消除。

    威力不大,繁殖又有诸多限制数量极为稀少。吸食的骨髓、血肉乃至灵魂念头等等,还赶不上大巫正常增长壮大的速度。

    因而并不致命。

    但唯有一桩——

    痛!

    难以言喻的痛!

    ‘吴’吃痛惨叫四十九日日夜不绝,终难忍受。堂堂大巫竟熬不过这痛,生生自爆以寻解脱。

    惊骇上古。

    奇虫如蚁,小如米粒,盖因啃食、游动时隐隐发出虎啸之声,又因大巫‘吴’间接丧命奇虫之口,故而世人将此奇虫唤作——

    ‘焱虓噬吴蚁’!

    大巫‘吴’自爆而亡,也将上古奇虫炸为齑粉,唯有一丝血脉遗落大千,衍化为如今的‘焱虓噬吴蚁’。

    虽不复上古之威,但依旧有三分威能,噬咬之痛,长生仙人都闻之丧胆,不是凡间修士能够忍受。

    所谓‘焱虓之刑’,正是焱虓噬吴蚁啃噬之刑,乃仙凡两道最为狠辣的几种刑罚之一。

    天庭雷部驱瘟斩精雷将曾着有《奇虫心经》一部,罗列天下奇虫七千四百八十二,将其中最强大最诡异的三百六十五类奇虫排列名次,订立《奇虫榜》。

    六翅金蚕列第九位。

    焱虓噬吴蚁仅次之,列第十位!

    ……

    “神霄派用二十五匹天马,分别拴住三师弟头颅跟四肢,每五匹天马合力,总共五个方向一齐用力,将三师弟躯干、四肢、头颅生生撕裂下来,镇压六处龙脉之下。”

    “又取‘焱虓噬吴蚁’幼虫,置于六处身躯。随着幼虫敲骨吸髓不断长成,痛苦也不断加剧。”

    “如今大蒙黑铎山下,隐约可闻猛兽嘶吼,似有十八层地狱暗藏,正是三师弟头颅所在!”

    林叶双拳紧攥,嘴唇泛白,眼中满是痛苦、恨意滔天。

    这些年。

    每每想起文广,林叶就觉得浑身如有千虫万蚁在噬咬。她不敢想象那是怎样折磨,唯有将全部精力都倾注到修行上,以期能够早日将其救出。

    也正因为如此,此前十万年,她不过渡劫巅峰修为,可近来万余年,道行却突飞猛进,已是大乘巅峰。

    “神霄派。”

    陆青峰眼眸平静深邃如深潭。

    抬头北望间,手掌摊开,就有一柄泛着幽芒血光的袖珍神刀,静静躺在掌心。

    “这刀——”

    林叶观望一眼,刹那间只觉眼前一片猩红,无穷戾气充斥心间,似要战天斗地毁灭人间。如此凶兵,林叶哪里还敢多看,连忙移开目光。

    “呼呼呼!”

    “好诡异的刀!”

    胸口起伏,大口喘息,总算活了过来。不敢看刀,林叶抬头往老师看去,只见少年面庞白里透红,此刻被那魔刀映的,隐隐血光闪耀,凭添三分邪魅。

    见老师望着山外,林叶心下一动,也不由往天北张望过去。

    ……

    北面苍穹。

    正清仙师手执利剑,胯下一头金虎脚踏风雷奔行不止,散发骇人煞气。

    哼哧间。

    绞散白云万里。

    云层下方。

    继渊道人双手背负,长发飞舞飘逸似仙。脚下仙鹤轻鸣,振翅飞驰丝毫不逊上方金虎。

    两位掌教齐头并进,直往南面赶去。

    前者面如霜,寒气逼人。

    后者悠闲自在,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继渊道人衣袂翻飞,遥望南疆:“云清、云德二道上不得台面,但蛮荒赤阴、黑霞二妖道行不浅,即便是我,出了大浩也休想生擒。”

    “那道人——”

    他脑海中,想起成谨道姑传来的七宝山外那一幕——

    道人轻描淡写,接连擒下四尊六阶大能,全都不过一招。

    “至少是飞天境!”

    地仙四境:辟尘,仙缘,立道,飞天。

    长生地仙无灾无劫,不死不灭,修行起来更是以万年、十万年为单位。所以即使同为地仙,同属一境,战力也有可能是天壤之别。

    要是再算上功法、仙器、神通的差异,这最强跟最弱的差距更是大的没边。

    可即便如此。

    云清、云德且不提。

    那赤阴、黑霞到底也是正宗辟尘境的六阶妖魔,哪怕贸然闯入大浩,仗着地利,继渊道人也不敢夸口生擒。

    出了大浩更是休提。

    “反手擒之?”

    继渊道人摇摇头,瞧见天上正清仙师,“此去怕是要无功而返。”

    心中想着,也在琢磨稍后该如何应对那道人。

    一路无话。

    风驰电掣间。

    不多时,七宝山已然在望。

    “到了。”

    透过云层,继渊道人只望见一尊祝融相火焰魔神盘亘七宝山上空。在魔神跟前,一座鼎炉盘旋,内里传来砰砰声响。每一次砰响,都有阵阵热浪翻滚。随着热浪一同扩散开来的,还有当中凄厉叫声。

    “猛火炼仙。”

    “好一条过江猛龙!”

    瞧见这幕,继渊道人眼中放出异彩。不急驾鹤落下,就在这云天上短暂歇脚,似在等待什么。

    下一刻。

    继渊道人淡笑出声。

    “放肆!”

    只见,上方骑跨金虎那位正清仙师,一见下方景象,蹬时怒气喷薄。双目圆瞪,长发狂舞。不见作势就猛地催动金虎,当真是猛虎下山,直冲七宝山。

    数百里转瞬及至。

    七宝山外,甚至就连成谨道姑与元山道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着天外道人骑金虎,持利剑,一剑袭来——

    锵!

    剑光直冲斗牛,大有破碎七宝山之势。

    “神霄掌教!”

    成谨、元山见此威势,脸色一变,身形闪烁连忙避开锋芒。

    七宝山内外,一个个修士道行远不如这茅山二道,直到剑光到了近前才反应过来。一时心胆俱裂,架起遁光掀风起雾就各自奔逃。

    从天上俯瞰。

    只见着魔神如大日,西来一剑欲要斩灭金乌,一道道身影自火光中激射而出,犹如天女散花。

    怎一个乱字了得。

    好在大多数修士料到七宝山接下来不会平静,早就退开不少。只有一部分七宝山修士以及一些个或是与七宝山交好前来助拳,或是与七宝山有些许交情的修士留下。

    后两者大多抱着怎样心思,不问自知。

    眼下凶威至,怀着投机目的的修士,顿时鸟做猢狲散,心神巨震哪里顾得许多,纷纷逃命去也!

    “呼!”

    成谨、元山道行最高,动作最快,又不是正清仙师的目标,不受压制远远避开,转身回望时,就见着这一幕。

    “一群墙头草。”

    成谨道姑心中轻哼一声,颇有不屑。

    元山道人则醉心在这一剑的风采当中。

    剑光闪耀,须臾而至,轰然宣泄就要斩杀魔神。

    但就在剑光距离祝融魔神头顶只有纤毫咫尺的当口,自七宝山中,一抹血光后发先至,悠然绽放。

    半边天际都被染的血红。

    轰!

    似开天辟地一声巨响。

    成谨、元山眼瞧着那剑光破碎,血光不止沿着剑光劈下的放下追溯过去——

    金光乱闪。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