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零九章这是我姐

    “妈,我没事,都好了。”猪头轻轻的抬了抬自己的胳膊,眼中满是兴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猪头妈拉着猪头的手笑着道。

    “妈,去给柱子倒杯水吧。”猪头轻声道。

    “对,我这就去。”猪头妈笑着,随后快速的进了屋子。

    “柱子,这次谢谢你了。”猪头看着何永柱,很是感激的说道。

    何永柱没好气的给了柱子一拳,然后开口道:“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兄弟。”

    “可是我。”猪头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我知道,你在酒吧中的话都是反话,你是害怕拖累我。”何永柱拍了拍猪头的肩膀道。

    “柱子,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现在的情况,说实话,你参与进来,我很是担心。”合猪头看着何永柱,语气很是低落。

    “行了,不就是一点小挫折么,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可不像是你,跟我说说。”何永柱说着,从猪头的兜里掏出了一根烟,然后给他放在了嘴上。

    吞云吐雾了两口之后,猪头才开口了。

    “柱子,我家的事情,说出来都让人笑话,原本,我父亲的事业做得还算是可以,我也可以安稳的做个富二代,谁能想到,那些人会出这样下作的手段,不仅让我父亲昏迷不醒,更多的,我们家那些亲戚,还伙同外人,吞并了我父亲的公司。”说到这,猪头满脸的杀气。

    何永柱听完,拍了拍猪头的肩膀道:“钱,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卷进来,那些人做人做事不择手段,我不想让你受到牵连。”猪头叹了一口气说。

    “呵呵,现在不受牵连也不行了,走吧,先进去看看你父亲的病,说不准我还是帮上什么忙呢。”何永柱轻笑着说道。

    “帮忙,柱子,没用的,医生已经诊断说,我父亲成为了植物人,这段时间,仅剩余的一点钱,也都给我父亲用作治疗了,可是根本没有半点反应。”猪头轻晃着脑袋说。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想我爷爷也是一个游方郎中,偏方可是有不少的。”何永柱一边说,一边拉着猪头就进了屋子。

    这是何永柱第一次见到猪头的父亲,浓眉大眼,眉宇之间,还带着一股英气。

    何永柱没有多说,两个手指直接搭在了猪头父亲的脉搏上。

    这时候,猪头母亲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

    看着何永柱的动作,也不敢打扰,而是静静的站着。

    好一会,何永柱才松开了手。

    “猪头,事情有些难办,你父亲的情况很是复杂。”何永柱低声道。

    “我就知道,那些人可是早就计算好的,我父亲不醒,那些人才能得利。”猪头喃喃说。

    “谁告诉你不行了,只不过有些复杂罢了。”何永柱无语道。

    “什么。”猪头愣了一下,紧接着,他拉着何永柱的手说:“柱子,难道你有办法?”

    “我没事跟你开这种玩笑,当我闲的没事干了。”何永柱翻了翻白眼说。

    “柱子,有几分把握。”猪头此刻很是激动。

    就好像处于沙漠中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滩清水一般,两只手抓的何永柱胳膊都开始充血了。

    “我说猪头,你放手,我这纤细较弱的胳膊,能承受住你的蹂躏么。”何永柱故意道。

    “起开吧你。”猪头没好气道。

    被何永柱这么一弄,猪头的情绪也算是稳定了不少。

    “话说,柱子,你有多大的把握。”猪头试探的问道。

    那边猪头母亲此刻也很是激动,满眼期盼的看着何永柱。

    只见何永柱缓缓的伸出了一个手指头,看着这根手手指头,猪头愣了一下。

    “一成啊。”猪头有些失望。

    “谁说一成了,这是百分之百好不好,没看到是大拇指么。”何永柱无语道。

    “百分之百,柱子,你说的是真的?”猪头还没说什么,猪头妈则冲了过来,拉着何永柱的手,急切的说道。

    “阿姨,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前提是我需要准备一番。”何永柱道。

    “好,可以,只有有希望就好,我们能等。”猪头妈妈急忙回答说。

    “阿姨,不过这几天,你们是不能住在这边了,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再来找麻烦,万一再次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候可就更加麻烦了。”何永柱道。

    “可是,在三丰县,我们没有其他的地方,能去的地方都被那些人给霸占了,而且,那些人是不会让我们出这边的。”猪头妈妈苦笑着说道。

    “这样,去我姐那里,那里应该没有人敢去撒野。”何永柱道。

    “柱子,你来。”猪头并没有点头,反倒是拉着何永柱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站在那边的大树下面,猪头再次点了一根烟。

    “柱子,不行,我们不能去拖累你姐姐。”猪头道。

    “什么拖累不拖累的,放心了,我姐的能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何永柱安慰了一句,然后直接联系了萧香。

    看着何永柱的动作,猪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此刻,猪头彻底把何永柱当成了生死兄弟,就算是去送死,猪头也会第一个。

    只是二十分钟,两辆商务车就停在了门口,从上面走下好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看车型,就让猪头很是吃惊。

    要知道,他们家虽然有钱,可是用宾利做商务车,还是差了不少呢。

    尤其是那几个黑衣人身上的气势,每一个都特别足,给人的威慑力很大。

    随后,只见一个穿着职业女装的女人走了下来。

    唇红齿白,很是漂亮,同时,身上的气势很足,给人的那种压迫感,根本无法形容。

    抬腿走了进来,猪头看了看旁边的何永柱。

    “香姐,我在这边。”何永柱笑着走了过去。

    “臭小子,还知道联系姐姐呢,还以为你生气了呢。”萧香捏了捏何永柱的腰,一副撒娇的样子。

    “姐,还有我兄弟在呢。”何永柱轻声道。

    “在怎么了,姐不能教育你?”萧香玩味道。

    “能,能,那必须能。”何永柱讨饶道。

    “猪头,这是我姐,你们认识下。”何永柱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