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1690章 失望,大于心死

    “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从而令得那众人,彻底炸开了锅。

    看得此景,那顾岳峰迅速反应过来,打算掠身而出,前去‘救助’裳儿。

    只不过,他反应快,叶凉比他反应更快。

    “唰...”

    一道劲风掠过,叶凉那身影只一瞬便是掠至了那裳儿的身前,然后打算救治裳儿。

    看得此景,那顾岳峰心神都是直接一紧。毕竟,一旦被叶凉救成功了裳儿,他的计划,可就全毁了。

    而在他心中紧张间,那裳儿则是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叶凉的衣襟,然后嘴中含血的对着叶凉说着那,极低的话语。

    “你想说什么?”

    叶凉眉头一皱,将裳儿微微抬起,自身的耳朵,尽力的伏下,以去听取裳儿所说的话。

    而在他此等行径下,裳儿张着那血嘴,似费尽气力的耳语了好一会儿后,终是气绝而亡,陨死而去。

    而随着她的陨死,叶凉也是缓缓将她放于地间,重新站起身子。

    众人看得此景,也是直接围了上来,焦急而问:“怎么样,这丫头说什么了?”

    于众人那焦急的问语,叶凉眉头紧锁的道:“她只说了一个字,干...”

    干?

    众人不由皆是眉头皱起,似是不明白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场,独独只有曹淳、柳红颜等寥寥几人,瞬间由‘干’字,联想到了‘干爹’二字,从而猜出了,杀他们的是裳儿的干爹、顾岳峰!

    而就在他们想通间,顾岳峰则是直接对着曹淳,投去了一个眼神,示意他立刻清理现场,省得再闹出什么‘事端’。

    曹淳看得这眼神示意,迅速回过神来,踏步而出,对着那不解且失落的众人道:“我觉得,既然眼下没有线索,那么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将这些弟子安葬...”

    “如此一来,既能避免给其他弟子,带来惶恐,也能给这些长眠的弟子,有一个安身之所。”

    众人听此,皆是纷纷点首,以赞同曹淳的话语。

    而在他们点头赞同间,那顾岳峰也似是恢复冷静,起身道:“不错,曹淳说的对!当务之急,我等是要让这些枉死之人,快些入土为安...”

    “然后,再查找凶手,以替他们报仇!”

    他说的义愤填膺,连得那双拳都是缓缓握起,好似真的不报此仇,誓不罢休一般,看得众人热血潮涌。

    而趁着他们心潮激荡间,曹淳则是直接命令那些弟子,过来将那些尸体,给收了走。

    不过,其中杨正陵的尸身,叶凉并未让他们带走,而是直接带了走,说要择日,亲自安葬。

    对此,众人并没有出语阻止,毕竟,叶凉和杨正陵的关系,他们这些日子,都看在眼里。

    “小六,我想稍稍静静,这里便交给你了。”叶凉抱着杨正陵的尸身,道。

    “好。”

    顾岳峰点了点头。

    有了他的点头,叶凉直接转身而过,抱着杨正陵,带着柳红颜、阮芯如等人,朝着那自己的院子走去。

    随着他的离开,那其余的人,也是在曹淳的安排下,缓缓四散离去。

    等到他们尽皆离开,曹淳也是满脸谄媚笑意的来到顾岳峰身旁,道:“嘿嘿,顾大哥,我这次,表现的可好?”

    面对他的笑语,顾岳峰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凝看着叶凉离开的方向,良久良久,道:“或许,我们对付他的计划,得提前了。”

    提前?

    曹淳微微一愣,道:“大哥你是看出什么了么?怎么忽然要提前动手?”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伪装的很好,而且,裳儿也没来得及和叶凉说什么,便死了。一切正常,似乎没必要提前动手。

    “直觉!”

    顾岳峰深邃地眼眸,泛起缕缕波澜。

    曹淳闻言不由暗暗咧嘴,就仅凭直觉,便要忽然提前动手,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此时,顾岳峰似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所以直接道:“我的直觉,素来很准。你准备准备,倘若不出意外,三天后,我们便动手!”

    话落,他似懒得多和曹淳废话般,转身而过,踏步离去。

    曹淳看得顾岳峰踏步离开的模样,不由下意识道:“那个...顾大哥,以防万一,我们要不要先把此地的消息,传给擎皇?”

    “不用!”

    顾岳峰乃是真正野心之人,所以,除非是万般无奈,他绝对不会将这即将到手的成果,拱手送给擎皇。

    他缓缓抬起头,透散着毒芒的眼眸,凝视着苍穹,一字一顿道:“我要亲自诛杀帝子身边的那群废人,亲自将帝子掌控于手,以挟天下!”

    ...

    三天后。

    这三天里,叶凉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杀害杨正陵的真凶。甚至为此,暂时放弃了赶往隐灵沼泽的计划。

    只可惜,到得现在为止,他似乎依旧毫无头绪。

    而正当叶凉于院子内,继续和阮芯如等人商谈此事时,一道脚步声,陡然传来,叶凉抬眼看去,便是看得那曹淳于殿外急踏而进。

    “曹长老,如此急切而来,可是有事?”

