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为本 作品

第五百五十八章 羞愧而走

    龙虎镖局前院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惊呼,任谁也没想到,只不过一合之间,那什么水家长门长孙,就被人一刀拿下。亏了庞娟没有下死手,更没有乘机再多给他几刀,不然,这水家长门长孙,今日便要命殒当场了。

    看着庞娟一脸鄙夷地收刀向后退去,那水自省捂着伤处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一招之间便败在他人之手。作为水家长门长孙,这水自省可也是他们这一辈中悟性最高之人,将那水家的流水剑,可是练到了七成,多次被家主爷爷水润星夸赞,更是以水家未来家主自居。可没想到,今日与一女子交手,竟然一合之间便重伤在其手,他那高傲的心瞬间崩溃,立刻便大吼道。

    “站住!我们还未打完,呃。。。”

    那水自省因高声叫嚷,牵动伤口之下,便再次发出一声闷哼,而那正缓步退回去的庞娟,回头看看他兀自不服输的眼神,不屑地说道。

    “哼,就凭你这般轻佻浮躁的心境,休想打败本姑娘,不怕死就来啊,下次我便不会手下留情了。”

    庞娟的话音刚落,就在那水自省举步便要冲向庞娟之时,水自省的身前突然跃入一人,正是那水家家主水润星。就在水自省一愕之间,水润星向他身后一招手的同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声说道。

    “自省,来日方长,先去疗伤再作他想,下去吧。”

    “爷爷,孙儿还能战,孙儿还未使出我水家流水剑法,孙儿只是一时不察这才。。。”

    “自省,记住,与人交手万不可轻敌怠慢,搏命厮杀更亦要全力以赴。今次你虽败了,留得性命便有再战之机,遇事不可轻言放弃,可也不能偏执妄为。”

    看着委屈地眼中含泪的孙儿,水润星心中不忍,却也不忘借机教诲,温言软语之间,带着一位爷爷对孙儿的教诲与期待,让水自省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看着自己爷爷重重地点了点头,便随着走出来的两个水家子弟,返回了人群之中。那水润星看着孙儿昂然走回的模样,心中顿感欣慰,随即便转回身,竟向那庞娟一拱手,随即便说道。

    “庞小姑娘,今日多谢你手下留情,水某记下这份人情,来日定当奉还。诸位,请恕水某要先走一步,如若他日有事相邀,水某必将再赴共难,告辞。”

    说完,这水润星便要转身离去,可刚转一半,好似又想起什么一般,扭头看着那边的庞云,再次拱手说道。

    “庞云。。。哎,算了,后会有期吧。。。”

    说完,也不顾其他掌门挽留,水润星便就这样大步离开了镖局,反倒是站在场中的庞娟,一副不明所以之态。看了看走入人群的水润星,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庞云,皱着眉头却是想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便也不再纠结于此,傲然立于场中,静等下一对手入场。

    而在场之人却同样也是没想到,这水润星居然就这样走了,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水润星是如何想的。这庞家人出手伤了他孙儿,可他竟然连个狠话也未放,就这样走了,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觉得继续留在这里,面上无光?

    如此想的人,倒也是猜到了一半,在这里最能明白水润星想法的,反而是庞云。就冲着那水润星临走之时那欲语难言的模样,庞云便知道,这水润星是面对自己庞家,算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原本这庞家和水家便同在南直隶一省,且同样是以武立家,而那水家成名更是比庞家为早,当年的名声更是超过庞家。自庞家再次由庞云立家以来,不仅武德为人称颂,家中产业更是欣欣向荣,没几年居然超过了水家。家中殷实以来,庞家便时常接济江湖同仁,这让庞云在江湖上的名声日益盛隆,大侠之名便在江湖上更为人称颂。而这大侠之名,不仅是江湖人服他武功高强,更是敬他品德高古,是对其武功人品两面赞誉。

    这便让自诩江淮名家的水家感到不忿起来,曾经被人赞誉的水家,却因庞家的出现而被人渐渐遗忘,这让家产不如庞家殷实的他们,将庞家的名声关联到有没有钱这一借口之上。今日在镖局,那水润星可也是想借着欧阳龙之事,将庞家一并划入七星岛毒鬼一列,而他的孙儿水自省,当然也是受到家门风气影响,第一个便跳出来向庞娟挑战,其间更是出言不逊言语轻薄。而那水润星则是站在厅门处,正准备看着自己水家击败庞家之后,顺便再要出面讽刺挖苦庞云一番。

    只是,最后竟然是那庞娟一招之间,便将那水自省砍伤,而颇具眼光的水润星自然是看得清楚,那一刀确是庞娟手下留情,不然自己孙儿就要当场腹开肠出不可。这样一来,水润星顿时便觉得脸上臊得慌,自始至终都是他水家在咄咄逼人,却没想到,庞家人却在有绝佳机会之时手下留情。两相对比之下,水润星虽不愿承认,可也是感到自己和庞云有些差距,起码在待人之量上,水润星自承差他庞家一截。

    如此一来,水润星顿时有些泄气,虽说还不会就此对庞家怨念全消,可让他继续留在这里为难庞家和这镖局,他却是做不到了,这才如此干脆地退出了镖局。可他那临走未说完的话,却是让庞云感受到了水润星羞愧之下,欲表达的一份歉意,但却见他终未说出,却也是会心一笑,冲着水润星微微点了点头。

    虽不知那水润星看没看到庞云向他点头,庞云却也是心中泰然,目送其离开之后,便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场中。因为此时场中突然变得嘈杂起来,那边八门之人皆是对着庞娟指指点点,而庞云亦是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个词,玉面双刀修罗。

    就在此时,有一人跳入了场中,拔出随身重刀向庞娟一指,便听他大声说道。

    “原来你就是最近江湖上传闻的玉面双刀修罗,却不知,能不能接下我这玄武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