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三十七章 马人与火星

    当玛卡出言否定禁林中狼人的存在时,费尔奇哼了一声。

    “谁说没有呢?在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里,狼人的叫声一直挥之不去,那可是当时学校里所有学生的心病呢。”他冷笑着道。

    他正说着,海格从黑暗中大步向他们走来,牙牙跟在后面。海格带着他巨大的石弓,肩上挂着装得满满的箭筒。

    “时间差不多了,”他说,“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怎么样,玛卡,哈利,赫敏?”

    “不应该对他们这么客气,海格,”费尔奇冷冰冰地说,“毕竟,他们到这里来是接受惩罚的。”

    “所以你才迟到了,是吗?”海格冲费尔奇皱着眉头,说道,“一直在教训他们,嗯?这里可不是你教训人的地方。你的任务完成了,从现在起由我负责。”

    “我天亮的时候回来,”费尔奇说,“来收拾他们的残骸。”

    他恶狠狠地说罢,然后转身朝城堡走去,那盏灯摇摇摆摆地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时,马尔福突然转向了海格。

    “我不进那个禁林!”他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惊恐,这让哈利感觉很高兴。

    “如果你还想待在霍格沃茨,你就非去不可。”海格毫不留情地说,“你做了错事,现在必须付出代价。”

    “进这里干事是用人的差使,不是学生干的。我还以为我们最多写写检查什么的。如果我父亲知道我在干这个,他会——”

    “他会告诉你,霍格沃茨就是这样的。”海格粗暴地说,“写写检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得做点有用的事,不然就得滚蛋。如果你认为你父亲情愿让你被开除,你就尽管回城堡收拾行李去吧,走吧!”

    见马尔福恨恨地盯着海格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垂下了目光,海格这才继续说话。

    “好吧,”海格说,“现在仔细听着,我们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

    “先跟我到这边来——”

    他领着他们来到禁林边缘,把灯举得高高的,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道。

    “你们往那边瞧,”海格说,“看见地上那个闪光的东西吗?银色的!那就是独角兽的血。禁林里的一只独角兽被什么东西打伤了,伤得很重。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二次了。上星期三我就发现死了一只——我们要争取找到那个可怜的独角兽,使它尽快摆脱痛苦。”

    “如果伤害独角兽的……那个东西,它先发现了我们,怎么办呢?”马尔福问,他的声音里含着无法抑制的恐惧。

    “只要你和我或者牙牙在一起,禁林里的任何生物都不会伤害你。”海格说,“不要离开小路!好了,现在我们要兵分两路,分头顺着血迹寻找。到处都是血迹,显然,它至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跌趺撞撞、到处在徘徊。”

    “我要牙牙!”马尔福似乎被这只大猎犬那威慑力十足的外表所迷惑,忙不迭地说。

    “好吧,不过我提醒你,它可是个胆小鬼。”海格说,“那么,马尔福、纳威和牙牙走一条路,玛卡、嗯……玛卡,你要不也和牙牙走一块儿怎么样?我觉得你能帮我看着点儿牙牙,省得它突然害怕就逃回来。”

    “不!不要,那个……麦克莱恩先生,你和他们去,我们这边……那个……没问题。”马尔福对玛卡的抵触程度显然已经不亚于禁林了。

    “那么,好吧!我、玛卡、哈利还有赫敏,走一条路。”海格点了点头。

    “如果谁找到了独角兽,就发射绿色火花,明白吗?把你们的魔杖拿出来,练习一下。对了,如果有谁遇到了麻烦,就发射红色火花,我们都会过来找你的——行了,大家多加小心,我们走吧。”

    禁林里茂密的树冠将绝大部分的月光都遮挡在了外面,因而林子里显得相当昏暗。哪怕海格手里提着提灯,却也只能照亮周围很小的一片范围。

    “荧光闪烁。”玛卡抽出魔杖,将周围的可见度提高了不少。

    “谢谢,”海格说,“这样可以让我们找得更仔细一些。”

    他们往里走了一段,就到了岔路口,两组人开始分头行动。

    他们默默地走着,眼睛盯着地上。时不时地便可以看到,地面的落叶上会有一块银色的血迹,在光亮中泛起一丝淡淡的蓝意。

    而玛卡则已经停止了对真理之卷的思考,接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会碰上一些有趣的事情了。

    “会是狼人杀死了独角兽吗?”哈利问。

    “我没在这里见到过狼人,”海格说,“可就算真的有狼人,也不会有这么快,抓住一只独角兽是很不容易的。它们这种动物具有很强的魔法,我以前从没听说过独角兽受到伤害。”

    他们走过一个布满苔藓的粗大树桩,在这里隐约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显然,附近什么地方有一道溪流。

    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仍然散落着零零落落的独角兽血迹。

    “你没事吧,赫敏?”海格低声问,“不要担心,既然它伤得这样重,就不可能走得很远,我们很快就能——不好,快躲到那棵树后面去!”

    在海格开口提醒之前,玛卡就已经拽着赫敏钻到了旁边的树丛里。海格瞥了一眼,手上不停,他一把抓住哈利,提着他离开小路,藏到一棵高耸的栎树后面。

    他抽出一支羽箭,装在石弓上,举起来时刻准备射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