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华浓 作品

第455章 不共戴天

    “帮……帮帮我。”

    下意识的反应,让离不弃毫不犹豫地吐出了这样拼凑的一句话。

    “嗯,好!不过主人,我为什么不怕控制?”

    “帮我……”

    离不弃的脑子开始坠落,无边无际的黑夜将他弥漫。

    他吃力地说完这样一句话,最后,心中的哀怨溢于言表。

    “好--”

    下一刻,离不弃只觉得,一阵没完没了的冰霜,已经将自己覆盖。

    他的身体在这样严酷的冰霜内,也没有被冻僵,甚至,他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

    “这是擂台。”

    他的眼前呈现出邢茗邪魅的模样。

    后者抬起手来,狭长的剑柄已经被他按住,宝剑几欲出鞘。

    他的扇子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啪”地一声,剑鞘脱落,两把小扇子飞到他的耳畔立起,组成一个对称。

    剑锋闪烁,邢茗持剑走来,稳定地对准了离不弃。

    “这是青烟?”

    眼前的青烟,带着无法逆转的凶戾气息,不同寻常的力量波动,让它趋于一种毒雾。

    有毒的雾气!

    “冰霜……我可以将它发射!”

    虽然离不弃操控冰霜只是初步,但他的体内自带冰霜加持,先前二度昭告天下,邢茗肯定会找法子将他的优势束缚。

    没想到,他用了一个蛊惑人心、控制人的邪恶诅咒。

    “燃烧殆尽的符纸。”

    眼睛一瞟,离不弃发现青烟之中的一些碎片。

    这就是邢茗用于让他失去理智的符纸,也就是离不弃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这一切,无可厚非--邢茗,他必须要战胜。

    “哗啦--”

    他看到自己手上喷出冰气,看到邢茗的神色变化。

    他的脸上,古井无波的钢板也扯出幅度。

    他的手上,更是继续燃烧起了一些火焰。

    这是符纸的连锁爆炸!

    因为诸多原因,有些人炼制符咒,是会一分为二,这样可以借助没有烧去的另一半符纸,控制青烟。

    这是一种保险的方法,可以防止误杀无辜。

    但今日,邢茗出手不凡,带给离不弃的印象,就是阴森而神秘,强大而冰冷。

    “轰”地一声,眼前的青烟伴随邢茗那里燃烧的青烟,融为一体。

    耳畔狂怒地尖叫平息,离不弃的呼吸也可以被他听得到。

    剧烈的幻象破碎,成为为数不多的符纸碎片,飘散在天空中。

    而离不弃的内心,也有底了。

    他挥拳轰击眼前轻薄的青烟,抬腿猛踹散碎的符咒。

    这不是故意做戏,这是热身运动。

    接着,冰气散开,邢茗的脸上,头一次产生认真。

    “打?”

    他的声音顺势吹入离不弃耳中。

    “打什么打,你看着好了。”

    但下一刻,先动的可不是邢茗,而是离不弃。

    他跃向邢茗耳侧两段的扇子,果不其然,它们已经开始膨大,但没有离不弃的冰霜快。

    顺势,他投掷自己的佩剑,冰霜为媒,让它逼近邢茗。

    这两把扇子,都是可以影分身的,虽然邢茗看似还可以撑一阵子,但这样下去,他铁打的身体,也无法再支撑了。

    所以,离不弃选择了这样的方法。

    “主人,我想我可以帮你一下。”

    他的身体刚想起步的时刻,小鬼的声音出现。

    “可以?”

    “是的。场面乌烟瘴气,我想我可以帮你干扰它们。”

    话音未落,离不弃只觉得身上释然,没有任何包袱。

    如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上抽离,没有理由,就是出去了。

    “滋滋--”

    莫名而熟悉的阴冷充斥离不弃身侧空气,邢茗的表情,如幡然醒悟。

    “离不弃,原来你也是!”

    他恶狠狠地朝着离不弃,手上持剑,和离不弃佩剑开始打斗起来,上下飞腾。

    “这是鬼气。但是,邢茗是不是也养了一只鬼魂?”

    可能是他接触的符咒体系,亦或是其他的奇遇,让邢茗认出他“饲养”了一个魂魄!

    但是,这种熟悉亦陌生的感觉,真的可以给扇子一些伤害?

