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意外的变化

    听到自称是布郎先生助理的那个黑人小伙,说布郎先生过时不候,已经离开,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白小升三人明白了。

    从一开始,那位布郎先生就没有打算见他们

    说什么路程只需要两个小时,其实已经在给白小升挖坑。

    这也是为什么,白小升在半路上给布郎先生打电话,想要说明情况,却始终都打不通的原因

    人家就根本没打算接

    白小升虽然精通对微表情及声音、情绪的推演,但奈何那会儿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多想,所以没留意到布郎先生提时间的意图。

    那么大人物要是玩这种小手段,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可偏偏,那位布郎先生就来了这么一出。

    林薇薇、雷迎顿时暗暗皱了皱眉,也感觉对方太不地道。

    白小升神情不变,跟那黑人小伙道,“确实,是我们来的时候,在路上花费了太多时间。我本来想向布郎先生打电话做出说明,可一直没有打通。不过,不管怎么说,是我们爽约在先。我会当面,向布郎先生表达歉意。请问布郎先生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在这件事上,白小升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极大的诚意。

    那黑人小伙却似乎并没有被打动,依旧似笑非笑,略带懒洋洋的神情道,“白先生您太客气了,我想,布郎先生会理解你们的。只不过他去了哪里,是不会告诉我一个底下人的,所以,我也不清楚。至于布郎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那黑人小伙露出雪白的牙齿道,“可能还得再过一两个小时”

    还要一两个小时吗

    白小升身后,林薇薇忍不住看了看时间。

    真当他们的时间不值钱

    白小升的职务比那个布郎先生可只高不低,就算再有诚意,也不能这么等吧

    “也可能会是三四个小时”黑人小伙又来一句。

    这更不靠谱了,三四个小时

    林薇薇直接皱起眉头。

    “还可能今天布郎先生就不回来了。”黑人小伙笑道。

    林薇薇心里已经放弃了。

    一天都等在这里,还不一定能见到人,那等的还有什么意思

    白小升沉默不语。

    “不过,我建议您还是在这里多等等,我去给布郎先生打个电话,如果能够打通的话,我相信布郎先生知道您的诚意,一定会尽快赶回来。”那黑人小伙对白小升如是道。

    这话,怎么听着,都有些敷衍的意思。

    林薇薇都忍不住想替白小升回答

    我们那边还有其他事,时间不充裕,下次再来拜访

    “好,我们就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好了。”出乎意料,白小升冲那黑人小伙展露一个微笑,如是道。

    林薇薇、雷迎大为意外,连那黑人小伙也是一怔,似乎没料到白小升是这个决定。

    那黑人小伙随即笑呵呵,对白小升点点头,“那请您在这里稍等我去叫人重新为几位上一杯咖啡。”

    白小升微微点头。

    等那黑人小伙走了之后,林薇薇忍不住跟白小升道,“小升哥,那个布郎先生分明是耍咱们,咱们还要在这里等”

    “等多久都不怕,只是我们等的结果可能是,白费时间”雷迎也道。

    白小升倒是安然坐在那里,悠悠道,“既然来都来了,那总得有点收获才好,这回去也算是对侯局有个交代。你们就不要多说了,耐心跟我在这里等上一等,我自有主张。”

    白小升这么一说,林薇薇、雷迎自然无话可说。

    不多时,有人进来送咖啡。

    白小升见对方着装档次,不像是寻常工作人员,接过递过来的咖啡,问道,“你是玄金公司的人吗”

    那人似乎也知道白小升身份不一般,赶紧笑道,“是的,我是总经理办公室的秘书,布郎先生吩咐过,您是贵客,得好生伺候,总经理怕下面的人手笨,惹您不快,所以让我过来。”

    这番话,是很讨喜的话。

    那位总经理显然是不知道,白小升可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根本没那么多事。

    林薇薇、雷迎心中皆如此想着。

    岂料,跟秘书谈话的白小升,却忽然拉下了脸,沉声哼了一声道,“事实上,我现在真的很不愉快”

