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61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陈保和陈归对视一眼。

    一盏茶后,陈保接见了顾澈。

    “见过陈大人。”

    陈保苦笑:“九东家莫寒碜我了。”

    县令这个身份,对现在的陈保来说,是好是坏不一定。

    “不知道九东家此来为何?”

    顾澈温声道:“是这样的,如今江南乱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稳定,为了安全着想,我想着多组织人手操练,巡逻。”

    陈保:“这是好事啊。”

    顾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若是扩招人手,必然要先知会大人一声,免得引起误会。”

    “不会不会。”陈保摆手:“九东家去做就好。”

    或许他这个县令最后还要九东家来保护,陈保想。

    “得大人准话,小民就放心了。”顾澈起身,抱拳道:“多谢大人,小民告退。”

    顾澈走了,陈归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爹,你不怕他坐大啊。”

    长远镖局如今在惠县名头响亮,陈归偷偷去看过镖局内众人操练,好家伙,那叫一个气势如虹。

    别说是普通镖局,就是朝廷正规军也就这样了。

    长远镖局本就吸纳了不少青壮,现在还要外扩,再这么下去,惠县谁才是主事人?

    “反正不是我。”陈保幽幽道。

    陈归才发现他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他想说点什么,最后又发现什么也说不了。

    长远镖局已经在惠县扎根,除非现在朝廷派大军驻扎惠县,且全方面偏向他爹,否则他们还是老实点吧。

    流民能屠了知府衙门。长远镖局未必不会屠了县衙。

    虽然长远镖局的东家看着挺和善的。但万一呢。

    文大郎他们在县城主街道安顿下来,同来的几家富户跟文大郎挨着。分别是布商钱家,茶商宁家,经营酒楼的孙家。这些人都有个共同点,家业不小不大,当家人平时也算厚道。

    不过大家刚安顿下来,还没琢磨那么多,正在平复心情。

    普通百姓则在县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寻摸住处。好多房子都破破烂烂的,没有来得及修缮,也没有主人,他们收拾收拾就能住。

    下午时候,外面锣声阵阵,人们躲在木板门后偷瞧。

    “长远镖局招人,长远镖局招人了哎。”

    “包吃包住,包教武艺嘞。”

    “不论男女,年满十三,年下35即可。”

    邓显儿敲着锣,小金子用变声期的公鸭嗓拉扯着喊。

    躲在门板后的人若有所思。

    邵和他们也听到了消息,一群人凑在一起嘀咕:“咱们跟着音姑娘学了好一段时间了,身手也不错。”

    “听说走镖可赚钱了。”

    “现在这世道,种地可没前途。”

    邵和冷下脸:“这么快就给自己寻出路了?”

    言语里的讥讽满溢出来,众人脸上挂不住。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邵和:“喔。”

    那副轻蔑的样子把其他人气了个够呛。

    黎福兴走过来,面对邵和。

    邵和最近抽条,明明黎福兴比邵和大几岁,但两人却是差不多高。

    “邵和,他们确实没那个意思。”

    邵和嗤笑。

    其他人看的想揍他。

    黎福兴不恼,认真道:“音姑娘对我们有恩,但我们一群有手有脚的成人,不能让音姑娘养,总要自己找出路。”

    “我们没有地,种不了田。以前还能支个摊子卖吃的,现在世情不好,未来没个定数。如今冒出个长远镖局,我们自然会向往。”

    邵和眼皮子掀了掀。

    黎福兴:“我们不会去长远镖局,但可以跟音姑娘商量,我们自己办一个镖局。”

    “不用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去,来人不是叶音又是谁。

    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正是伪装后的顾澈。

    邵和眯了眯眼,对顾澈本能不喜。

    众人恭敬唤道:“音姑娘。”

    叶音颔首,随后道:“我不会再弄一个镖局。”

    “没关系,我们不办镖局,做其他的也可以。”

    叶音:“我的意思是,以后你们都去长远镖局。一起操练。”

    “凭什么。”邵和不满。

    顾澈握住叶音的手,刚要开口,却见邵和眸光一利,直接出手。

    顾澈不会被动挨打,两人迅速缠斗在一起,虽然邵和有天赋,但到底比不过顾澈十来年习武。

    半刻钟后,邵和被扔了出去,他顺势滚地而起,还想继续却被叶音喝住:“你发什么疯。”

    邵和比她还生气:“你被人非礼了不知道还手。”

    叶音有点懵:“什么?”

    顾澈先反应过来,他迅速打量了邵和一眼,对方皮肤微黑,额头饱满,但中庭长,薄唇紧抿,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很有神,配着斜飞的剑眉更凌厉感十足。像一把完全出鞘的宝剑。

    邵和烦躁的啧了一声,凶狠的盯着顾澈。

    顾澈重新握住叶音的手:“我是音音的夫君。”

    此话一出,倏地俱静。

    邵和暴怒:“你他娘胡说什么!!”

    他飞快冲过来,恨不得打死顾澈,只不过这一次被叶音拦住了。

    叶音忍着那点别扭,道:“他说的是真的。”

    邵和看看叶音,又看看顾澈,再看看叶音,像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踉跄着退后两步。

    叶音感觉哪里不对,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邵…”

    “闭嘴!”邵和吼她。

    少年双目充血,牙齿咬的咯咯响,恨不得生啃了叶音。

    “你这个…”他指着叶音,一字一顿:“虚、伪、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