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金三 作品

第33章 船上荒唐事

    开船当日, 王氏退了房,掌柜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去, 忍不住叹气。

    码头人多, 叶音力气大,所以她抱着顾朗坠于王氏身后,顾庭思和顾澈分别左右把王氏护在人群中。

    这样一来,倒更显得王氏是个说一不二的婆母。

    大概是叶音年纪小就带了孩子, 船主对她有印象, 检查船牌时道:“这是你家里人?”

    叶音刚要回话, 王氏一巴掌拍她身后:“你看见男人走不动道了是不是!”

    王氏扯着她的耳朵往船上拽。顾庭思看着她哥, 两人齐齐保持沉默。

    船主:……

    他大概知道为什么叶音小小年纪就有了娃。这婆母是个母夜叉吧。

    王氏带着叶音进入船舱, 关上舱门,她不解:“音音, 怎么还要演啊?”

    叶音摸着顾朗的小脸轻声解释:“朝廷一直想捉住阿九,为此不惜设重重关卡,如今大船离城, 肯定会有官兵来检查。”

    王氏心焦:“那怎么办?”

    真要在船上被逮住了, 难不成跳水?

    叶音笑了笑,安抚王氏的情绪,她道:“没事, 等会儿娘同我再演场好戏。”

    叶音捏捏顾朗的耳朵:“朗哥儿你记住,我和你王奶奶都是演的,是假的,你不要当真, 更不要往心里去知道吗?”

    顾朗迟疑着点头。

    叶音:“好孩子。”

    寒风笼起白云, 渐渐遮住了太阳, 这艘前往卢州的大船终于客满, 马上就要出发。

    然而此时某个舱口一阵骚动,其他人都出来看热闹,一个膀大腰圆的老妇人对着年轻女子拳打脚踢,嘴里骂骂咧咧,话语难听。

    期间零碎的“娘”“儿子”“休妻”

    “这么多年才生一个”等关键词汇传出,众人明悟。

    原来是婆婆在收拾儿媳妇啊,不过打得也忒狠了,有一个中年男人看不过去,上前劝道:“嫂子停手吧,别把人打坏了。”

    中年男人话音刚落,年轻女子嘴里就吐了血。

    中年男人:!!

    围观众人:娘嘞!

    众人忙着拉架,把两人分开,一个小孩儿奔向年轻女子,小脑袋埋在她身上,哭哭啼啼喊娘。

    众人同情年轻母子,委婉说着王氏的不是。

    王氏气的跳脚:“我是婆婆,我想怎样就怎样。”

    “打你也得受着。”

    “娘。”又一个脸色蜡黄的年轻男子出来,“你对娃儿他娘好点吧。”

    众人:喔,原来这就是老虔婆的儿子啊。

    王氏被触怒,调转方向对着年轻男子破口大骂,男子低着头不敢争辩,缩成了一团。

    眼看局面混乱,一道厉声传来:“都挤在这里干什么,让开,官差办事!”

    领头的官差扫了众人一眼,“怎么回事?”

    旁边人七嘴八舌讲述,领头的官差听得头疼,不过好歹捕捉到关键词,又看到木板上的零星血迹和不远处倒地不起的女子。

    他只觉得索然无味。而底下人检查一通后,对他摇了摇头。

    领头官兵带人离开,身后还传来粗嘎的粗鄙之语。他再无一丝疑虑。

    大船开启,围观的人群回了各自船舱,王氏他们也重新关上舱门。

    顾庭思这才从暗处出来。王氏和叶音的好戏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再加上她独自藏身,目标小很多,所以很容易就混过去。

    而船客们先入为主,对他们有了刻板印象,此后就算他们有一点小纰漏,船客们也不会再把通缉犯人跟他们联想到一起。

    说实话,顾澈和顾庭思还好,但是小小的顾朗很显眼,确实不好藏。

    官府连一家三口都要查了又查。

    他们现在的组合其实也有一丝漏洞,一个家庭里只有一个孩子,这是很少见的。所以需要其他东西来掩盖。

    比如家庭矛盾。

    官差来时,本就不喜家庭纠纷,再加上受到哄骗的众人再推波助澜,那些官差就会不耐烦,搜查的时候也会匆匆略过。

    王氏有些歉疚:“音音,你还好吗?”

    叶音:“还行,娘下手轻。”

    其实王氏比她累,又要装出吓人的架势,又要控制力道。

    叶音点了点顾朗的额头:“不是都说了是假的吗?”

    那点血还是顾澈的。因为事出突然,叶音要自己放血含嘴里的,但顾澈不让。

    顾朗睫毛湿润,瘪了瘪嘴。

    叶音道:“没事了,啊。”

    冬天湖上寒风冷,再加上要低调,叶音他们都待在船舱里,实在受不住了才出去透透气。

    更麻烦的是,顾朗晕船了,小家伙上吐下泻,还好船主有经验,船上长备药材。

    叶音买了药材,借了船上的厨房熬药,好不容易熬好了,刚出厨房门,迎面跑来一个女人。

    叶音瞳孔猛缩。她飞快闪身,好险才捧住药。

    女子就没那么好运了,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女子身后的蓝衣姑娘跟来扶她:“茵茵,你没事吧。”

    叶音耳朵动了动。对同音字的下意识反应。

    罗茵茵起身,指着叶音破口大骂:“你没长眼啊。怎么走路的。”

    叶音:……

    叶音低声道:“是你突然跑过来。”

    “你还敢还嘴!”罗茵茵举起手就打,幸好被蓝衣姑娘拦住。

    她对叶音开口:“姑娘对不住,这是一点小补偿。”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包精致点心给叶音。

    叶音犹豫着接了。路过拐角时,她扔进了湖中。她珍惜食物不假,但也不是谁给的食物都吃。

    罗茵茵冷哼:“没见识的村姑。”

    蓝衣女子无奈:“茵茵,都说了不要胡跑,会撞到人。”