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36章 抵达江南

    又过了一日, 大船终于抵达卢州。远远的便看见岸边红底黑纹边的影子。

    是搜查官兵。

    叶音当机立断把顾朗塞到王氏手中,她拉着顾澈隐匿在了人群后。

    文灵不解:“阿音姐姐?”

    “东西落了。”叶音远远传来一句。

    文灵啼笑皆非:“平时阿音姐姐不是很细心吗?”

    她的丫鬟趁机上眼药:“姑娘,这阿音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 关键时候就露怯。”

    文灵敛了笑, 神色淡淡:“阿音姐姐是我的救命恩人。”

    丫鬟微愣:“姑娘…”

    “灵侄女。”罗父笑盈盈地走过来:“码头人多,灵侄女可要跟紧伯父, 不要乱跑啊。”

    “是。”文灵垂眸,遮住眼里的情绪。

    她现在不能跟罗父彻底撕破脸, 否则罗父真在卢州丢下她不管, 她就麻烦了。

    罗父捻了捻胡须, 满意她的温顺:“走吧。”

    “什么人?路引呢?”官兵厉声盘问。

    罗父脸色微变,但想到这不是他的地盘,还是忍了。他让人拿出他们一行人的路引和籍贯证明。

    两名官兵仔细检查, 另一名官兵则拿着画像跟他们比对。

    “头儿,没问题。”

    领头的官兵归还路引:“过去吧。”

    王氏见到这阵仗, 心都提起来了。顾庭思女扮男装还好一点儿, 可顾朗是个四岁左右的男孩,指向性太强了。

    两人商议时,前方突然传来哭声,原来是领头的官兵抓着一个五岁的男孩, 孩子爹一直在求情, 男孩被吓得直哭。

    王氏和顾庭思心里一颤。

    叶音把顾朗交给王氏抱着, 就是想掩人耳目, 可现在来看, 这条路也并非万全。

    王氏又摸了摸顾朗的小脸, 她指尖几乎没有痕迹, 看来颜料粘得很牢。

    顾朗浑身僵直, 把脑袋深深埋在王氏怀里。他害怕。

    轮到他们了,王氏交出路引和籍贯,操着蹩脚的官话:“官爷,小民都是本分良民。”

    官兵没理她:“你抱的孩子是谁?”

    “回官爷,这是老妇人的孙子。”

    官兵喝道:“让他抬起头。”

    顾庭思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目光锁死在两名官兵之上。

    顾朗怯怯抬起一张蜡黄的小脸,官兵询问:“多大了?”

    王氏:“六岁。”

    官兵狐疑:“看着像四五岁。”

    王氏嫌弃道:“还不是怪孩子她娘,没用的东西,生不出健康的娃…”她像个恶毒的婆婆,数落着不在跟前的儿媳妇,小到对方多了一块肉都拿出来说。

    官兵心烦:“走吧走吧。”

    王氏点头哈腰:“谢谢官爷。”

    之后顾澈和叶音也顺利下船,他们跟着文灵住进一家客栈。

    大船不是无缝衔接,他们要去江南,最快也得到两日后才有船启航。

    顾澈他们好生休息了一通,两日后乘船离开。然而他们到达码头时,却发现码头上的搜查官兵多了三倍。

    众人心里一咯噔。

    顾澈道:“婶婶带着朗哥儿,阿音,庭思先上船。”

    叶音和顾庭思异口同声:“你呢?”

    顾澈:“我断后。”

    叶音:“我也留下。”

    王氏不依,被叶音劝住:“娘别担心,我们就是上船时间的早晚区别。”

    “相信我。”

    王氏抱着孩子亦步亦趋地走了,果然在上船时遭到了严苛的盘问。这一次官兵并不信王氏的说辞,认定顾朗年岁跟画像上介绍的相近,宁可错抓,不愿放过。

    就在危急关头,凭空传来吼声:“发现贼子顾澈了!”

    官兵们对视一眼,迅速奔向声音的地方。后续的检查也变成了形式。

    王氏带着顾朗和顾庭思顺利登船。

    文灵找过来时还疑惑:“王婶婶,阿音姐姐他们呢?”

    王氏随口胡诌:“他们挑物件耽搁了,本来打算卖去江南赚一笔。听说江南什么都贵呢。现在他们只能赶下一趟船了。”

    这种事不稀奇,再加上王氏“一家”不富裕,会有这种行为很正常。

    文灵有些可惜,不能继续跟她的阿音姐姐闲话家常。

    夕阳西下,暮色将至。

    灌木丛里,两道身影挨在一处,他们已经在水里待了好几个时辰,寒意浸入四肢百骸,冷的刺骨。

    当时那种情景,岸上皆是官兵,只有水中还有一线生机。

    平静的湖面多了许多小船,立着灯笼,雾气一起,行如鬼魅。

    叶音:“他们过来了。”

    叶音和顾澈咬着芦苇杆,迅速沉入水中。

    “一个个都给我仔细点,抓到顾澈,少不了你们的荣华富贵。”

    “是——”

    湖水将声音过滤,变得失真。

    水中冰冷,没有星光,无边无际的黑与寒放肆地席卷而来。只有叶音跟顾澈交握的手,才让他们意识到身边还有同伴。

    叶音再一次庆幸她跟着顾澈一起跳了水,否则现在面临这一切的就只是顾澈一人。

    身后有破水声,官兵们居然在水中无差别扫.射。

    叶音眼睛圆瞪,拽着顾澈加快了游行的速度。

    忽而停下。

    太黑了,叶音看不清顾澈的表情,她只感觉顾澈挠了挠她的手心。

    出事了。

    叶音飞快反应过来,在水中出事,要么被蛇咬了,要么就是撞到什么,或者被水草缠住。

    但水蛇的毒性低,以顾澈的能力可以忍忍。

    叶音围着顾澈游了一圈,果然摸到顾澈的腿被植物缠的死紧。她用力一扯,危机解除。

    但顾澈却不逃了。他们就近靠岸,顾澈浑身湿漉漉,冷眼看着湖面的星火,听着风声捎来的叫嚣和唾骂。

    “顾澈你个窝囊废,你父兄皆为武将,你却做缩头乌龟。”

    “顾澈——”

    “顾家贼子的尸首被扔到了乱葬岗,你若想留全尸,还不速速受死。”

    顾澈垂在身侧指尖发颤,他刚要动作,却被人攥住。

    “你杀他们没用。”叶音道。

    这些官兵都是听命行事,说难听点儿,就是一群帝王的傀儡。

    叶音握紧他的手:“阿九,真正该死的人不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