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百二十五章一封信

    看着出租车离去,何永柱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

    确实,在这等大势力面前,他何永柱,根本不算什么,顶多是一枚棋子。

    揉了揉脸,他径直走向了那边的古路。

    进入温家后,却见众人正在吃饭,温涛热情招呼呢。

    看到何永柱进来,几人纷纷询问。

    何永柱只是简单的解释了几句,然后就去洗漱了。

    晚饭何永柱可是吃了不少,毕竟整整一天可是太过于劳累了。

    酒足饭饱后,何永柱才悠闲的来到了院子中。

    看着天上的明月,何永柱对着旁边的林玥溪道:“我们也该回去了。”

    “恩,这几天已经玩的差不多了,否则过段时间,车票都未必能够买下呢。”林玥溪紧了紧衣服。

    长安这边虽然靠近南面,可是此刻天气也寒冷了下来,跟东海是没得比。

    在来长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购物,毕竟一群穿着短裤裙子的人,看起来总是有点傻的。

    “明天走吧,我想回去村子里看看。”何永柱吐了一个烟圈说。

    “恩,跟温涛说说。”林玥溪挽着何永柱的胳膊道。

    站了约莫得有一个多小时,何永柱这才跟林玥溪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早晨,何永柱早早的起来就在那边奋笔疾书。

    良久之后,他才算是停了下来。

    “我只能做到这里了,三方势力太过于强大了,我参与不起。”何永柱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把那封信装入了旁边的一个信封中,何永柱直接揣入了口袋。

    早饭时候,何永柱就跟温涛告别。

    “不是,老幺,你这就没意思了,再多呆几天,好不容易来一次。”温涛拉着何永柱的手不让走。

    “好了,老二,该走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者说,这都好几天了,差不多就行了,我可属于那种白食客,上门不走的,下次要是来了,你还得这么招待。”何永柱笑着道。

    “真要走?”温涛问道。

    “恩,放假了,也该回村里了,剩下二十多天就要过年了,得准备一下啊。”何永柱苦笑着说道。

    “那等着,我给你们带了一点长安的土特产。”温涛说完就跑了。

    随后,大包小包的拎了不少过来。

    “我去,你这是抢劫商铺了吧。”何永柱很是吃惊。

    “没多少,都是我们这里的土特产,带回去让家里人尝尝。”温涛说。

    何永柱迟疑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我一会送你们去机场。”温涛说。

    又聊了好一会,赖天星总算是来了。

    看着他的样子,好像是刚刚睡醒呢。

    “老三,你小子可以啊,来这里睡懒觉,看看都几点了。”猪头在那边没好气的说道。

    “一天之计在于晨,我可不得好好休息么。”赖天星咬了一口油条,懒散的说着。

    “一天之计在于晨是你这样理解的?”何永柱翻了个白眼。

    “该走了。”猪头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人,然后拎着皮箱道。

    “走?去哪?”赖天星还有些迷糊呢。

    “我跟柱子还有林大美女该回去了,你小子也回去吧,赖在这里干嘛。”猪头道。

    “不是,老大,你这就不对了,我们这是来玩的,又不是做什么事情,话说你们这就走了?长安可是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呢,老二都没有带我们去。”赖天星坏笑道。

    刚说完,那边的小春猛然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

    “得,我错了。”赖天星立马就怂了。

    开了两辆车,否则那么多东西还真的未必能够放下呢。

    到了机场,把东西托运后,才算是了结。

    “老二,你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何永柱招了招手。

    温涛有些纳闷,随后靠了过去。

    却见何永柱在那边拎着一个信封,给他递了过来。

    “把这个交给你父亲。”何永柱很是郑重道。

    “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温涛说着就要拆开来看。

    “听我的,交给伯父,你不要看。”何永柱再次说道。

    沉默了良久之后,温涛才算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也该走了,记住,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我们是兄弟,我会尽我所能。”何永柱道。

    “滚蛋吧,就送你们回家而已,被你小子说的好像是生离死别一般。”温涛笑骂了一句。

    何永柱也没有在意,而是跟猪头还有林玥溪拎着箱子去了登机口。

    “老大跟老幺走了,就剩下我们俩了。”温涛感叹说。

    “我也该走了,老头子已经打电话了。”赖天星在那边缓缓说道。

    “不是,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要走,我这是狼窝啊。”温涛有些无语了。

    “不是,老二,这不是立马就要过节么,老头子催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子跟老头子说我休息了那么久,这不是跟我要解释呢么,要是让我知道,我非收拾他不可。”赖天星恨恨的说道。

    “呵呵,看来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不管怎么样,今天是不准走,明天随便。”温涛拉着赖天星的手说道。

    “当然了,晚上必须的好好喝一顿。”赖天星笑着说。

    回到了温家,温涛就直接前往了密室。

    看着那边的父亲,他缓缓走了过去。

    “你朋友走了?”温父缓缓问道。

    “恩,他们走了。”温涛说。

    “你可知道,你那个朋友是干嘛的?”温父扭头看着温涛说。

    “具体是干嘛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他医术很是高超。”温涛道。

    “何止是高超,白家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你白伯伯的病已经好了,只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以后跟这个人,你要好好的亲近一番。”温父道。

    “父亲,我们的感情不是用这来衡量的。”温涛有些不乐意了。

    “我知道,我是让你好好的珍惜这份友谊,来之不易啊。”温父说。

    “我会的,对了,父亲,这是老幺让我交给您的。”温涛掏出了那个信封道。

    温父还有些疑惑,伸手接了过来。

    看了几行字,他猛然说道:“准备车,我要去白家。”

    “父亲,发生了什么?”温涛好奇的问道。

    “你有一个好兄弟,好好珍惜你们的感情。”说完温父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