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517章 九念异动,洛水归来

    轰!

    与此同时,那苍穹之上,君震天的声音亦是狂霸无比的轰踏于地间,那所踏之地,皆是龟裂开来。

    而后,他踏前一步,苍眸怒芒乍起,直射淮殇等人,怒容震语:“尔等杂碎,竟敢伤本王的人。”

    “还不速速俯首受死!!!”

    那话语震音狂暴,似如水波一般传荡而开,荡得那淮殇等人纷纷面色一变,五脏六腑翻江而起。

    有些弱的更是直接一口闷血倾涌而出,于嘴角流淌而出。

    可谓是人未动,声先至,得以震苍生,而这,便是鸣天神皇,君震天!

    唰

    有了他们二人的落身,那黑萝亦是同样袭掠而至,落于那叶凉的身前,凝神静立,老眸紧紧的凝视着那淮殇等人。

    虽未言语半点,但那一战之意,亦是明显。

    似未料到琴沁等人竟然会如此护持叶凉,甚至不惜当众与他们翻脸,那淮殇、虔无用等人面色不由微微难看起来。

    至于那乌鹫则是眼眸微闪,似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与淮殇等人相反的,那太耀、叶蓿凝等人看得琴沁几人的出现,则皆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脸面之上尽是欣喜之色:“太好了”

    “有琴沁大帝和鸣天神皇出手,叶凉有救了。”

    在他们看来,这两位绝世人物,纵使是擎皇都会要给上几分薄面,就更加别提这所谓擎皇宫来的大人物了。

    毕竟,你在大,终究亦是擎皇派来的人,还能大的过擎皇么?

    就在他们欣喜间,那淮殇缓过心绪,按下五脏潮涌,踏前一步,对着琴沁与君震天拱手,道:“沁武女皇、九江王。”

    “此间之事,在你等未来之前,便已有于众人前,公平公正的叙罪定罚,并且”

    他故意侧转过身,朝着那元烬伸手示意了一下,对着琴沁二人道:“此刑罚,更是大人与众上尊商议的结果。”

    “绝非无故刑罚此子,还望两位莫要误会。”

    那话语说的有板有眼,更是直接将太耀、段绫湘等人给拖了进去。

    于他此语,那段绫湘等人虽然知晓有些虚伪,但终究未直接开口驳斥,毕竟,此事事关两者,甚至是东脉洛水门和擎皇宫的颜面。

    他们自然不会随意驳了元烬面子。

    更何况,在细数叶凉罪责时,元烬亦的确有和他们简单的讨论过几句,虽然这讨论有些不欢而散,但说起来,终究也算商谈过。

    所以,如此种种,他们难以多言什么。

    面对淮殇的话语,琴沁一拂袖,收回那已然露出原态,斜插在地上的赤银之间后。

    她玉脚踏前一步,赤银之剑斜拿于手,气势清傲无双的看向淮殇等人,道:“今天,我不管你等商议的什么结果。”

    “我只知道,此子助过我,亦算于我有恩情,所以,我绝不会坐视不理,眼睁睁的看着你等刑罚于他,取其性命。”

    她手中利剑一震,任凭其嗡鸣震颤,剑气纵横而出:“倘若你等要强行为之,那我只能与尔等,兵戎相见了!”

    显然,她虽心急叶凉,但终究还是明白大局,以恩情为借口来维护叶凉。

    毕竟,世人皆知,她的性子是不拘小节,大到无双强者,小到酒家小厮,都可当挚友相交,极为情深义重。

    如此,琴沁此时的言行举止,倒是颇为符合她正常的形象、性子,无法为外人所诟病,不会令人多想了。

    “琴沁。”

    就在淮殇被她这一语,说的面色难看,难以言语时,那元烬陡然悠悠喊了一声。

    而后,他轻抬首,透薄的面具下,一对英锐深眸,凝视着她,似带着几分清寂、悲戚道:“你”

    “要为了此孽子,与我兵戎相见么?”

    那话语说的极为悲凄,好似被琴沁伤透了心一般。

    “这家伙”

    琴沁听得他的话语,黛眉不露痕迹的微蹙,心头波澜微起:“真是狡猾,竟然用情感旧谊,来‘对付’我。”

    毕竟,若是争锋相对的话,她或许还能以怒意为借口,帮助叶凉,勉强站得住脚,可元烬如此行径一出,她若再强帮就有些不对劲了。

    “琴沁。”

    叶凉看得她久久难言的模样,亦是忍着身上的疼痛,传音道:“你退下吧,如果,你为了我,而当众和他撕破脸,这实在太过明显了。”

    要知道,从明面上看,他再怎么和琴沁好,那亦不过就是短短数月的朋友,可元烬这所谓帝子,却和琴沁是百载的至交好友。

    为了一的确是犯下罪责的普通小辈好友,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与百载挚友撕破脸,这着实有些

