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1170章 吃软饭的哑巴叶凉?

    深邃诡幽的溶‘洞’之。。

    当得那温热腥红的鲜血,顺着那冰寒的剑尖,滴淌于地,以滴打出那,轻却震人心神的滴水之声时,那本还进行着杀戮的林浮等人,皆是愣在了当场。

    他们望着那,手持玄剑,浑身透散着一股无双剑韵的男子,双目大睁,神‘色’‘激’‘荡’难信:他他竟然没幻术!?

    “唰扑通”

    在他们惊愕间,男子直接‘抽’回了那,染血玄剑,以令得那带出的鲜血,溅染于地后。

    他看向那,倒于地间,嘴吐血,满脸不甘的看向他的陆,语调平而冷:“你父母,可曾教过你,不属于你的东西,‘乱’碰,是会死人的。”

    “你你”陆似是被他气到得,断断续续的吐血几语后,终是一口气未提,彻底咽气而去。

    看得此景,林浮终是反应过来,面‘色’陡变,道:“不好,他们没幻境,快走!”

    在他看来,叶凉都没入幻境,那名声叶凉更响的左安、苗梦灵等人,绝对没入幻境。

    “哼,想走?”

    左安眼看得林浮等人‘欲’走,终是不再隐藏,冷哼道:“晚了!”

    话落,他眼眸一凛,虚空之,无数看似虚无却透散着几缕黑气的藤蔓,似早有准备般,破空而出,对着林浮等一部分人,袭杀而去。

    “噗噗啊”

    下一刻,那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一部分人,直接被那玄虚之藤,‘洞’穿了体躯,那无数鲜血,裹挟着那痛苦的哀嚎之声,溅洒而出。

    落溅当场!

    “‘混’账!”

    林浮眼看得己方之人,被那玄虚之藤,穿体轰杀,不由眼眶赤红,怒喝道:“左安,你想让我等死,那你等也休想好过!”

    他说着对着己方仅剩的一部分人,面‘色’涨红,额间青筋暴起的喝语道:“护住我,我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他清楚,己方等人唯一的优势,便是幻术,眼下幻术无用,那正面硬憾,他们绝非左安等人对手。

    所以眼下,能做的是和左安等人拼了,如此或许还能让左安等人心生忌惮,求得一线生机。

    “唰唰”

    有了林浮此语,那苟活而下,本还想着要四窜逃离的冥幻蝠族之人,皆是退守至林浮的身旁,以护持林浮。

    而林浮在看得他们落于自身身旁后,他再无犹疑,手印法一结,便是将幻力运转到极致,面容疯狂的狰狞道:“左安,我看你能救几人!”

    嗡

    随着此语的落下,那原本还站立于当场,一动不动的众人,再度似如傀儡一般,踏掠而出,‘欲’朝着那前方的岩浆之地走去。

    坠渊而亡!

    左安眼看得己方也有一部分人,未脱离幻境,以与众人一般,朝着前方熔浆深渊走去,不由面‘色’微变后,便是直接掠身而出,对着那林浮杀伐而去:“那我便先杀你。”

    显然,他是打算杀了林浮这罪魁祸首,以断了这幻境。

    “唰唰”

    而几乎是在左安掠出的同一刹,那原本还似傀儡般,神‘色’恍惚的浅笙、苏恒清,眼眸‘精’光瞬现,整个人直接袭掠而出,对着那对岸壁岩之的冥蝠,袭杀而去。

    那模样,倒是有些分工而行之感。

    看得此景,叶凉正‘欲’动手,那苗梦灵却是率先一步,道:“叶凉,护住我!”

    话落,她也不给叶凉反应的机会,手一根蛊笛显现,便是放于那略显紫‘色’的嘴‘唇’旁,轻吹而起。

    吹得那玄妙的蛊音,传‘荡’于整个溶‘洞’之内,以将那冥蝠所发的幻音,尽皆抵消而去。

    而在这笛音之下,那原本还沉浸于幻境之的众人,也似如受到召唤般,于那幻境之,一个接一个的停下脚步,苏醒而过。

    “该死!”

    林浮眼看得己方幻音,瞬间被苗梦灵破去,不由面‘色’直接‘阴’沉而起,咬牙恨语。

    在此时,那瞬杀完几名挡路之人的左安,直接以那玄虚藤蔓,环绕了林浮的脖颈之,神‘色’平静的站于他的面前,道:“林浮,凭这点能耐”

    “你也敢对我紫虚一族之人出手?”

    唰

    此语一落,他丝毫不给林浮出言的机会,直接‘操’控着那玄虚藤蔓,似如剑抹脖般,直接在林浮的脖颈之,卷划而过。

    划得那皮‘肉’绽、鲜血尽溅,生机尽夺。

    ‘扑通’

    下一刻,林浮连一个字都还未来得及吐出,他那整个人便直接双目大睁的倒坠于地,殒命而亡。

    “死死了?”

    那余下的崔存等几名蝠族之人,看得那倒死于地的林浮,不由面‘色’陡变:林浮大哥,在他的手,竟然连一招都没走过,死了?

    心惊于此,他们再不敢停留,直接飞也似的转身,逃离而去。

    “哼。”

    左安眼看得那,四散掠起的崔存等人,轻蔑冷哼:“在左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