    曹淳走至叶凉身前,面露急切而兴奋的神色,道:“五殿下,顾城主查到杀害杨老的真凶了。”

    叶凉眼眸一亮,猛地踏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腕,道:“当真?”

    “是的,所以,他让我速来请殿下,还有诸位,前去和他商谈。”曹淳道。

    “好,立刻带路!”叶凉面露兴奋之色道。

    “等等!”

    严达忽然出语拦阻,然后神色略显怀疑的看向曹淳道:“既是顾城主发现线索,为什么,他不亲自来和殿下说,而是让你来传达消息,并带我们前去?”

    于他的问语,曹淳似早就准备好了回答的话语,所以极为从容的回答道:“顾城主,发现了真凶,但是,那真凶实力强悍,顾城主担心以他一人之力,恐怕擒不下此人...”

    “所以,他便特地让我回来请殿下,还有柳门主,以及诸位相助。至于,宗门高长老那边,我已派别人前去相请了。”

    他这话说的,真不真不知道,但是,一时间,严达等人找不出质疑、反驳的地方,是肯定的。

    所以,曹淳在见到严达等人沉默后,便是对着叶凉催促道:“殿下,还请你速速与我前去,相助城主吧。”

    叶凉闻言没有过多迟疑,直接便是答应了曹淳,然后跟随曹淳踏步而出,离开了院子。

    而有了叶凉的带头,严达、阮芯如等人虽表面有些狐疑,但终究还是跟上了叶凉、曹淳,一起前去擒人。

    片许之后...

    他们很快便是在曹淳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九凉门中央正殿后的隐秘洞穴处。

    “曹长老,你不是说,去抓那谋害杨老的真凶么?怎么跑到九凉门的后山来了?”严达皱眉道。

    “那真凶就在洞里,诸位随我来。”

    曹淳随口解释一语,便是率先一步,走入了那山洞之内。

    叶凉、严达等人见他走入,倒也是不疑有他的直接踏步而出,走入山洞之中。

    山洞内...

    当得他们踏步走了数十步后,便是看到了那洞内的古幽奇景,以及那站于王座之前,似满是焦急之色的顾岳峰。

    “顾城主,殿下他们来了。”曹淳看得那顾岳峰,眼眸泛过一缕狡黠后,表面焦急的走上前去。

    顾岳峰闻言激动的转身而过,然后主动踏步而出,来到叶凉等人的面前,激动道:“殿下,你来了!”

    叶凉点了点头,道:“六子,你说你发现了真凶,真凶现在在哪?”

    “我刚才一路追赶真凶至此,他进得山洞后,便越过了那些柱子,跑到那山洞深处去了。”顾岳峰转过身,看向那王座后面,似看不到尽头的古幽深处,道。

    “那还不快追?”

    那脾性颇直的严达,直接便是踏步而出,打算前去追赶。

    只不过,他刚踏出一步,便是被顾岳峰给拉了住,然后顾岳峰对着他们道:“不能随便乱闯,那一片,有着无色无味的诡异奇毒...”

    “如果,我们就这样闯过去,很可能人没抓到,自己先栽了!”

    “那怎么办?”严达皱眉道。

    顾岳峰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直接于纳戒之中,取出几瓶小瓷瓶,道:“这瓷瓶里面所装的,便是解毒之物...”

    “只要我等服下,便可以飞过此地,前去擒杀此人了。”

    他说着,主动将瓷瓶分发给叶凉、严达等人。

    对此,叶凉等人,倒似乎没有怀疑,直接便是拿起那瓷瓶,饮尽那瓷瓶里的所谓解药。

    而那阮芯如更是还天真的问了句:“顾城主,你不喝么?”

    “哦,我在你们来之前,便已经喝过了。”顾岳峰笑得和煦。

    “好吧。”

    阮芯如点了点螓首后,便是同样仰头而起,咕噜咕噜的将那瓷瓶里的解药,一饮而尽。

    等到他们尽皆饮下解药,叶凉也是直接道:“好了,如今解药已饮,我等速度前去抓人。”

    阮芯如等人闻言还没开口,那顾岳峰便是忽然淡淡一笑,道:“不用过去抓人了,那凶手已经出来了。”

    出来了?

    严达、阮芯如等人皆是一愣,似有不解。

    而后,阮芯如看着那幽洞深邃,并无半个人影出现的前方,道:“顾城主,你说人出现了?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呵呵...

    顾岳峰淡淡一笑后,他缓缓转身而过,来到那王座前,落座而下,对着叶凉等人,意味深长道:“现在,看到了么?”

    他说到这,那嘴角下意识的勾勒起了一缕自得的弧度,似是自喜自身的聪明,嘲讽叶凉等人的愚蠢。

    然而,接下去,当顾岳峰万般自得的打算好好看一看,叶凉等人那惊骇、难信的神色时,他却是发现,他失望了。

    叶凉、严达等人的面容上,并没有他预料中的神色浮现,相反的,他们很平静,平静的彷如静止的湖水,平静的让他感到了惶恐。

    而就在此时,那平静而立的叶凉,说出了一句,令得他心神皆颤的话语:“我对你,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