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34章 发声救人

    这里的动静很快引来了其他人, 罗茵茵和晋童□□白脸,根本不给文灵插嘴的机会。以至于其他人都偏信了罗茵茵。

    人群中不知谁揶揄道:“文姑娘, 人家都有未婚妻了, 你就别贴着了。这样,你实在想男人呢,我可以牺牲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文姑娘,哥几个都乐于奉献。”

    “果然表面长得清纯, 内里啧啧啧……”

    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文灵含泪控诉:“是晋童非礼我, 是他!”

    她一个闺阁女子, 此时除了苍白无力的辩解一句, 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

    若她身边有父兄,怎会落得这般狼狈的境地。

    晋童见好就收, “行了茵茵,我们回屋吧。”

    “不准走。”文灵忽然暴起抓住他,晋童走了, 她这辈子都洗不清了。

    “你给他们解释…”

    晋童冷笑:“解释什么, 事实就是大家看到的那样。”

    两人目光相对,文灵明晃晃地看到晋童眼里的恶意和戏谑。她心沉到了谷底。

    晋童轻声道:“不然你自证清白啊。”他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旁边的湖水。

    文灵心神一颤,刚要说什么, 被罗茵茵一把推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未婚夫。”

    “亏我把你当好姐妹,贱.人。”

    文灵环视众人,迎上众人鄙夷,玩味, 猥琐的目光, 一时万念俱灰。她抬脚冲向木栏, 欲要跳湖。

    “我看到了。”一道清亮的女声在人群中炸响。

    “是那位公子非礼文姑娘, 文姑娘不从,被他反泼了污水。”

    众人一惊,寻声望去。看到一个粗布麻衣的女子缓缓走来。

    她手里还捧着一碗药,神情瑟缩,她说:“我看到了。”

    叶音指向晋童,“是他仗着男子力气大,故意欺负了文姑娘。我害怕,犹豫着不敢上前。那位公子的未婚妻就来了,然后他就推开文姑娘,还污蔑文姑娘。”

    她神态怯弱,活灵活现表演了一个受气小媳妇。

    在没有所谓的男女情感纠葛的扯淡氛围后,众人普遍相信弱者发声,但他们没有想过,一个真正懦弱的人,怎么能口齿清晰地讲述一件事。

    晋童脸色骤变:“哪来的村妇,休得胡说。”

    叶音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强撑着勇气道:“你们都要把文姑娘逼得跳湖了,我我良心过不去。”

    “你这么欺负无辜女孩子,老天会惩罚你的。”很符合村妇人设了。

    群众里一男一女顺势把叶音挡在身后,警惕地看着晋童。

    还有一个大娘跑去拉住文灵:“丫头你别干傻事。”

    得到叶音的“证词”,文灵再也绷不住情绪,捂着脸嚎啕大哭:“…是晋童…欺负我,是他欺负我…为什么不信我”

    众人脸色讪讪。

    罗老爷脸色难看,横了晋童一眼,命人强行带走了吵闹不休的罗茵茵,他走到文灵面前,拱手道:“侄女,是伯父教女不当,使她一时被迷惑,伯父给你赔不是了。”

    几句话就把罗茵茵摘了出去。且他这番姿态一出,文灵若是不接受,就是得理不饶人。

    谁让罗父是文灵长辈呢。

    然而这个“长辈”在文灵百口莫辩时没出现,文灵被逼得要跳湖时没出现,现在事情反转出现了。

    他也信了晋童的说辞,认定文灵勾引了晋童。

    文灵年轻,暂时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但她就算性子温婉,可遭逢这番羞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她捂着脸哭,不想应声,罗父这个不要脸的,居然一直保持拱手赔罪的姿势。

    叶音无声叹了口气,灵巧的绕过众人,走到文灵身边:“文姑娘,你的脸好肿,我带你去清理一下吧。”

    “好好活着,被人冤枉了你跳什么湖啊。”

    “我时间也不多,不然我婆婆要骂我了。”叶音言语卑微,但动作却不慢,抓住文灵的手就走,把罗父晾在人群中。

    其他人回味着叶音那句“好好活着,被人冤枉了你跳什么湖啊”,再看罗父和晋童时,面色微妙。

    而之前在人群中荡.妇羞辱文灵的几个男人也偷偷溜了。

    人群散去,晋童犹豫着上前,“罗伯父”

    “啪——”

    晋童不敢置信地捂着脸,“罗伯父!”

    罗父脸色阴沉:“色迷心窍的东西,老夫真后悔把茵茵许给你。”

    晋童也不装了,嗤笑:“就罗茵茵那个刁蛮样子,跟你罗家差不多的家世里,除了我还有谁要她。”

    “我乏了,先退了。”

    另一边,叶音把文灵带回厨房,给她冷敷。

    文灵现在浑身脱力,指尖还在发抖。刚才她差点就死了。

    “谢谢…”刚开口就已是泣不成声,文灵低着头,泪如雨下:“谢谢你。”

    叶音由着她哭,手上仔细给她冰敷。

    一刻钟后,文灵脸上没那么痛了,她擦了擦泪。

    叶音问她:“你之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