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93章 昌阳小调

    【沙石挑出来就是了,顶多费些功夫。】

    【行了,回去我会质问北狄朝廷。】

    【又没饿死人,糊里糊涂就过去了……】

    百夫长垂在身侧的手攥的紧紧的,少顷他一脚踹飞脚边的石头。

    怒火焚烧着他的理智,却无法宣泄。碰巧迎面一支小队伍从他身边走过,最后那个小兵的配刀不知怎的掉了,他弯腰去捡,却骤然被踢开。

    小兵在草地滚了好几圈,刚要爬起来又被踹到。

    “狗东西一天干什么吃的。连刀都拿不稳,留着脑袋有什么用。”

    “他娘的!”

    “…狼心狗肺…”

    随着谩骂,狂风暴雨般的拳脚落在身上,其他人根本不敢劝。

    等到百夫长打够了离开后,众人才去看小兵的情况,却发现对方闭着眼,眉宇间皆是痛色。

    “小牙子?快起来,百夫长走了。”

    “小牙子,小牙子…”

    一人去探小兵鼻息,颤巍巍道:“什什长,小牙子断气了。”

    周遭一阵静寂,良久什长叹道:“等会把人埋了吧。”

    “是。”

    一只飞鸟掠过,树叶摇曳,什长探开手,以为会接到一片碧绿的落叶,没想到只接到一滩热乎的鸟屎。

    他当初怎么就去投了明王。他以为是希望,没想到……

    太阳从正空到西斜,明王还是没想出对策。

    夜色降临,他心里烦躁极了,让人送了两坛酒来。应石口水泛滥,明王见状笑道:“来吧,一起喝两口。”

    应石刚要应下,其他兄弟不赞同:“大哥,现在两军对峙,不宜喝酒。”

    明王摆手:“怕什么。我不信那个娘们儿敢夜袭。本王手下个个皆儿郎。”

    “来,是兄弟就一起喝。”

    他找不到好法子,只能靠拖,明王希望赤袍军能识相,自动退兵。

    三碗酒水下肚,明王有些飘飘然:“这北狄皇室的酒还挺烈。”

    然而明王却不知,所谓北狄皇室的藏酒也是从靖朝人手上抢来的。

    明王刚要喝第四碗,冷不丁闻的外面喧闹,他不悦的皱眉:“什么事?”

    “报——”

    “明王,赤袍军夜袭了。”

    明王的酒意顿时醒了一半,拿起刀就冲了出去,其他人跟随他,然后走到一半明王却停了。

    “大哥?”

    明王:“先静观其变。”

    应石挠了挠头,“喔。”

    然而等了一盏茶,却没有喊打喊声,反而传来熟悉的小调。

    那是昌阳乡间最常见的小调,节奏欢快,闭着眼听着调儿,仿佛能看到一个小姑娘挎着篮子在田间蹦蹦跳跳。

    小调很短,安静了片刻,又传来新的调子,还伴着唱声,清越悠长,仿佛遥远的记忆里母亲温柔的呼唤。

    明王和应石还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人脸色大变:“不好!”

    “明王,快让底下人捂住耳朵。”

    应石闻言笑出了声:“洪老弟,你太小心了,不会以为这些调子能蛊惑人心吧。”

    “赤袍军以为演话本呢。”

    洪丁看看不以为意的众人,又盯着明王,最后悲哀的发现这群人是真的不懂。

    也对,势起后这些人都忙着去瓜分利益,去享乐了,谁会去看兵书。

    他手中一松,丢了刀。

    草地柔软,铁刀落下时掩去了声音。一把,两把,三把……

    明王还不觉危机,紧紧盯着前方,子时正,调声停。

    明亮的火把下,一队人马破开漆黑的夜色而来。

    那是明王第一次见到叶音,隔着一段距离,他跟叶音遥遥对望。

    剑眉星目。

    不善词文的明王脑海里骤然冒出这个词。形容男子眉眼的词,此刻明王觉得对面的女将军贴切极了。

    叶音挥手,从她右后方行出一名男子,拿着一个奇怪的喇叭形的物件,不知道做甚用。

    很快明王就知道了。

    渺渺原野上,男子洪亮的声音传遍四周。

    “降者不杀——”

    “非奸.恶之徒,入赤袍军下,可分地分屋。”

    “赤袍军能食饱诸位之腹,衣蔽诸位之体。何必为北狄卖命,他日落了黄泉,怎堪对祖宗明言?”

    明王方寸大乱,厉声喝道:“不准降,谁降本王第一个杀了他!”

    “来人,给本王…”

    他话音未落,一支锋利的箭矢急射而来,幸亏应石拉了他一把,否则明王要血溅当场。

    然而一错眼赤袍军先行。打头的女将军一袭红色披风在夜空中飞舞。

    长木仓刺来,应石和其他人赶紧抵挡。他想这么一个娘们儿,非得把她拽下马。

    然而兵器交接,应石的虎口被震的发麻。

    应石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怎么可能!

    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叶音拨开应石,战马直冲明王而去。忽然半途跳出个程咬金。

    洪丁一把大刀使的虎虎生威,拦住叶音。

    “久仰音将军威名,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