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百四十五章 乌不利博士的忘忧膏剂

    在二楼的房间里,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正缩在床上,神情恍惚地紧抱着自己的膝盖。23s.com更新最快他的嘴唇在不停地开阖着,喉结微微颤动,似乎是在说些什么,可没人能听得清。

    房间里各处都是凌乱的,床单皱巴巴地蜷在男子的身下,被子有小半都耷拉到了地板上。衣柜的门敞开着,里面的衣服被胡乱地塞在了一起,男式的和女式的都有。

    在房间的另一头,摆着一张脱了漆的斑驳书桌,桌子上的东西基本上均是横七竖八地交叠摆放着,几张写了字的纸散落在了桌脚边。

    窗帘是紧闭着的,外面那午后的和煦日光几乎就透不进来,让整片整片的昏暗笼罩了这房间中糜烂的一切。

    “爸爸……爸爸?看看我……有魔法师来帮助你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在床边,小男孩儿亚历山大使劲扯了扯男子的胳膊,可对方却只是反射性地转过头,用他那无神的双目迷茫地看了孩子一眼。

    “先生,请帮帮他吧!”亚历山大又拉扯了父亲几下,发现自己的爸爸仍旧如之前一样没有太大的反应,就连忙回过身朝着门口喊道。

    玛卡是跟在他后面上来的,此时也不用孩子多叫,便立刻走上了前去。

    “沃尔夫先生?”

    他伸出手掌在男子眼前晃了晃,见对方的瞳孔几乎就没有要动弹的意思,对他的声音也并未作出任何反应。

    很显然,亚历山大的父亲应该只对自己孩子的声音有印象。无论这种“印象”是基于他自己的认知,还只是一种条件性的反射,这都说明了他的精神尚未彻底崩溃。

    在一个人受到极严重的心理创伤时,是有一定可能导致精神本身的崩坏的。至于精神崩坏的后果,其实可以参考一下纳威的父母被钻心咒折磨疯了的隆巴顿夫妇。

    只要不是那种小几率的最糟糕状态,对于巫师来说问题就不算大。当然了,要是能对他的动作也作出反应,那自然就更好了。

    “亚历山大,你爸爸没事,他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玛卡在出言安慰男孩儿的同时,从腰间掏出来一个小碗,紧接着又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魔药瓶。

    “那是什么?”亚历山大看着玛卡的动作,下意识地问道。

    “嗯,这是药魔药,它的名字叫做‘乌不利博士的忘忧膏’。”玛卡一边将小瓶中的药膏弄了点出来放在了碗里,一边随口解释道,“当然了,这也是魔法的一种,以后你也会学习如何调制它们的。”

    “哦……”男孩儿点了点头。

    在将一定量的药膏放进碗底后,玛卡伸手在碗口的正上方轻轻一点一划一抓,顿时半空中便迅速凝聚起了一团清透的水,缓缓地落入了碗中。随即他又伸出食指晃了几晃,让清水将膏剂彻底地溶开了。

    在一旁,亚历山大满脸惊讶地看着玛卡所做的这一切,那双充满了好奇的大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不眨。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魔药的兴趣并不算非常浓厚。毕竟这玩意儿不比魔咒绚丽多姿,对于孩子们的吸引力一向都不大足。

    “行了,端过去让你爸爸喝掉,注意别剩下……”玛卡挥手示意了一下,“我记得你说过,这几天都是你给爸爸做东西吃的吧?”

    “哦,是的……”

    亚历山大愣了愣,然后忙不迭地凑了过来,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了木制小碗。

    这是一种专门治疗思想创伤的魔药,内服时效果相当显著,但却需要极为精准地控制它的用量。

    等亚历山大给他父亲喂下药液之后,玛卡就叫他一起在一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药效发挥作用。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玛卡顺势就和他随意地聊了几句。

    “亚历山大,你是想去学习怎么使用魔法的吧?”他这么问着,见孩子立刻点了点头,便继续道,“那么,在你爸爸恢复之前,就先想一想如何让他同意你去魔法学校上学吧!”

    “呃……学校在哪里?远吗?”男孩儿想了想道。

    “嗯,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是有点儿远的。”玛卡笑了笑道,“开学时同学们一般都是坐火车去,大概要一整个白天的时间”

    “那……好像很远……”亚历山大犹豫着道,“我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同意我去。”

    “也只是现在而已,”玛卡说,“等你到了十七岁,学会了更厉害的魔法,到时候只需要一眨眼就能够回来了。”

    “一眨眼?喔……那真是太棒了!”亚历山大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可思议地道,“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变成一眨眼?魔法真是太酷了!”

    “是啊!很酷,”玛卡点着头,用这些新鲜有趣的东西不断地激发着男孩儿的兴趣,他相信没有孩子会不喜欢这些惊奇的事物的,“只要你肯努力学习,你会发现魔法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东西。”

    “哦,是的,非常奇妙……”亚历山大说,“先生,你能再让我看看其他魔法吗?那种看起来很酷的!”

    “不,我想暂时还是别那么做了,”玛卡笑道,“正因为魔法很奇妙很厉害,所以他不仅会给我们带来便利,有时候也同样会给我们带来伤害。只有正确地使用它,认真地对待它,它才能好好地给予我们帮助”

    他们这边聊得正欢,忽然床上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