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93章 昌阳小调

    大片平地上, 士兵安营扎寨。只是众人的神情都有些低迷。

    他们知道此次要干什么,要跟赤袍军对战。这样的战斗他们在过往经历不少,那时他们都很兴奋, 因为每一次胜利,每次成功攻城,就可以尽情的发泄一日,女人, 食物,衣服。将他们空虚的内心填满。

    可是这一次不同,赤袍军还是那个赤袍军,他们却成了北狄的刀。被战乱摧残到麻木的人,居然罕见的生出心虚。

    仔细想来也是奇怪,刁民,匪徒, 叛军他们都当了, 怎的如今当回卖国贼心情就不一样了。

    元乐帝昏庸无道, 新皇上位该是好事。

    明王是这么劝他们的,他们也就这么信了, 但真的信了,还是假装自己信了就不得而知。

    “呸!这是什么烂玩意儿。”一名百夫长吐出嘴里的饭,其中竟然夹杂着沙石。

    他扔了碗筷,大步走向火头营:“今天谁做的饭!”

    几个小兵畏畏缩缩走出来,那神情一看就有猫腻, 百夫长盛怒,当即一个大耳瓜子抽过去。再一脚一个, 把做饭的小兵踹翻。

    “居然欺负到你爷爷头上来了, 说, 偷走的米粮在哪里!”

    几个小兵跪了一地,忙不迭道:“百夫长明鉴,我们拿到的就是这些米。不信您亲自进去看。”

    百夫长狐疑,大手掀开帘子,直奔角落里的粮食袋子。

    不但米里面掺杂了沙石,而且还是去年的陈米。百夫长不信邪,把所有粮食袋子全部捅开,皆是如此。

    “他爷爷的!畜生养的杂种。”

    他转身朝外走,去寻明王。他猜到可能得不到结果,但他很想看看明王的态度。

    百夫长离开后,几个火头营小兵搀扶着起来。

    “给你们。”竟然是一瓶药膏。

    几人抬头,发现是一副生面孔。对方嘴里还叼着一枚桑葚。乌紫色的汁液溅了出来,几人看的口舌生津。

    马存金愣了一下,随后把身后布袋里的桑葚也递了过去:“喏,给。”

    几个小兵反应过来,违心的推拒。

    马存金翻了个白眼:“都是兄弟,客气就没意思了。吃吧。”

    他随便找了个地坐下,其他几人犹豫片刻也跟着坐过去,顾不得上药,先抓了几颗桑葚吃。

    桑葚紫中带红,分明是熟透了,汁水饱满,甘甜中带着一点果酸。

    马存金左边的小兵吃着吃着就哭了:“我都有五年没吃过桑葚了。”

    其他人死死咬着牙,虽然没发出声音,但眼眶早已经红了。

    尾指头大一点的桑葚,成年人一口能干好几颗,他们却拿出了最大的耐心慢慢品味。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马存金。”马存金笑道:“我爹娘希望我以后能存住金银,娶个好媳妇,多生几个儿子女儿。一家人美美过日子。”

    此话一出,其他几个强忍悲伤的小兵也忍不住呜咽出声。

    “我…我娘临死前也说…让我找个女人,生孩子……”

    “……我也是,我娘让我待人好,不然媳妇儿就没了。”

    众人开始说着死去的家人曾经对他们的美好期望。他们都是乡下人,所想过最好的生活就是吃饱穿暖,亲人俱在。

    可如今只剩孤身一人。

    马存金又往嘴里丢了一颗桑葚:“听你们口音是昌阳本地人。”

    “是啊,以前昌阳可好了。”

    有人反应过来:“马兄弟不是本地人?”

    马存金笑笑:“你听我说话的口音像昌阳的吗?”

    众人一想也是。

    他们看着马存金惬意的模样,忽然道:“真羡慕你啊。”

    马存金挑眉:“羡慕我什么?”

    众人卡壳。他们无法清晰的表述马存金身上那种轻松的氛围。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马存金:“都是要死的。或许今晚,或许明天。我一个屁民,何德何能还当了回卖国贼。”

    众人心里一堵,嘴里的桑葚瞬间变的苦涩。

    “也不是我们愿意的。”最年轻的小子恨恨道:“我们怎么选?我们没的选。”

    他一个大小伙子,瞪着眼,大颗大颗的眼泪啪嗒落。注意到马存金的目光,他激动的解了衣袍,白皙的腹部是触目惊心的淤青。

    那是刚才百夫长踹的。

    他心里憋着气,低吼:“看到没有,我们就是被人随意打骂的泥团。我们怎么选!啊!”

    小兵忽然泄了力,跌坐在地呜呜哭出声,他的面庞还带着稚嫩,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瞳仁是浅浅的褐色,刚才发怒的时候,眼睛好像含了光。

    他年轻,他还有锐气,他不像他的同伴,最年长的那个火头兵认命的低下头,弯下腰。

    马存金觉得这小孩儿有点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正宗的昌阳话对他道:“哥哥给你指条明路,你走不走?”

    小兵茫然的抬起头。

    另一边,百夫长从明王的营帐出来,他垂头丧气,像只被斗败的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