    过度,有些令人惊诧、匪夷所思了。

    而若琴沁当真这般做了,那想必不说会引来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侧目、关注,或许连许多无关之人,都会因此事而惊愕的注目叶凉吧。

    所以,为了大局,为了叶凉自己和琴沁,他都不能让琴沁如此做。

    面对叶凉的话语,琴沁虽然知晓他之意,但依旧忍不住传音道:“可是,叶凉你”

    “我没事,我还撑得住。”

    叶凉故作打趣之语,似想让琴沁、黑萝等人放心的传音道:“你们别忘了,我炼成了九转金身,抗击打能力,远超常人。”

    “所以你们放心吧,我可以的。”

    他那传音一开始,便是未避黑萝与君震天,所以,他们皆是知晓,他们谈的是什么的。

    “唉”

    黑萝轻叹一声,看了眼那元烬以及其身旁神秘而危险的乌鹫,终是以大局为重,道:“既然凉儿这般说了,那便暂退一旁吧。”

    她虽不愿这般做,但眼下局势却不得不暂时这般做,否则,叶凉必殒不说,所有的准备或都会毁之一旦了。

    有了黑萝的言语,琴沁瞥了眼那深眸里透着坚定之色的叶凉,终是暗咬了咬银牙,气语道:“叶凉,你最好说到做到,别出事。”

    “不然,我和你没完。”

    传音完毕,她不待叶凉回语,直接收起手中利剑,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默不作声的踏着脚步,径直来到了叶蓿凝等人的身旁,站定以观。

    似不再管叶凉一般。

    看得这一幕,那元烬亦是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那君震天,道:“那”

    他这头刚起,‘叔父’二字还未喊出,那君震天便已然效仿琴沁一般,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安静的退开,走至那琴沁的身旁。

    岿然不语。

    显然,君震天知道,元烬会用对付琴沁的方法对付他。

    所以他索性主动离开,让元烬等人消除之前的疑心,让他们觉得,他还是更加在乎元烬这所谓帝子的。

    果然,那本深眸阴邪闪烁,杀意蔓延于心的乌鹫,看得那极为维护叶凉的琴沁二人,在元烬出面后,直接退去,终是稍稍平下了那杀心。

    与此同时,那黑萝在与那又走至她身旁的琴沁,交谈了几句后,她亦似颇为识趣的跟随琴沁离开,踏至一旁了。

    眼看得琴沁三人尽皆离去,淮殇终是踏前一步,震喝道:“第二劫,玄雷灭身。”

    轰隆隆

    伴随着他这话语的吐出,那本还煦阳缕缕的这一方苍穹之上,陡然传荡起了滚滚雷鸣。

    那雷声轰鸣间,似可看得正有着几道凝实狂暴的玄黄之雷,似如活物般,于那渐渐凝聚的厚重云层之内翻滚而起。

    翻的那空间龟裂、人心战栗。

    轰!

    如此翻滚片许,那玄雷似蓄力完毕一般,陡然狂猛无比的轰掠而下,带着那似可割裂半片苍穹的残暴雷光,朝着叶凉席卷而去。

    似欲将其彻底轰成灰飞。

    祁涯道洲,东海之畔,叙柳渡口处。

    白洛水那一道绝世倾城,似令得九天仙神都是汗颜的倩影,正于往常一般,安静的站于渡口前,清幽的凝视着远方。

    似静等着那思念百载,依旧不能忘却的人,悠悠归来。

    嗡

    然而,就在她凝神以等时,她那挂于腰间,清莹圆润似透着仙灵之气的白玉珠,陡然嗡鸣颤动而起。

    唰

    紧接着,白洛水还未来得及如何反应,那白玉珠便直接化为了一道白色流光,朝着那远方疾掠而去。

    那偶间流光里露出的玄兽焦急之态,倒似像去救主一般,急切无比。

    “小念。”

    白洛水看得那九念白狐兽忽然自行离去,下意识的轻启檀口,喊了一语。

    而后,她看得那九念白狐兽疾掠而去的方向,却是不由心神微动,黛眉微蹙,道:“它这是要去洛水门?”

    “难道,洛水门出事了?还是说”

    她识海之中,忆起了叶凉于东脉洛水门的主殿之中,被九念白狐兽主动相救的场景,呢喃道:“它感受到,凉儿回到洛水门了?”

    心头思绪万千,白洛水清美的玉面,透着几分凝神之韵,喃喃自语道:“总之,无论究竟是何,还是得去看看,才能知晓。”

    更何况,她身为洛水门门主,洛水门若当真出事,她不可能坐视不理。

    决定已下,白洛水无半点犹疑,周身孑莹玄力溢散而出后,她直接轻拂素纱袖摆,纵身飞掠而起,朝着那九念白狐兽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