    一种如水草的凝滞之感,在那两把扇子的身上产生。

    小鬼在空气中,也和青烟一样,都不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实体。

    顿时,那两把扇子齐齐亮起,身上的闪烁光彩,有点仓促且不善。

    但这一切,离不弃无暇顾及。

    打散青烟,他快步走起,对准眼前的邢茗,虎虎生风地继续迎上去。

    “呵--”

    猛然,邢茗的身体再度变化。

    离不弃学习的武功,有一门,就是那个神秘人授予的,让他敢和邢茗较量的“云隐步”。

    而现在,邢茗使用的……

    “影遁!”

    邢茗吐出一个傲然的声音,他的身体,瞬间化作黑烟,开始环绕离不弃。

    “他这是要把我打下去,一点点将我逼到擂台边,然后……”

    他抬手,一道冰霜喷涌而出。

    “呲呲”的声音轻微,现在,小鬼的魂魄将那两把扇子直接困住,它们无法挣扎,只能上上下下微微挪移。

    冰霜很灵活地缠绕在扇子的身上,如蛟龙,如小蛇。

    离不弃的身体挪动很快,没有任何迹象可循。

    但是,邢茗还是紧追不舍,让离不弃的心,也不堪重负。

    他几乎可以瞥见无助的未来。

    闪到扇子旁边,它们被空气托起,小鬼无形中被离不弃发现,它化作薄膜,缠绕在这扇子身上。

    冰霜沿着扇子攀爬,剑气将邢茗一次又一次的袭击,都彻底抵御。

    “唰唰唰”的声音不绝于耳,此刻,离不弃望着眼前再也无法动弹的可怜扇子,心也放下。

    “离不弃,你这样没用的,我照旧可以把它们复原……”

    “那好。”

    邢茗的身体在不远处显现原型,他喘着粗气,猛然发现,离不弃的手指间,迸发出如火的一簇闪光。

    “呲呲”的声音过去,火焰腾空而起,烧着被冻僵极寒的扇子。

    “不--”

    邢茗的脸色刹那间苍白,他的身上,冷汗冒出,最后落下。

    此刻的他,完全忘记了反抗,忘记了离不弃身后正在前行的剑,忘记了自己此次宣泄的目的,忽略了离不弃唇角扯出的一抹笑容。

    这是离不弃最由衷的笑意,没有之一。

    “啊!”

    脚下的步伐莫名紊乱,邢茗的后颈被铁器猛敲了一下。

    最后一刻,他伸出手,但脸上分明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呵呵,你被我打败了。”

    不知道邢茗有无听见,但是现在,离不弃的声音,也是给楼昱说了听的。

    他的神情轻松而坦率,而邢茗身后的剑锋,闪闪发亮。

    但是,邢茗的身体已经缓缓倒了下去。

    他的眼神显得格外无神,扇子的摇摆幅度也逐渐变小。

    离不弃看到这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幕,心中顿时产生由衷的欢喜。

    或许,邢茗和荆鹄之一样,都万万没想到,离不弃居然会这样,在场面开始僵硬的时刻,海底捞月?

    这就是一件好事,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刻中,离不弃已经将邢茗直接丢下台。

    为了防止他最后还会一个虎扑和他玉石俱焚,离不弃见邢茗倒下,身体一窜,紧接着一手刀砍在邢茗的后颈。

    “嗤嗤”的声音过去之后,离不弃已经很满意地发现,邢茗的身体是完全昏迷了。

    没有任何苏醒的可能性,让离不弃急忙将邢茗扔到擂台下。

    防护罩缓缓下降,最后注入了久违的声音--

    “离不弃!”

    无偿,的确不用报偿。

    “你……离不弃,胜!”

    此刻,施浅秋望了眼有些疲倦的离不弃,声音清脆,其中透着惊喜。

    “是啊……”

    这个时候,离不弃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是没有了任何力量。

    那两把扇子已经还给邢茗,离不弃的心中,顿时也是一阵释然。

    他的身体从未如此虚弱过,甚至每走一步,也是对他的一次伤害。

    但是,他不觉得疼痛了。

    因为,他可以感觉到楼昱的视线。

    “呃……离不弃,我扶你,你看起来真的有点累。”

    “不是累,是我和邢茗酣战一番,真的……”

    离不弃的身体,体力不支。

    他强撑着想摆脱楼昱的手,却没有成功。

    “那个,我……我不用你扶的。”

    “怎么可能,离不弃,你刚刚可真的是很厉害,我……我佩服你啊。”