    那位秘书眼睁睁看着白小升“翻脸”,也不由一愣。

    白小升冷声道,“我过来已经半天了,你们总经理连面都不露,是几个意思”

    “还有,这咖啡,是人喝的吗,我从来没喝过这么次的咖啡”

    “有华夏的绿茶吗,换一换”

    白小升语气不善,就跟在没事找茬一样,这可前所未有过。

    那秘书似乎没料到这位大人物居然如此喜怒无常,也有几分慌乱。

    “去,把你们总经理叫来,我还要问一问,他中午准备如何招待我们”白小升不由分说,向外挥手赶人。

    那秘书原本有心想赔不是,一看白小升那脸色,顿时把话咽了回去。

    估摸着,这位是在这儿等了太久,心里就憋着火气要发泄,就是在找茬呢。

    自己怕是承接不了这火气,还是尽快报告给上边,让上边自己决定好了

    那秘书想到这儿,唯唯诺诺,应声退了出去。

    “小升哥,你这是”等他一走,林薇薇忍不住道。

    雷迎也有几分不解。

    白小升这是装的,熟悉他的人自然知道,可这么做目的又是什么,想见那位玄金公司的总经理

    白小升神情已经恢复如常,一笑道,“等着吧。”

    那送咖啡的秘书出了白小升他们所在的会客室,先寻到此前那位黑人小伙,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给他。

    那黑人小伙闻言,忍不住轻笑一声,“这位火气不小,这是在找茬呢。”

    “可不是那您去看看”秘书小心翼翼问道。

    黑人小伙顿时摆手,“那位白先生叫的是你们家总经理,我去了有什么用,怕是给他发火的说辞,还是叫你们总经理过去一趟吧。毕竟那位白先生跟布郎先生级别差不多,也算是集团里的领导,不见也确实不合适。那白先生不就是想要好茶,想中午要餐合口的宴席吗,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位秘书听到这儿,心里忍不住腹诽你这不就是不想接这顿骂,想让我们总经理去吗

    “行,我去叫我们总经理过去一趟。”那秘书点头道。

    也就一杯咖啡的功夫,白小升他们所在的会客室门一开,一位干练飒爽的中年黑人大步走进,头上还带着安全帽,身上穿着工服,身后跟着此前那位秘书。

    这中年男人一进来,就扬声道,“白先生在哪儿呢哎呀真是失礼了,我一早去了工地视察,竟然不知道您来了这真该死”

    林薇薇、雷迎忍不住相视一眼,暗暗好笑。

    来的这位,那也是会演戏的主儿

    谁说老外都心眼直一根筋,能坐到如此地位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负责送咖啡那位秘书领着中年人到白小升眼前,给双方介绍,“这位就是白先生”

    “白先生,这位是我们玄金公司总经理安德先生。”

    那位安德先生赶紧对白小升赔笑,主动哈腰伸手,“白先生,没有早点来跟您见面,我的错,我的错。我带来了上好的华夏绿茶,已经交代人去冲泡,一会儿就送来,中午想请您试一下我们当地的特色菜,您看怎么样”

    这位安德先生倒真是殷勤热情。

    白小升含笑跟对方握手,口中道,“安德先生吗,你说那些都不急,我们想先参观一下贵公司关于新材料、新技术的子工厂。环绕我们所在大厦有四处产业园,十二个厂区,还有六处研发中心,中午前我想多转转。”

    白小升这么一说,那位安德先生笑容微凝。

    林薇薇、雷迎也霍然回味过来。

    白小升方才一番刁难,不只是想让“玄金”公司的总经理过来,而是想参观这里。

    要直接提,对方还真不一定答应,来回踢皮球都能含糊过去。

    “这不好吧。”安德先生咧了咧嘴,跟白小升讪讪一笑,“白先生,咱们虽然都是属于振北集团但您,毕竟是亚洲区的执行总裁,而我们是非洲区的重要企业,这涉及一些商业机密”

    白小升笑了。

    “安德先生也知道我们都是集团的,不是外人,那参观一下同僚的企业,这有什么不好。我们只不过去参观一下,去转上一转,难道说我们眼睛一看,就能把所见的东西记下来,过目不忘”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