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100章 乐事

    盛夏时候, 空中的燥意激的人心也生了烦躁。

    叶音在窗下练字,额前的汗水滴答落。

    “娘,休息一会儿吧。”顾朗递过来一块手帕。

    叶音搁下毛笔刚要接手帕,顾朗直接上手给她擦脸。

    “我让人冰了桃子, 这会儿最清甜爽口。”顾朗拉着叶音到屋中央的桌旁坐下。

    他拿着小刀, 耐心给桃子削皮, 今年的果子明显更大更饱满。

    毛茸茸的表皮削去,露出内里红白相渗的果肉, 看着就让人口舌生津。

    桃子削好后,顾朗又用一方干净帕子擦拭蹭到桃子毛的指尖和刀刃, 然后不紧不慢的划下一小块果肉,用签子插着递给叶音。

    这一番细致功夫,叶音看的沉默。

    也就是顾朗耐性好, 若是换了她,得闲了还削削皮, 不得闲直接暴力搓毛后上嘴啃。

    她相信自己的肠胃,这点桃毛算什么。

    叶音将果肉吃下去, 独属于桃子的果香弥漫, 唇舌间尽是甘甜。

    “好吃吗?”顾朗又划下一小块果肉,这次用签子插上后,直接喂到叶音嘴边。

    “好吃。”应了一声,叶音才吃东西。

    顾朗笑道:“我之前选了一个最小的先尝了尝,是甜的。”

    叶音的胃口比同龄人大多了, 顾朗手边备了足足五个桃子。个个都有壮汉拳头大。

    叶音疑惑:“你不吃吗?”

    “我吃了呀。”顾朗眨眨眼:“我刚才说了的,我先尝了个小的, 确定桃子甜不甜。”

    桃子甜, 顾朗才会端到叶音面前。

    叶音一噎, “我的意思是,你吃一个桃子就够了吗?”

    “够了够了。”顾朗嘴上应着,手上动作不慢,很快又削好了一个桃子。

    叶音胃口好,每日的运动量也大,虽说现在抽出大部分时间念书练字,但清晨和傍晚,她必会练拳脚,有时候叶音给顾朗喂招,有时候跟顾澈切磋。

    顾家人擅长用木仓,对阵北狄时,一寸长一寸强。

    叶音跟顾澈以木仓对战时,顾朗就站在旁边学习。

    桃子吃完,顾朗自然的递过一方新的手帕,叶音下意识接过,擦了擦嘴才顿住。

    顾朗:“怎么了?”

    叶音捏着手帕:“你带了多少手帕在身上。”

    顾朗:“不多,也就五方。”

    叶音:………

    “把手里的汗也擦擦。”顾朗唤人进来收拾果皮,然后对叶音道:“你才吃了桃子,起来走走再去练字。”

    叶音被顾朗拉着起身,如此怪异,叶音没忍住,问:“顾朗,我们谁是娘?”

    顾朗仰着小脸,一脸天真:“当然是你啊。”

    “走啦音音,我们去院子里玩。”他捣腾着双腿跑开。

    叶音双目一瞪:“臭小子叫谁音音,没大没小。”

    顾朗在院子里上蹿下跳,灵活的像猴子。他扒在柱子上想从叶音后面偷袭,谁知道扑到空中时,叶音忽然转身把顾朗抓了个结实。

    顾朗讨好笑:“娘真厉害。”

    叶音哼了一声。

    两人在院子里散步,顾朗讲着王氏的近况,顾庭思的近况,偶尔提一句汪清清。

    叶音迟疑:“我娘…有清清陪着,我娘可还寂寞?”

    这话叶音问的很没底气。之前她真的太忙了,整个人像拉紧的弓,精神高度集中,不敢有丝毫大意。

    现在顾澈接手了大半公务,叶音想她该回去看看她娘。

    顾朗斟酌了一下语言,然后才道:“有清清陪着,奶奶过得还行,但她确实很想你。”

    于是晚上的时候,叶音跟顾澈商量,她打算回去看看王氏。

    顾澈默了默,随后道:“我同你一道回去吧。”

    叶音:“啊?”

    顾澈莞尔:“你的手下,也该给他们一些历练机会。”

    叶音:额…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好像哪里不对。

    次日上午,顾澈迅速交接完事务,带着叶音和顾朗离开。

    马存金内心宽面条泪,音将军别走,他马存金只是个武夫,弄不了墨啊啊啊啊。

    没有了人祸,天朗气清,沿途的花草都开的茂盛,树木苍翠。

    顾澈有心想附庸一回风雅,谁知道叶音看着不远处的地方笑道:“那边的绿植长的真好,一看就是好地。”

    “得快点迁些人过来,争取种上农物。”叶音在那里算时间,算农作物的收成,最后挑出最划算的一种。

    顾澈到嘴边的诗文活生生咽了回去。

    顾朗左右看看,随后单手覆住额头,闭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