    将离不弃安顿在一旁,楼昱心生感慨。

    “下一组,第五组,到擂台这边。”

    “啊,是我,我去了,你先好好休息……”

    施浅秋的声音再度出现,楼昱急忙跑到了离不弃眼前。

    他沿着这一条路跑着,人影很快就进入人群中,再也看不见了。

    “离不弃……”

    离不弃坐在旁边,一动不动。

    他的手上,还提着自己的佩剑。

    身上的血液,还是簇新的。

    不知何时,洛霓凰已经飘然而至。

    她一袭白色裙子,但被改制成为劲装的模样,和那次一样,她提着一把出鞘宝剑,杀气腾腾的样子,因为离不弃,而收敛下去。

    “怎么?”

    离不弃坐直身体,淡声道。

    “哦……离不弃,你这次表现不错,我想,请你吃--”

    “不用了。”

    离不弃见洛霓凰逼近自己,如此美艳的眉眼,心中有些恍惚。

    刚刚,邢茗手上那一沓符箓,齐刷刷引火烧身的时刻,他记得,小鬼已经钻入自己的丹田。

    不知道洛霓凰是为了什么才和他搭讪?

    “吃……吃丹药,咳,我干什么请你吃饭,我扔了侍卫。”

    洛霓凰急忙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药瓶,直接掰开离不弃的手,珠润的质感,冰凉的温度,怡人而让离不弃的心轻松下去。

    “这,你给我的?”

    受宠若惊的离不弃抬头看去,只发现洛霓凰潇洒的影子,已经离他远去了。

    她的身体高挑得让他也不敢比……

    不,他想哪里去了,这丹药,他一定要保存好了。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想了想,离不弃还是接受了。

    这儿鱼龙混杂,可不知道洛霓凰和邢茗的恩恩怨怨呢……

    --

    “离不弃,你看,你看看!”

    楼昱的声音,少了些憋闷,猛然从离不弃眼前出现。

    这是一溜名字,已经很少,才十几个,双数。

    这是几日后的、最后一日的比拼,而离不弃却也不想挤进去看看了。

    “顺其自然吧……”

    猛然,楼昱的声音尖锐,刺破离不弃的耳膜。

    他朝着楼昱招招手,后者的脸上,产生了绯红。

    “你看--这可是洛霓凰!”

    “你对洛霓凰!”

    “洛霓凰……”

    想到洛霓凰,离不弃的脑子开始疼痛。

    他知道洛霓凰的厉害程度,她比自己更早修炼,天地之气的含量也更多。

    但是,作为一个特殊血脉的拥有者,洛霓凰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次的机会?

    “我……”

    离不弃的内心,陷入一片凌乱。

    他的想法,更是错综复杂。

    这句话,一直在心中回荡。

    “我,对他?”

    不远处,洛霓凰的影子悄然站立。

    她想了想,顶住他们的目光,自己轻轻松松地朝着台前,施浅秋那里走去。

    “你看,洛霓凰和你一组……哦,她已经和施浅秋说话去了,干什么?”

    楼昱神秘兮兮地扯着离不弃的袖子,后者抬头,果然发现了洛霓凰。

    她今日还是一身劲装,收敛起之前的奢侈模样,今日却意有所指地朝着他看。

    让离不弃觉得不安的同时,施浅秋点点头,有些不可思议地对准洛霓凰。

    “可以。”

    离不弃读懂这句话的时刻,洛霓凰却已经施施然地走下台前。

    施浅秋混入人群中,手上拿着一支笔。

    “原本的对阵表,现在有了些改动。”

    自顾自说着,施浅秋的步伐平稳。

    人群散去而再度出现,施浅秋取下告示,下笔如飞。

    “什么?”

    “这……洛霓凰,是她提的要求吗?”

    “她怎么会……”

    “怎么?”

    “快点,你们想看就看,离不弃,你来一下。”

    眼前出现了一条空道,离不弃稳步走去。

    他的心中,一直在敲鼓,无边无际。

    他的眼前,白纸黑字,赫然是十四个在最后角逐的人,对阵的名单。

    但是,洛霓凰和他的名字,真的图突兀地在一起。

    这就是说,洛霓凰要将他虐死?

    “不,还有--”

    离不弃抬头,瞧着顶端的副标题看去。

    这是一行墨迹未干的字--

    “由洛霓凰击败其他晋级的六个人,若是全胜,最后就和玄无偿较量。若是没有,玄无偿就成为第一,可以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